扁妻舅被收押 台前"调查局长"今日与扁对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景茂被移往台北地方法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特侦组7日传唤扁妻吴淑珍胞兄吴景茂(中)到案。讯后,以涉嫌违反“洗钱防制法”且有串证、串供之虞,移送台北地方法院,审理后裁定羁押禁见。


东南快报10月8日报道 台湾特侦组昨日上午约谈吴淑珍胞兄吴景茂,认为他涉嫌重大,向法院请求羁押。昨晚8点半,法院认定吴景茂是涉及洗钱案以及贪污案的共犯,有串证之虞,因此裁定收押禁见,成为扁家第一个被羁押的人,也是洗钱案中第4位被收押的被告。


吴景茂在扁家洗钱疑案中,扮演关键操盘手和中转站角色,尤其新加坡司法互助资料显示,不论是企业家要给扁家,或是透过蔡美利家族转出的金额,最后都经由吴景茂新加坡的账户,转往黄睿靓跟陈致中的瑞士户头;吴景茂羁押获准,等同扁家防火墙不攻自破。


“国舅”被押 扁防火墙全毁


台湾特侦组侦办扁家机要费案及洗钱案,相继声押扁家外围分子后,脚步开始逼近陈水扁家族成员。昨天提讯在押的力麒建设负责人郭铨庆与吴淑珍友人蔡铭哲,并传唤吴淑珍胞兄吴景茂、前证交所董事长吴乃仁等人到案说明。检察官讯问后,由于他拒签查帐授权书,阻碍检方发掘弊案真象,认为吴景茂涉嫌违反洗钱防制法,有串证之虞,向法院声请羁押禁见。


吴景茂是被检方声押的扁家第一名成员。检方认为,他犯了洗钱罪外,也是贪污案的共犯。因为目前特侦组所查到的证据,显示“国务机要费”以及企业汇款的部分,都流向吴景茂在新加坡的账户,涉案情节相当重大。吴景茂在新加坡账户,有来自台湾透过香港的汇款1亿余元。


吴景茂是扁家洗钱的中转站


吴景茂老早已是特侦组欲声押的对象,他是扁家洗钱的中转站。对于扁家资产总额和陈致中如何在海外操盘进行资产归户,有相当程度了解,属于“承前启后”的重要人头,他还多次去玉山官邸搬运大量现钞。


吴景茂坦承,在陈水扁在担任台北市长期间,就受吴淑珍的请托,帮忙在海外设立账户。而特侦组之前就讯吴淑珍,她却说,早在陈水扁担任“立委”时,吴景茂就已经帮忙了,姐弟俩说法明显兜不拢。


吴淑珍也承认,早期就以吴景茂当作人头账户,从台湾汇款到新加坡的荷兰银行。陈致中结婚以后,吴淑珍改用媳妇黄睿靓当作人头,将吴景茂在新加坡的钱,转到黄睿靓在瑞士日内瓦的苏黎士银行与美林银行。


吴景茂在汇款途径还故意制造资金断点,而他的妻子陈俊英被约谈时,昏倒、称病、服药、送医,吴景茂跳出来指控检察官,态度恶劣,不配合侦办的意图明显,办案人员认为吴景茂被列被告、限制出境后,仍设防隐匿扁家资产,罪大恶极,当然有必要声押。


据台法律规定,涉及洗钱案和贪污案的共犯为5年以上的重罪。


吴景茂早有心理准备


吴景茂是继“总统夫人助理”蔡铭哲、前“总统府”出纳陈镇慧、前“总统办公室主任”林德训之后,该案第4名被特侦组声请羁押的被告。特侦组原本也传唤吴乃仁女儿吴怡青说明,但她昨日并未到案。


在被告陈镇慧和蔡铭哲接连遭到收押之后,吴景茂第四度被特侦组传唤,他面无表情,也没有表示任何意见,显然早有心理准备。他抬头看了镜头一眼,随即就坐上车被移送法院。


吴景茂被法院羁押获准,形同扁家“防火墙”全毁,侦查扁案箭头将向扁、珍构筑的城堡挺近,是否趁势声押扁家其他成员,特侦组正慎重考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叶盛茂神情落寞,戴着手铐,被法警推着背,要他快步上囚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叶盛茂进入台北看守所后,依规定脱光衣服接受检查,并用双手撑开肛门供所方人员检查有无暗藏违禁品。


叶盛茂开肛受检 阶下囚看《司马光传》


台北地方法院6日审理前“调查局长”叶盛茂隐匿洗钱公文案,他依然否认犯罪,合议庭开庭5分钟后决定要收押他,令他当场神色大变,上手铐时一度腿软扶着桌子。 叶盛茂进入台北土城看守所后,依规定脱光衣服接受检查,幷用双手撑开肛门供所方人员检查有无暗藏违禁品。


前情报头子叶盛茂如今变成阶下囚,铐上手铐被收押,情何以堪!叶盛茂被羁押的第一晚,特地挑了3本书陪他度过漫漫长夜。


第一本是证严法师所写的励志书籍《静思语》,里头写着道德人心的第一课,“人要自我批判,因自觉而成长”。 叶盛茂选这本书,似乎想沉淀心灵,反省过去。


他看的另外一本人物传记《司马光传》引人遐想,因为打破水缸救人的司马光,一向以机智著称,似乎暗示着叶盛茂还在想脱身之道?


