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关于汉奸阎崇年被打,不得不说的话[斑主已阅]

阎崇年被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各个论坛里的争论更是观点鲜明,火药味十足,我是支持动手一方的,阎的所作所为,其实是他咎由自取,活该的。

先看看阎的高论:

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不能上纲上线;文字狱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 清军入关更多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的某些局部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汉服不是最完美的服饰,也并不能体现什么民族精神;吴三桂要客观评价,毕竟他的开关行动减少了战争旷日持久带来的无辜平民的伤亡;玄烨是刘彻和李世民加起来都没法比的,因为他面临的环境比两人更艰巨。并且,比起汉武帝,康熙更有开拓之业,让中国人扬眉吐气;比起唐太宗,康熙更有包容之心,让中国人普天同庆。 ;禁海策和闭关令是有明显的进步意义的,因为这维持了意识形态的稳定;满清远迈汉唐,因为满清是中国人心灵深处的精神图腾;为什么我们不为曾经给我们作出如此巨大贡献的清十二帝表示出最起码的感恩之心呢?人是需要感恩的,不然就泯灭了人性的底线;有现场的听众问我,康熙到底是千古一帝还是甲级战犯?我对这类问题不愿赘述,公道自在人心。否则,如何解释近十年来我们传媒界对康熙大帝的由衷歌颂和深切追忆呢?每当回想他玉宇呈祥的61年岁月,一股暖流自然涌上心头。请你们放下成见,与我一同去感受;最近有一部《狼图腾》,的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满族上层的精明与强干;辛亥革命只是清王朝新政的延续;袁崇焕的精神固然可取,可敬,也可叹,但毕竟是站在狭隘民族的立场上作为的,他“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巨大勇气,也毕竟带有“泼胆汉”“痴心人”不识实务的迂腐……。

-----------------------------------------------------------------------------------------------------------

平心静气而论,我还是认为阎是很坏的。

阎之所以坏,重要一点是“他混淆了人类起码的正义、道德的概念”,“挑拨起了新的民族矛盾”。

其实,现在的满族人与汉族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是兄弟那种,毕竟大家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员。抗日战争中,有不少的满族青年也曾奋起反抗过日本侵略者,特别是在东北,涌现出了许多满族出身的抗日民族英雄……。我小时候身边就有许多满族朋友(咱老家就是哈尔滨的),他们往往也把岳飞作为民族英雄来看待,听刘兰芳的《说岳》,忠奸分明;而说到满清屠城,也没见到他们如何‘幸灾乐祸’过,就是说,我们的汉满等各民族,经过抗日战争已经形成了真正的和谐……。

(而且,我从来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满独’一说,我认为应该是‘友邻们’在挑拨离间,唯恐中国不乱罢了。)

可是,现在中国出了个阎崇年,他在做着网特们做不到的工作。

阎先生口中讲的是满清入关如何的好,吴三桂如何英明,袁崇焕如何不识时务,文字狱如何稳定社会……。简直是忠奸不分,黑白混淆,是非颠倒,名义上是重新认识历史,实际上是在'故意'混淆人们心目中固有的正义、道德、忠诚的概念,是在挑拨当前的汉满关系,看看坛子里的混乱局面就能猜出他的谬论在社会上造成了多大的恶劣影响:分裂民族,挑拨民族矛盾啊!

我个人甚至认为:如果阎是汉族,他肯定就是汉奸;如果阎是满族,他必定是满奸。

满汉今天的和谐来之不易,但这不能掩盖满清300多年前的种种暴行,更不能去美化它,而阎所做的,正是这些……。

所以,我要说,阎是个汉奸,那位义士,打得好!对于汉奸,难道不是人人可得而诛之么?

阎老年纪一大把了,但这不应成为他倚老卖老的资本;阎老有学问啊,但这不能成为他信口雌黄的依据。


想做汉奸还不容易,您老出书啊!

想出个名还不容易,您老裸奔啊!不过,七十好几的人了,且得悠着点,小心别闪了腰,伤了您老的叉腰肌。

本文内容于 2008-10-8 17:17:34 被草原铁鹰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