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疆漫记之十一---兵团城市

九月二十二号,从哈密回来没几天,天气骤然冷了下来,实在不想再出门了,况且厅里的文件也下去了,要求本月30号前换发执业许可证,很多领导都会云集乌鲁木齐,我也有很重的接待任务,但图木舒克领导几天内已经打N 个电话,阿拉尔的领导已在乌鲁木齐也劝我一同走,并承诺和我一同去图木舒克。安排人买了票,又接到巴州领导的电话,晚20点30到乌鲁木齐,晕啊,中间只有两小时的时间了,我们是22点50的火车。

安排办公室主任晚上陪阿拉尔领导吃饭后,我就奔了南郊客运站,又给朋友打了电话约好时间接他,好在我们上火车后把车开走。整个时间是紧紧张张的,把巴州的朋友送到酒店,也没时间请他们吃饭了,等我们赶到火车站,就剩不到10分钟的时间了。

闲话不说了,第二天起来后就接近中午了,商量怎么走,阿拉尔领导建议先到他们那,看完后再去图市,最后意见统一了,让车赶到阿克苏,我们出站后直奔图市,虽然司机多跑了120公里,但我们可以节约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在阿克苏下车后,就看到了单位车辆,除了司机,单位会计也来了,我们一行四人沿省道一路南下,想补觉可没好意思,会计是女的,和我坐后排,腿伸不开,呵呵,只能闭目养神。

上省道没多远,因为那会计没走过,按领导安排就进了一团地界,这可是新疆建设兵团一师一团啊,据说是新疆团场级别最猛的团,占地几十万公顷,是最大的团场,有几十个连队。真佩服王震老爷子,屯垦戍边让他发挥的淋漓尽致。新疆的稳定和这一政策有很大关系,很多历史尘封的往事,我相信以后会解密,这里就不说了。

一路的田地,有正在收获的,有正耕耘的,道路很好,车能跑起来,唯一缺憾的是道路两旁的维族朋友把路当自家的后花园了,竟有坐在道路上聊天喝酒的,好在车上有警灯、警用喇叭,虽然我反感,但管用。

二团没去,折出来了,又进了三团地界,一是三团和三师接壤,二是省道收费站颇多,虽然我们的车辆免收过路费,但沿途也确实没什么好景观。

赖师傅一直独自驾车,中途想换换他,但他精神很好,期间图市的电话一直在联络,好了解我们的进度。

进入三师地界了,按路标奔50团而去,这期间我们还是迷路了,经过打听几次,终于找到正路,期间也听阿市领导说他们局长的方法按划黄线的路走的建议,但还是错了,现在道路修建的更快了,团场间的道路都快赶上省道了。黄线当然是到处都有了,等看到51团路标的时候,大家都放松了,还剩不到40公里了就可以到图市。图市的电话又来了,知道情况后,让我们直奔局里,晚上市招安排酒席。

快20点了,进入城市,空旷的道路,没几辆车行驶,天还没黑,车很快的进入单位,领导们都在,有点汗颜,也许不是我的面子吧,毕竟阿拉尔领导也来了,但陈局的话让我让我只得好好感谢他了:你来了,其他工作都放下,陪好你。当时正查三鹿奶粉事件呢,师领导责成卫生、药检、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下各团场检查督导,他是主要领导。

寒暄过后,几辆车就奔了市招,刚到后,又有几位到场,一介绍很吃惊,市委秘书长、市办公室主任、师药检局领导、政府车队队长,我的神仙啊,级别有点高啊。悄悄的坐了下手位,被陈局拉到他旁边,心里就想,今天的酒一定得把住,不能多了,可酒一倒齐,就四瓶见底了。陈局是个实在人,和阿拉尔的领导是铁哥们,认识我后也很认可我,到了鸟市,也只见我聊天,其他人不见,吃个拌面都成。几年前整个兵团系统去山东考察学习时很强盗似的把我后备箱的半件酒抱走了,呵呵,据说在山东起了很大作用。现在聊起来都说他做的好,得到了兵团局领导的认可,今天喝酒他又把这话说了一遍,我都不好意思了,但别人听的高兴,酒就没少喝,最后还是没把住自己,又喝多了,好在我喝多了,不闹事,不乱,只是醒后很后悔,怎么回房间的又没印象了,房间里摆了瓜果,看了半天才反应回来,手机已经N 个电话未接了。结帐的时候我木了,问了房间费用,人家说是局里承担,我不好意思,就说我付,小姑娘问我:开80还是120,我没反应过来。什么80、120?小姑娘问我:你们出差标准是多少?我反应灵敏,说80。又问: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两个人。发票开后,两个标间是160。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说了这样的事,他们都没接我话,看来我这事做的不地道,人家信任我,但我却利用了别人的信任,检讨一下自己,以后再不能做这样的事了。

出了宾馆天空小雨不停,时有时无的,也就没打电话让车来接,自己走吧,很久没走路了,到也新鲜,走在宽旷的路上,路两旁是农田,也看到人穿了雨披下地,有点陶醉,没了喧闹、没了杂念,就是走,看别人劳作,很喜欢啊,田园风光其实就是这样的,各司其业,按隐约的线路走,还是迷路了,道路很宽广,但没人,也很少有车,更没有出租车,走到局里,其实已经多走了两公里,小雨已经下绸了,一进办公大楼,就是一片惊呼,怎么不打电话接你啊,怎么走来了,呵呵。喜欢啊,很久没在雨中漫步了,想走走。此事第二天就被陈局泄露给我的办公室主任了,回到鸟市又被单位人员起哄。

因为下雨每很多安排被取消,期间阿克苏、克州、喀什电话不断,得了,走吧,回去还有任务,把情况和领导们说清楚了,他们也不好挽留,派了车送我到巴楚,时间也是紧紧的,到了那也就是买好票,就通知进站了,上车后看了看邻居,也不想多说,喝酒、睡觉。回家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