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动物参战可谓人类战争中一道奇特景观,而随着科学的进步和驯化动物技术的发展,各国军队纷纷把目光投向海洋动物,用它们完成海军官兵不便完成的各种作战任务。越南战争期间,美军曾利用海豚守卫金兰湾海军基地;上世纪80年代中期,苏军也开始秘密训练海洋哺乳动物,并留下了无数传奇与神话。而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仍在继续相同的工作,训练海洋动物保卫基地、执行特种任务。


水族馆解决军事难题


在俄罗斯海军的演习中,“蝼蛄”反潜系统发射的一枚鱼雷没有命中目标,而是沉入了深深的海底。由于海底情况复杂、类似的东西又多如牛毛,潜水员无法找到鱼雷。对于“蝼蛄”的研究人员来说,这无疑是个重大打击——如果没有相关参数,他们无法向军方交待。紧急之下,他们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打电话到黑海舰队基地塞瓦斯托波尔,向那里的一家水族馆求救。


曾经亲历这一事件的莫斯科热力工程研究所工作人员瓦连京.斯米尔诺夫回忆说,大家并未对水族馆的海洋动物寄予多大希望,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从塞瓦斯托波尔运来的一只海豚,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轻松找到了失落的鱼雷,并且把拖拽缆绳套在了上面


……直到现在,设计者们还弄不清楚,它是如何做到这点的。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苏联开始训练海洋哺乳动物,准备利用它们执行破坏任务。苏联领导人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很简单——“美国人有的,我们也一定要有”。于是,黑海舰队所在的克里米亚半岛的刻赤湾就出现了一个秘密设施——塞瓦斯托波尔军事水族馆。苏联解体之后,刻赤湾与克里米亚一起被划归乌克兰,继续保守水族馆的秘密已经没有意义。在这种情况下,外界才知道“海豚破坏者”的存在。


从天性来讲,海豚不具有任何攻击性,正好相反,它们还经常扮演救助者的角色。然而在军事动物训练员手里,它们就变成了“致命武器”。


很快,它们就出现在塞瓦斯托波尔港的战斗岗位,忠实地守卫着停泊在军港中的战舰,保护岸上设施免受敌方派遣的蛙人破坏。很难相信,当海豚发现有入侵者时,不但会触动设在岸边的报警器,还会独立发起攻击将之消灭。为此,训练人员研制了一带有长矛的专用“嘴兜”。


而那些宽吻海豚,则被训练成深水搜寻者,它们可以找到失落的水雷、鱼雷,以及其他沉没到120米深海底的军事物品;此外,它们可以从直升机上空降到任务地点。苏军海洋动物训练专家的工作卓有成效,除了黑海舰队之外,太平洋舰队和北方舰队后来都有受过训练的动物“服役”。


俄军曾训练“白鲸杀手”


摩尔曼斯克海洋生物研究所所长、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根纳季.马季绍夫透露说:“格陵兰海豹和灰海豹、髯海豹、环斑海豹、白鲸以及其他一些海洋动物都具有极高的可训性,能够学会很多东西。它们的能力可以被用来完成各种水下和陆上任务,特别是用来完成人类力所不及的深水任务。例如,对于海豹和海豚来说,100米水深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人类来说,那却是极其严峻的考验,人在那样的深度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根纳季·马季绍夫院士领导的研究所是俄目前唯一还在从事海洋哺乳动物研究的机构,从这个意义来说,他完全可以被称为“最后的莫希干人”。据他自己介绍,研究所的工作表面上是对海洋动物的行为与心理进行研究,而其实际目的和真正意义还是用于军事。


他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这当然是军方下达的任务,目的是研究北极海洋哺乳动物在保护北方舰队基地安全方面的可能性和能力水平。军方为此拨款给我们,‘环斑海豹’船厂为我们提供了专门的笼子和船坞等相关设备。在编制方面,每个基地都设有负责反蛙人破坏部门配合我们的工作。”


在第一阶段,研究所把“赌注”压在了白鲸身上。这种海洋动物就像天生的“声纳探测器”,它们具有极其灵敏的水下感知能力,无论是人还是其他水下目标,都不可能逃过它们的“耳朵”。军方希望,受过训的白鲸能够长期在基地入口附近的海湾中值勤,一旦发现有可疑目标出现,立即能够触动报警装置通报危险;而清除入侵者的任务,则交给“杀手豚”完成。


