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为无锡的阎先生流泪--从阎崇年被扇耳光说起[版主已阅]

我为无锡的阎先生流泪--从阎崇年被扇耳光说起


10月5日下午,著名学者、《百家讲坛》主讲人阎崇年在江苏无锡新华书店图书中心签售时,被一青年男子扇耳光。据报道,该男子因对阎崇年所表述的一些学术观点不认同,指其为“汉奸”,所以采取过激行为。为什么是在无锡?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偶然,无锡下辖6区二市,这二市就有江阴市,宜兴市。这两个地级市可不平常,宜兴向有“陶都”之称,在琳琅满目的宜兴陶器中,最有名的是紫砂陶。而江阴市就更不简单了,在阎崇年先生赖以成名的《明亡清兴六十年》这段明末清初的铁血舞台上,江阴就谱写了那悲壮而光辉的泣血画卷中最浓重的一笔。


顺治二年(1645年)七月初九,扬州十日大屠杀的两个月后,江阴城一个小小的典史,在那个民族危亡之秋,率义民拒24万清军于城下,孤城碧血81天,使清军铁骑连折3王18将,死75000余人。城破之日,义民无一降者,百姓幸存者仅老幼53口。如此石破天惊的壮举,在黯淡的晚明夕照图中,无疑是最富于力度和光彩的一笔。


这个典史,也姓阎,还是阎崇年先生的同乡,北京通州(武术之乡)进士阎应元。江阴百姓不愿剃发反抗清军,赋闲在家的他自愿来到孤城帮助指挥,阎应元临终前一日,在江阴城楼上留有一首绝命联,----“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三百里江山!!”


少时读到这副对联时,泪水不由得涔涔而下,“何哉节烈奇男子,乃出区区一典史”。今天听闻他的同姓同乡阎崇年先生被人掌掴,我不禁再为无锡(江阴)的的阎先生流泪--当然,我指的不是阎崇年,还是为这阎典史,不为民族英雄的舍生取义,是为了他和当年十万百姓牺牲生命的“千秋节义”已经因为我们学者全新的历史观而模糊远去.......


江阴,与扬州、嘉定这些重镇比,不过是一座小小的要塞,全城仅九万多人。当年于二十四万清兵的大炮、强弩之下,在八十一天的血战中,阎应元与全城百姓同仇敌忾,击毙鞑靼七万五千余人,其中三位王爷、十八位大将。阎典史几乎使用了三十六计中的所有计谋,诈降、设伏、火攻、草人借箭、装神弄鬼、声东击西、夜袭敌营、城头楚歌,破城之日,阎应元身中数箭投水自尽,被清兵拉出水面后刺断胫骨令其下跪,他倒地后膝盖不弯直至气绝。有人统计,江阴小城,城内被屠者九万七千余人,城外被杀者七万五千余众,江阴遗民仅五十三人躲在寺观塔上保全了性命.......


英雄的人民,英雄的典史,鲜血浇灌的,便是江阴--无锡这片产生了这无数英雄的土地。历史真是惊人的巧合,360后,一位与阎典史同姓的学者来到了当年这片英雄的土地。他为我们带来的,是对历史的“全新的理解”(只举3条):


1、“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不能上纲上线。”

---我们没有上纲上线,上纲上线的是清朝统治者,我们只看到阎应元和江阴十万为“留发”而没有留下的人头.....


2、“清军入关更多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的某些局部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

---扬州十日,嘉定四屠,江阴“留发不留头”都是不可避免的,那么南京大屠杀也是“不可避免的”,连日本“皇军”也是这样想的。


3、“吴三桂要客观评价,毕竟他的开关行动减少了战争旷日持久带来的无辜平民的伤亡。”

---我认为这句无耻最甚,是否秦桧,汪精卫也应该“要客观评价”呢?切齿痛恨,如果前面两句还能用“学术争论”来掩饰,说出这句话的人请向中国人民,请向中国五千年来抵抗外敌入侵而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谢罪~~~


我同情阎崇年老先生被人掌掴,但我想扬州十日,嘉定四屠,江阴十万百姓更值得同情!我们牢记历史,不是为了宣扬民族仇恨,满族同胞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分子,是汉族的兄弟,但是并不能代表满族统治者在360年前滴血的屠刀还应该抹上一层“促进民族融合”的光环。尤其是当今,阎崇年比阎应元知名度应该大的多,不由得让人担心当年“十万人同心死义”远远不如现在“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的历史观更有市场,更深入百姓心中了。


阎崇年老先生是北京满学会的会长,也是历史学家,您可以坚持您的“全新历史观”,但您不能把你有选择的删除,粉饰,改变的清朝征服史,连同你的“全新历史观”,向很多不熟悉历史的中国百姓的灌输。如果这样做,又与参拜靖国神社并要求为甲级战犯翻案的“皇军”遗老的想法有什么区别??把“进入中国”写入中小学教科书的某国野心家有什么两样??


喜欢阎崇年先生讲历史的人还是很多的,但学术不是一家之言,大家解读明清这段历史的时候,请参考一些史料或者我们的历史课本。因为我害怕,若干年后,我的子女听了阎应元的同姓同乡大学者阎崇年的“讲坛”后会不会问我,为什么阎应元没有象吴三桂那样“促进民族融合,减少了战争旷日持久带来的无辜平民的伤亡。”而是愚蠢顽固地去“十万人同心死义”?


最后再用一颗公道心来说历史,阎崇年先生是满人,所以他绝对不是“汉奸”,他只是不太“公道”。360年前在江南进行这几次大屠杀的,也不全是八旗军队,很多都是几个满清亲王驱使的汉军走狗,他们才是地道的“汉奸”。真正的汉奸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不公道的历史学家呢?我们不会掌掴你,但希望你用一颗历史的良心来向普通百姓讲述历史,真正的学者绝对不会为个人的民族,宗教信仰,好恶来改变笔下的历史。


今夜,我想再为阎典史流泪,因为我尊重历史,我有一颗历史的良心。


二零零八十月八日凌晨2时

本文内容于 2008-10-8 15:26:25 被霹雳系列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