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从女人的腰下手

佛说,每个毛孔都有佛性,我说,女人每个部位都有色性。女人之所以能布下迷魂阵,无不得益于她们的性感部位,且看女人,诱敌用乳阵,媚敌用脸阵,引敌用腰阵,杀敌用胯阵,但破阵之道,攻其弱点,所以,男人最好选择女人的腰部下手,这里即是女人的门户之塞,又是女人失守之堑。


腰,为人体枢纽,腰对男人不足一道,但对女人来说,实乃一腹之“魂”,男人无腰是福,女人无腰是祸,何以见得?因为女人的风情尽在其腰,赵飞燕因“楚王好细腰”,赢得腰名传千古,当然,除了君王爱细腰,文人雅士也爱细腰,白居易是“杨柳小蛮腰”,李群玉是 “轻盈绿腰舞”,不过,王国维似乎不屑昵词,他却说“当面吴娘夸善舞,可怜总被腰枝误”,在我看来,王国维不懂腰道“三昧”,故而诋毁,其实,腰足以增色,女模特走台时,扭动着腰枝,款款猫步,如荡花摆柳,摇曳生姿;床第之上,翻云覆雨,女人蛇腰颠伏,推波助澜,让男人快马加鞭,欲罢不能,这岂不是腰之妙道?《金瓶梅》中有句诗“腰间仗剑斩愚夫”,当为注解。


女人的腰,有粗细之分,还有贵贱之别,大抵说来,细腰者有“水蛇腰、杨柳腰、宫庭腰、玉瓶腰、葫芦腰”,粗腰者有“水牛腰、马桶腰、花鼓腰、钟鼎腰、蜥蜴腰”,而贵贱之别,多从相术,下等腰是“腰小眉轻是非生”,上等腰是“腰圆背厚福禄多”,但女人媚者多细腰,贵者多丰腰,两相较之,正如有首诗所道:“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腰的粗细各有妙处,但从审美属性来观照,细腰稍胜风骚,而细腰之中,又属“玉瓶腰”为魁首,水蛇腰次之。此腰如提琴之弧线,如葫芦之曲波,收敛,臀部越显其丰,窄小,玉体越显其轻,观之,腰廊勾勒不胜其巧,搂之,绸缎垂腕不胜其柔,仿佛玉雕镂空,又似青瓷着釉,所以,笔者铜都颜小四认为,陶瓷艺术是人体艺术的复制,不知此言有无道理。


也许腰是边防重镇,所以,女人对腰向来是死防严守,女人自古就爱上了裙带,裙带是装饰物,昵称为“带将军”,是专为守贞而设置的,裤带牢不牢就看“带将军”。男人攻城略地,腰是突破口,唯有先解除“带将军”,才能深入龙潭虎穴,所以,男人劫色,往往先从腰下手,或偷袭,或强攻,或智取,或巧夺,然而,强攻是男人的最下策,是匪师,我们称之为强暴,而智取,则是上策,它使女人“性服口服”,自动给你宽衣解带。登徒子在腰部所花费的精力也最大,当然,此处趣味也最多,“戏笑探花腰”。为什么男人与女人谈情说爱要搂腰,就是因为男人暗示将来我要从这里下手。


女人的美也多与腰相联系,女体定律有“三细三长”,即颈部细长、腰部细长、腿部细长,这“三细三长”构成了女人的形体美,我们从绘画中可知,大凡美姬妖娥,多是千人一细腰,万人一长腿,《敦煌飞天》图中,无腰不善飞,《洛神赋图》中,飘忽若神,凌波微步,女神肥腰又岂能“罗衣何飘飘”?形容女人的妙词,也皆于腰有关,“窈窕淑女,嬝嬝娜娜,章台柳、昭阳燕”。如果腰不争气,那对女人的打击是毁灭性的,“蠢笨的女人,臃肿的女人,肥婆、胖姑”,都是对女人腰所加害的“魔咒”,所以,女人历来重视腰身,俗话“马看腹,女看腰”,马要驮得多,腹是关键,女人身材美不美,腰是关键,女人美容,也会从腰部下手,腰为裙裤之花旦,腰下脂肪不欲多,多则,夏天与裙无缘,床上与君无缘,社交与舞无缘。


女人无腰,几如西湖无水,琴筝无弦,是煞风月的事,此亦谓情色一大悲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