上世纪80年代中期,还没有什么设备能够跟踪白鲸、并通过监视器“直播”水下的情况。此外,白鲸显然不能适应北方的天气:在水温零下1.7度、气温零下30度以及极夜环境下,它们很快就开始生病。研究人员对此毫无准备,最后只得放弃训练,并用海豹代替了它们。


和白鲸相比,海豹无疑是更能适应北方气候的“水下战士”。此外,据马季绍夫院士介绍,除了“职业素质”之外,选择海豹还考虑到人的心理因素,因为对于潜水员来说,这种体形不大的动物更易接近;如果换了体重一吨半的北海狮,在黑暗的北极水下很可能吓坏潜水员。


“海豹特工”吓坏蛙人


据军方人士回忆,北方舰队举行的首次有海豹参加的反破坏演习中,曾经发生过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当时,海军蛙人得到命令:悄悄潜入潜艇基地,在战舰上安装爆炸装置。不过,没有人警告谁将和他们演对手戏。结果,训练员打开笼子放出海豹没多久,蛙人们就迅速浮出水面,然后拼命向岸边游去——尽管这些海军特种兵受过良好训练,但是他们都没有足够勇气在水中对抗这些“杀手海豹”。


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代表、北方舰队前任司令维亚切斯拉夫·波波夫上将指出:“以前大家更注重进攻,而现在情况不同了。最近几年,北方对俄罗斯的重要意义得到显著提升。极地大陆架发现了大量石油和天然气储备,对施托克曼矿区的勘探很快就要开始。在这种前提下,‘海豹特种兵’必不可少——它们既可以维护深海设施,又可以为这些设施提供保护。”


按照波波夫海军上将的话说,必须加大对海豹的训练力度,使它们具备击退破坏分子的能力。在北方的特殊气候条件下,利用常规手段很难达成这一任务;而且,维护搜寻和防卫设施运转的费用,每年的投入高达几千万卢布。


马季绍夫院士对训练海豹的过程进行了介绍。他说:“首先把海豹带到船只附近,然后以某个特定手势发出‘寻找’指令,让它去找出船上无关的物品。如果船上确实有样东西,海豹很快就会发现,之后会回到教练身边,并向他发出警报。如果得到‘取回’指令,它就会返回去,然后在发现东西的地方做出标记。在这一过程中,海豹不会触及物品本身。”


研究人员希望,这些海豹将来能够像美国的海狮一样“工作”。美国人除了训练海狮防守海军基地外,还训练它们实施侦察和破坏任务,例如用直升机空降到敌方水域,让它们在目标设施上安放爆炸物,记录敌方海岸的布防情况和指定区域的各种任务参数,之后直通过机载系统直接从水中把收集到的情报传回基地。


资金短缺影响研究


目前,北方舰队已拥有一支小规模“水下特种分队”,这支队伍由15只受过良好训练的海豹组成。按照马季绍夫院士的话说,尽管“队员”数量不多,但是完全能够胜任未来工作,确保战略核潜艇的安全。士兵们在岸上站岗巡逻,海豹则在水下值班放哨。而且有别于人类的是,它们不受严酷的北方天气影响,无论是寒冷还是冰雪,都不会降低完全任务的质量。


波波夫上将表示,对海洋哺乳动物的利用还远远不够,因为现在这还属于全新的前沿科学,人们对它还没有彻底了解。但是有一点非常明确,那就是它的前景非常广阔。他强调说:“在联邦委员会国家海洋政策委员会范畴内,我们将全力支持发展这一计划。”


和所有领域的先驱人物一样,马季绍夫院士面临很多问题。首先,尽管军方对这项研究工作表示了巨大兴趣,但是国防预算却并未为此拨款。


据他介绍,研究所的经费主要来自科学院,以及教育部对特殊项目的支持计划。这种情况有利有弊,利是有更多研究自由,弊是没有足够的资金购买昂贵的设备和海洋动物。


他说:“海豹和人一样也会生病、死亡,或者干脆离开。只有在完全自然的环境中才能找到‘新兵’,而且最好是选用海豹崽儿,因为它们更易训练。但是,这是被禁止的;相关的审批程度非常复杂。正因如此,苏联时期这一计划才由国防部直接负责。”


据马季绍夫院士介绍,由于与研究计划有直接利害关系,北方舰队对研究所的工作非常支持。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研究所工作人员不可能被允许进入海军基地。他强调说,如果研究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就可以把相关经验、成果以及训练技术提供给各个舰队,使具有战略意义的核潜艇免受偷袭。对于现阶段的俄罗斯来说,这无疑是个极其艰巨的任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