记者博客披露娄烦垮塌事故真相惊动总理

10月6日,国务院组成了山西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对这起当初被披露为仅“造成11人死亡的山体滑坡事故”进行调查,以彻查事故中有没有瞒报谎报的行为。而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王德学也表态,这起事故并非当初所认为的是一起自然灾害,而是重大责任事故。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政府网站上发布的消息称,目前已经发现了41名遇难者的遗体。


这起事故之所以出现了从“自然灾害”变为“重大责任事故”如此巨大的逆转,源自于《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在其博客上发表了举报信《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一封信》。


真相披露一波三折


2008年8月1日,山西省娄烦县寺沟村尖山铁矿发生了山体滑坡的事故,根据当地媒体的报道,有11人被埋。后此事被当地确定为一起因为山体滑坡所致的自然灾害。


8月底,《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和特约撰稿人王晓发表了《娄烦:被拖延的真相》,指出娄烦事故存在着瞒报谎报的行为,死亡人数至少在41人以上,而且事故也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


9月14日,孙春龙在博客上发表了《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一封信》的举报信,再次指出娄烦事故中存在的问题。


9月17日,温家宝总理和国务委员马凯在“有博客刊登举报信反映8月1日山西娄烦县山体滑坡事故瞒报死亡人数”上作出了重要批示,要求山西省人民政府和国务院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9·8”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调查组进行核查。


国务院山西省襄汾县新塔矿业公司“9·8”特别重大尾矿库溃坝事故调查组研究决定,由山西省人民政府组成调查组。同时,成立由国务院“9·8”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组有关人员组成的“8·1”事故核查指导组。从9月22日至29日一周时间内,核清了死亡、失踪人数,累计找到了41具遇难人员遗体,另有6件残肢。


经国务院批准,10月6日,国务院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成立。事故调查组还邀请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同志参加。


安全监管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7日说,国务院山西省娄烦尖山铁矿“8·1”特别重大排土场垮塌事故调查组已把是否存在事故瞒报作为重要调查内容。


对话孙春龙


不披露这件事 是记者的失职


孙春龙,山西人,1976年生,现任《瞭望东方周刊》社会调查部主任、主笔。


记者:您如何关注娄烦事故的?


孙春龙(下简称孙):当时我看了关于这一事故的报道,第一反应就是其中会不会存在着瞒报。网上“娄烦吧”里也说死亡人数有隐瞒。我在山西的朋友也这么说。于是,我就赶到了娄烦进行采访调查,我的同事王晓则在北京配合我的采访活动。


记者:能否介绍您在娄烦采访的情况,遇到了哪些困难和阻力?


孙:当地政府对记者采取了严查的措施。万一泄露记者身份,会被“请”出娄烦。


我在班车距离当地的检查站还有数百米的时候就下车,步行进入了娄烦,进入娄烦后,我住在工地上。在整个采访的过程中,我都是乔装采访。到事故现场的路上,也有三道关卡进行盘查,我只能绕远路,绕过关卡到现场进行采访。


记者:您整理出了41人的死者名单,这份名单是如何得到的?


孙:当时有很多家属住在当地的宾馆里,我让数十名家属把遇难亲人的名单写出来。为了核实这份名单,我的同事王晓还按照名单,一个个打电话到所在的村子里去问,最终确认了这份名单是准确无误的。


记者:您在此前已经发表了《娄烦:被拖延的真相》一文,为什么还会在博客上发表举报信?


孙:文章发表后,被很多网站转载,但所有转载文章的网页都打不开了。我在博客上发表举报信是无奈之举,因为我想真相大白于天下。


记者:您当时有没有想到您的博客举报会引起国家领导的重视?


孙:没有,只是想披露此事。记得我在采访的时候,很多家属都失声痛哭。他们在最初的时候并不信任我。他们说,很多记者都到娄烦去采访了此事,但是都没有发表报道。我向他们承诺尽最大的努力来披露此事。我忘不了家属们眼巴巴地看着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们的情景,如果我不披露这件事情,就是我作为一个记者的失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