叶盛茂刑期至少5年


换上囚衣,叶盛茂的编号是2821,晚餐没有吃完。昨日一早叶盛茂的委任律师到看守所探视,他转述叶盛茂度过的第一个没有自由的夜晚,心情低落,吃不下、睡不好。律师只好叮咛他要多休息,因为礼拜三要再出庭。


而叶盛茂第二个晚餐的菜,有玉米鸡丁、炒什锦和绿豆芽,喝的汤是苦瓜排骨汤,也许这碗汤,最能代表叶盛茂当下苦闷的心情。


叶盛茂将来的刑期至少是5年或更重,而陈水扁是共犯的可能性大增。


被陈水扁掌握把柄 叶盛茂不敢和扁对质


8日,前“调查局长”叶盛茂即将和陈水扁当庭对质,或许在说与不说之间,从他选读的书中看得出来,在狡辩和说出事实间,他的内心正天人交战?值得注意的是,叶盛茂在前天庭讯中,曾要求法官不要让他在本周三和陈水扁对质,叶盛茂到底在怕什么?


叶盛茂9月2日曾召开记者会,强调今年2月初,利用他与扁两人例行见面的机会,将扁家洗钱的公文交给陈水扁。但他在前天的庭讯,则当场推翻自己过去的说法,强调只是将情资转告陈水扁,说词180度转变。


仔细观察叶盛茂的说法,已经开始呼应陈水扁日前所说,“只有情资,没有什么公文不公文”。可以理解的是,一旦叶盛茂坦承有将公文转交给陈水扁,不但扁会被拖下水,自己恐怕也逃不掉。因此,叶盛茂为了自保,改口强调没有转交公文,扁当时的说法,等于是和叶盛茂公开串供。


而外界不解的是,如果叶盛茂真的没有说谎,为何害怕和陈水扁对质。


叶盛茂前天突然改口,除了要自保,希望减轻刑责之外,也有可能是陈水扁掌握到他的把柄,甚至是过去多次吃案的纪录,被扁拿来要胁,让叶盛茂不得不配合陈水扁的说辞,担心一旦把扁脱下水,会让自己陷入险境。


可以预见的是,到底要不要说实话,叶盛茂势必陷入天人交战。


扁今不可能被收押


由于陈水扁多次对外表示,他可能会被羁押,绿营也盛传陈水扁8日出庭后,会被收押侦办。对此传闻,台北地院表示不可能,因为陈水扁出庭,仅是证人身份,传唤他的目的,在于厘清和叶盛茂有无共犯图利、隐匿公文等罪。法官审判案件是采“不告不理”原则,亦即检察官没有起诉的被告,是不可能被法院审判、收押。


退休法官庄秀铭表示:“陈水扁是当证人,所以他不能由证人改为被告。”若真查出陈水扁是共犯,也要等到审结宣判时,将犯罪事证移交给检方另案侦办。


本周三陈水扁和叶盛茂对质之后,陈水扁还能不能全身而退,外界且拭目以待。


下张骨牌?陈致中夫妇难逃


扁家骨牌一张张倒下。


洗钱案剩下的被告,有陈水扁、吴淑珍、陈水扁之子陈致中、儿媳黄睿靓等4人。特侦组透露,吴景茂是扁家亲戚,预料他遭羁押后,对于陈水扁、吴淑珍的心理冲击会很大。


复杂的资金转换,其实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扁家资金的流动,可以说除了吴淑珍之外,就属吴景茂最能全盘了解,破了这道防火墙,检方才有可能接触到真正的犯罪核心。


贪污部分有重大突破


当初检方侦办洗钱案时,原本担心会让陈水扁逃脱,因为除非能够证明扁家在瑞士银行的新台币7亿元新台币巨款是贪污所得,否则扁家把钱用人头汇到海外,法律也莫可奈何。但是从检方声押吴景茂看来,可以推断特侦组调查的洗钱案,应该已经杠上开花,在贪污部分有重大突破。 在检方连续押人的大动作之下,如果没有意外,下一个就是扁家海外账户最大受益人陈致中、黄睿靓。


陈水扁日前放话,检方本周就会押他。但以检方办案的进度来看,检方是采取从外层往内圈办,既然相关涉案人都不肯吐实,先把幕僚、人头、白手套押起来,迫使他们招供,最后才对全案的主角陈水扁出手。


随着检调一步步收网,身为扁家核心成员的陈致中夫妇,是检调下一个目标。


邱毅:扁豪宅做很多暗门


国民党“立委”邱毅昨天表示,有高雄的装潢工人向他具名检举指出,扁位于高雄新买的两户豪宅,做了很多的暗门、木板隔间,让空间大幅缩小,他质疑检方搜索扁妻舅吴景茂家时,很多重要文件及物品不翼而飞,很可能就藏在这两户豪宅中,他呼吁特侦组应该前往搜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