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6/


洛杉矶的早上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大城市一样,交通堵得一蹋糊涂.


李建国驾驶着福特牌轿车在车流中不紧不慢地行使着,今天早上,AUC的总经理罗伯特请他共进工作早餐.现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完全来得及,李建国并不着急赶路,正好趁这个时候好好想想一会的早餐会上会有什么事要谈.


李建国今年四十六岁,身材粗壮,留着一头直立的短发,焦黄的皮肤,四方国字型的脸,扁平宽阔的额头下,一双单眼皮的细长小眼睛习惯一眨一眨的.他的那些美国朋友给他起了个绰号"匈奴".


在西方人的眼里,像李建国这样的长像,从人类学家的角度看,活脱脱就是一个来自古代的,神秘的匈奴人.这绰号还有一层含义是,当年中国汉朝的汉武帝大败匈奴,一部分匈奴人归顺了大汉的统治,一部分向西迁移,把当时还生活在荒蛮中的白种人生活搅了个七零八落.


李建国在与商业对手打交道时,经常表现出一种不按常规思维处理事物的作风,经常把对手搞得措手不及,七零八落.


李建国出身一个军人家庭,十六岁就穿上军装当了一名通讯兵,由于他在部队出色的表现及当部队高干的父亲的关系,在部队干到第三年入了党后,一纸命令他走进了一所外语学院,不过,那是来自各地方的"工农兵学员"都保持着自己原来单位的身份,来自部队的学员还穿着军装,享受着军人的待遇.而李建国却没穿军装,档案上记载的是他已经从军队复员,是从一个普通工厂被推荐上的大学.


大学毕业后他到远洋船上干了三年管事,那个时候中国远洋船发展很快,但海运学远没有大量的学生毕业,船上技术人才奇缺,很多海军复员军人到远洋船上工作,工作的需要使这些人中很多人被提拔得很快,有的人三年就当上了船长,老轨.老轨只要能操纵机器,看懂图纸就行,而船长不但要会操船,更重要的是要能在国外用英语与工作对象交流.


这可难倒了很多船长,他们利用一切时间自学,进修,能应付操纵船舶的职责已经很不容易了,语言这东西一般人短时间内自学是突击不出来的.于是,一些外语学院的毕业生被分到船上干管事,管事这职务原本是管理全船的伙食,生活用品及用钱那些事,可这些学英语的管事又多了一个工作,当翻译.


虽然这个工作只有到外国港口时陪着船长忙一会,但重要的是船长与外国人打交道时的一切都瞒不过管事.很多英语不行的船长对管事都礼让三分.


李建国当管事的那几年与船长关系都处理得很好,等到大批海运学院毕业生充实到船上后,外语学院毕业的管事们纷纷被调到陆地机关工作.李建国被送到海运学院进修了一年的国际航运业务.而后被派到国外的中国远洋公司航运代表处工作.


这几年,埃及,英国,巴拿马,李建国每个地方都干了三年,三年前来到美国西海岸,作为航运代表主持代表处的工作.


按说,船公司的船在一个港口有业务,船公司都会与一家当地船务代理公司签定代理合同,该公司的船在这个港口的业务,诸如有关船的进出口报验,在港口的加油加水,添购备品,船员的事物及船装卸货物的一些手续都会由代理去办,代理据此赚取些代理费.


而大船公司由于自己在某些国家,港口业务多,就会在当地设立子公司,自己办理这些业务.中国远洋公司以前由于国家不能在国外投资设立企业或一些国家不允许中国设立企业,只能设立代表处.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外资在中国开始投资设立企业,而切对外资航运企业也逐步开放,几个国际性的大船公司都在中国把代表处升级为分公司,大大拓展了业务.


作为对等的国际关系,中国远洋公司也开始根据自己的业务需要向一些业务多的国家,港口投资,建立自己的子公司.如今在美国西海岸设立子公司的条件已经成熟.今天,邀请李建国参加早餐会的AUC就是一个有意向要与中国远洋公司合作的公司.


这个AUC是什么背景,李建国很清楚.表面上看,这家公司的业务涵盖面很广,从其公开的背景资料看,这公司的创始人一百多年前就参与修建横惯美国东西的大铁路,靠承包修路工程及炒铁路沿线的地皮发了财.以后又逐渐参股矿山,冶炼厂,制造业,航运业.其股票一直在纽约交易所有重要的地位.


