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6/


船上有了危险情况.国林当然会第一时间报告上级,通知不通知目的港的代表处这要由船长自己决定.如果是别的船长也许会让电报员给代表处抄报一份.但国林不会,按国林行事的作风,情况没有完全明了之前,没必要搞得满城风雨.他这个作风贝尚志最清楚.


还是国林当三副的时候,贝尚志是船长,这年春天,船去澳大利亚西北部的一个港口装煤炭去欧洲.装完货后,按习惯航线要走著名的大堡礁.


大堡礁对于游客来说是个好地方,绵延几百公里的珊瑚礁及礁石周围清澈的海水,各种的海鱼,海洋生物,是旅游休闲的好地方.但对于船员来说就不一样了,这样复杂的水文地质,必须小心驾驶.虽然有航道灯标指示,但如果不小心谨慎,计算好各段影响航行的因素,难免会出现危险局面.


为了安全第一,贝尚志请了引水员,虽然贝尚志曾多次不要引水自己驾驶船舶走过狭窄航道,但对于大堡礁,贝尚志觉得还是谨慎为好.


从下午离开港口后,船在引水员的指引下顺利地在航道上航行着,不值班的船员们在船舷边欣赏着珊瑚礁的美景.而驾驶台上却是一片紧张气氛.


到天快黑下来的八点钟时,船终于驶出了航道的狭窄地段.引水员下船了,国林上来接班,对于三副值航行班,船长都会根据航行环境情况决定是不是在驾驶台.贝尚志觉得国林已经做了半年三副了,船刚出狭窄航道,前面的航道还不是很宽阔,自己还是在驾驶台比较好.


到十点时,由于要抓紧处理一些离港后的事,他便向国林交代了一些该注意的事后,下了驾驶台回房间去了.


一个小时后.贝尚志处理完了手头的事,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因为船在夜航时朝着船艏的窗户要保持不露光,以免影响驾驶员的夜间了望.贝尚志把灯关了,拉开窗帘向外看着.


他忽然发觉本船的右舷有一艘同航向行驶的船的灯光,这船离自己的船很近,近到他觉得很危险.


两艘船以相同的航向行使时,如果两船吨位相差太大,速度相差悬殊,很容易发生"船吸"现象,那就是吨位小的,速度慢的船会不被人控制地向另一艘船靠上去.


这是因为当两船有吨位差距,速度相差悬殊时,两船之间的水压就会大大小于两船外层的水压.


贝尚志大惊,他三步并两步窜上驾驶台,进了门就听见甚高频电话中一个日本驾驶员在喊叫:"中国人,你疯了么?"


只见一个老一水操纵着舵,另一个站在驾驶台右侧的门口,向国林大声报告着:"距离在拉远,我们超过小鬼子的船头了!"


国林并没有发现贝尚志进来了,他一边目测着本船与右边那船的横向距离,一边摆弄着避碰雷达,自言自语着:"小鬼子,吓死你!老子算天算地,还算不过你!"


说完他拿起电话:"机舱么?四轨,恢复原航速吧,小鬼子被咱们玩得不轻,估计尿裤子啦!好好!谢谢了,哥们!"


他放下电话有拿起甚高频电话的话筒,用日语调侃着:"撒尤哦那拉!"


三个人一阵哄笑,但很快他们发现贝尚志在,两个一水不出声了.国林尴尬地说:"船长,您还没休息?"


"怎么回事?"黑暗的灯光中,贝尚志不动声色地问.


"这是个转向处,海面宽阔一些,按我们的定速,我们后面两小时都要在航道上跟在小鬼子船的后面,我算了算,如果我们加点转速,在这个转向处就能从左侧超过它,不过要掌握好横距,避免发生危险局面,所以,我就要求四轨加了点转速.已经超过去了."国林平静地叙述着.


一艘船的主机需要经常变化转速以控制船速时,要烧轻质柴油,轮机员要守在操纵室准备,按驾驶台车钟传递的要求机器速度的指示调整机器.也叫备车.


而当船航行不需要变化主机转速时,驾驶员就会通知道轮机员:海上转速!


这个"海上转速"是船长和老轨根据主机的经济消耗油量与转速的关系定的.也叫"定速".这时主机改烧成本低很多的重油.


如果船长不在时,驾驶员也可以根据紧急情况要求轮机员改变转速,不过时间不能长,不能变速太频繁.变得频繁了会损坏主机.


船刚刚定速不久,为了超过小日本,国林就来了这一手,贝尚志只问了一句:"你有多大把握?"


国林想了想说:"80%,我断定小鬼子看我加速超他会害怕,我只要保持与他速度相差不大,就可以."


贝尚志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看刚才航行的痕迹,转身走了.


从那以后,贝尚志知道,国林这小子,胆大,有把握的事才干.


今天国林依然延续自己多年的习惯,从早饭前林强发现压载舱有水后,他马上拟了一封电报叫电报员发给了公司,按时差算,公司收到时应该正是开调度会的时候,很快,公司回报了:"继续观察,每一小时一报告."


看这简单的几个字的电报,国林知道这一定是贝总拟的,如果是其他领导,一定会八股文似的写上一大堆废话,诸如什么注意气象,海面情况,确保航行,船舶安全的套话.


不用他们写,作为一个称职的船长,国林能不注意这些么.电报员在发完那份电报后就从气象卫星接收机上打出了一堆气象卫星云图,高空图,低空图,等压线图.


八点钟接航行班的三副也将附近海域的资料和海图都拿出来,把一些重要的因素都用红笔标了出来.


对于自己这些手下的行动,国林是满意的,自从十几年前公司开始搞定员定船,国林一直暗暗注意着与自己一艘船上工作过的各种职务的船员,当贝尚志升任公司副总经理并提拔他接班当船长后,他就开始一个个地向船员调配处要自己满意的各岗位的船员.


但这次不同,不知道为什么,国林自己那艘定员船是一艘不到十年船龄的新船,主要是承接期租船任务,在世界各地按租船人指令航行,国林在那艘船上干得好好的还没到休假时间.船在巴基斯坦的卡拉奇港刚进港卸货,上面派来了一位新船长接他的班,并命令他马上直飞湛江港上"昆仑峰".


"昆仑峰"的船长是一位大连海院毕业的学长,在"昆仑峰"上已经定船几年了,十分熟悉这船的一切情况,对于国林来接班,他也莫名其妙,既然可以提前休假,他也乐得把船交给国林,尽快回家享受天伦之乐去.他把各类注意事项向国林交代清楚就买了火车票回家去了.


上船后,国林并不担心这船的老,旧,船况差,即使是到美国卸货检查严格他也有办法应付,他最担心的就是全体船员的素质与团结.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一艘船上的人本应同舟共济,但实际上并不那么简单.


到现在已经六个小时过去了,两小时前,林强的测量表明压载舱里的水位开始上涨,虽然上涨的速度不算快,但上涨就意味着机舱的排水泵所排出的水量小于进水量,如果进水量增加的速度很快,压载舱全部满了,不但安全浮力会不够,就艘都该算报废的船的船体,能不能经受住这样的压力都很难说.


国林决定将船停下来,趁现在海面上无风无浪,派人穿上潜水服下去摸一下情况.


他拟了一份报告进水量增加的电报,叫电报员发给公司,同时又拟了一封介绍情况的电报给李建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