如果与AUC合作,不但可以利用它在西海岸控股的港口,还可以利用它广泛的进出口贸易网.从扩展业务的角度看,是一家很不错的合作伙伴.


不过李建国个人对AUC的态度很复杂,李建国认为,在修建联结美国两大洋的铁路中,有很多华人的尸骨被埋在了工地上.这条铁路的修建对美国的繁荣与强大起了很多作用.而那些被"卖猪仔"的华工们所付出的血汗及生命却没有得到尊重.


不用说美国早期的"排华法案"对华工的歧视,就是二十世纪后半期,美国的华人也多多少少处于不平等的少数民族待遇.这几年,中美关系时好时坏,一般的美国民众对中国大陆了解不多,控制美国的那些利益集团也是在根据自己利益的需要,修正着对华政策.

李建国认为,不管中国怎么改革,依然是社会主义国家,美国的主流社会对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不会真正互利互惠的.


而且,AUC的生意兴隆,势力庞大,并不仅仅靠它的经营者的商业能力,背后有多少利益集团的作用及在政府中的代理人的做用.大众是不清楚的,而李建国可是知道不少.


与AUC打交道,是个双刃剑的事,有好处也有坏处,必须谨慎.


今天这个早餐会按美国交际场合的规矩,不是很很正式的活动,不过是一种泛泛的交往或商谈工作细节的方式.所以,当接到AUC的邀请时,李建国接受了.也许今天不过是AUC的总经理罗伯特想把一些将来合作有用的人介绍给李建国认识.大家熟悉一下而已.


AUC的办公楼到了.在美国,最好的,最豪华的办公楼是企业的,一些保险公司,银行的大楼不崇尚豪华而是采用沉稳的建筑风格.而政府机构的办公楼往往是陈久过时,在中国人眼里是简朴的.


原因很简单,一个企业要给人们很有实力,很有创造力的形象才会生意兴隆,.而保险业,银行则要表现得行事稳健,这样的风格才能让客户放心地把钱交给他们操作.政府么,不过是大众养着的干活的.当然,政府部门也有必须办公条件好一些的,那就是法院,法院的建筑大多古老而庄重.


AUC的办公楼与一般的大公司又有些不一样,只是一座占地面积不大的,四层的混凝土结构的白色楼房, 表面上简单而朴实.实际上坚固而厚实,李建国并不觉得意外,这完全符合AUC的企业性质.


李建国将车驶上AUC大门前的车道上停稳后下了车,一个男服务员过来把车开到地下车库去.李建国在保安的指导下乘电梯来到顶楼罗伯特的办公室.


罗伯特办公室外间是一间大约一百多平米的会议室,里间摆放着罗伯特的办公桌,占了一面墙的大落地窗宽敞而明亮,站在那可以看到洛杉矶的另一部分,长滩.


长滩是港口,港区里停泊的各色船舶正忙忙碌碌地装卸着来自大洋彼岸或即将前往各国的货物.


今天,会议室的长型会议桌被推到了两边的墙边,桌上摆放了美式早餐的各种果汁,饮料及面包,点心和水果.几位服务员正在忙着为客人们服务.


已经有十几位客人到了,正端着盘子选了自己喜欢的食品边吃边聊.


看见李建国走了进来,站在门口,罗伯特的女秘书,金发碧眼,曲线性感的爱丽丝小姐满面春风地迎接李建国:"李先生,早上好!见到你真高兴。"


"早上好,爱丽丝小姐,今天你真漂亮。"李建国一边说一边轻轻地在爱丽丝两颊亲了一下。


李建国刚转过身,身穿双排扣套装的罗伯特迎着李建国走来,边走边伸出手:“早上好,亲爱的李。"


李建国也伸手握住罗伯特的手:“早上好。罗伯特先生,很荣幸能参加你的早餐会。今天你有什么好消息告诉大家。“


“哦,好消息有一些,不过,我刚刚接到消息,贵公司承运我们购买的矿石的“昆仑峰”号有了些麻烦。“


李建国心里格登一下,见鬼,这消息我怎么不知道?机关里那些老爷不给我消息,船长国林也是不来个电话?“


不过他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之色:“什么事罗伯特先生总是知道得最快。麻烦总会有的,但有上帝在,一切都会好的。”


“是的,是的,上帝保佑我们。”罗伯特一面拉着李建国走向客人们,一边轻描淡写地说着。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