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节:第三十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三十二


吴志伟、韩大海二人带着部队在山铺附近渡过了沂河,又率全连钻山沟、进树林躲避着他们渡河两个小时后日军又重新派出的侦察机。当天的下午他们从安庄东南岔河附近涉过了沭河然后躲在一处林地里隐蔽休息。


在放出了几个潜伏哨兵后,韩大海又一次地召集了排以上的军官军官会议,当然林如水等五人也为列席者在座。


“弟兄们,韩大海扫视了众人略显疲惫的神色道:“我们过了沭河,离李家坡的隘口大约还有十来里地的山路,这是我们突围转移的最后一道封锁了。天黑后,我们向隘口运动,一会你们让各班排的弟兄们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各班派一个弟兄看好军马并喂点马料,两个小时后我们行动。”


韩大海说完后,发现众人都没出声仍目不转丁地望着他,于是,韩大海又笑笑地问道:“大伙有什么要问的吗?”


“韩长官,”戴云飞坐不住了问道:“两个小时后我们向隘口运动,那李家坡的隘口没有鬼子把守么?”


“那是沂蒙山外线的隘口,怎么会没有鬼子把守呢?韩大海道。


“那怎么你不给大家布置战斗任务,好让我们心里有数并早点准备啊!“王志刚也笑着说。


韩大海看看众人均一副疑惑不解并且等待下文的意思,只好说道:“我本不想过早地告诉你们,怕你们一会因为心情的激动和兴奋而休息不好。我现在可以告诉:一会天黑后在李家坡隘口山里面的附近有八路军第五大队接应我们,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的话,在我们撤退的最后一道隘口上有人替我们夺关守隘,我还布置什么任务?”


“哦?”整个人群中,包括吴志伟、林如水在内的所有军官无不惊讶之极!这八路军的五大队会在这里接应,什么时候定下来的事情?怎么能够确信?有没有把握?可靠不可靠?


见到众人更加疑惑的神态,韩大海在内心里喟叹了一句说道:“大家也许感到惊讶或者不相信,但这是真的。我在三个月前和王守义大哥在营地散步时———他当时刚刚担任八路军山东游击二支队第五大队的大队长,我们就商定了万一小鬼子不让咱们在沂蒙山过安生日子而来进攻时,我会带队伍沿我们转移走的路线转到李家坡,我让他带部队在此接应。所以我想: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他会在此接应并做好了掩护我们出山准备的。”


“我说韩老弟,三个多月前的承诺,现在能够肯定下来吗?再说,这八路军第五大队怎么会知道咱们昨天夜里被鬼子围攻?另外,他们的一个大队有没有把握把咱们安全地接应出去?”孙连仲的特派员姜生涛问。


“姜兄,”韩大海道:“我觉得没问题:第一、且不说王守义大哥生长在孔夫子出生的的鲁国,自古讲究信义承诺,就是现在作为炎黄子孙、同作为中国军人的郑重承诺,我认为他们一定会来的!第二、我们昨天连夜转移之前,我借着风势隐隐约约听到距离我们大约20多里处的正西方位置有一阵阵很响的爆炸断断续续地传过来,你们当时也都听到并有过疑惑是不是?这个过程差不多有两个小时!我到了甄家堹附近见到了鬼子的进攻部队的纵深布置才分析到一定是是该支队的四大队与鬼子外线部队打骚扰战、以延缓外线鬼子的合围。不久后,在我们运动了十几里地之后,你们都听见了咱们身后不知是哪支部队与追击我们的鬼子部队激烈交火,但我当时很清楚那是第二支队的六大队在掩护我们!


看来,整个八路军第二游击支队都在为了配合我们的转移而行动了起来、并且是统一地行动了起来!那么第五大队呢?他们驻在竖旗山,距离我们最远,去山里接应我们是不现实的,既不可能找到我们,又不能在鬼子的重兵之下对我们有所帮助,最好的接应只是在这山边的隘口处。另外,转移的路上一过了沂河我就注意李家坡方向的动静,还好,一路上没有听见枪炮声,这说明他们还没有与鬼子交上火,但没有和鬼子交上火并不说明他们没来接应我们,他们肯定会提前进来躲在隘口附近的某个地方等待我们并做好了夺占隘口掩护我们的准备。”


姜生涛见韩大海如此清楚地解释完后,立即脸上喜形于色地说道:“韩兄、不、韩老弟,我真服了你了!原来你在三个月前就埋下了这样一个伏笔,难怪一路上你能做到临危不惊、遇事不乱并能够从容镇定地指挥部队转危为安,冲破一个又一个鬼子的包围圈!”


姜生涛说完,不待别人谈论什么,韩大海古井不波地说道:“不敢,姜兄过誉了。三个月前我同八路军的约定,则必须取决与我们在鬼子的突然重兵包围和进攻之下能否安全地脱身这样一个前提,但是这个‘安全地脱身’,我们此刻也不敢确定!一路上我们躲过了一批又一批鬼子的围追、冲破了一道道的堵截,在当时都是突发事件,与三个月之前的约定毫无关系。这些个突发事件则是此次我们整个突围过程中的组成部分,是应该在意料之中的、无法避免的。弟兄们都清楚:我们全部的人马才勉强170人,现在只剩下150多人,这点力量在整个的突围过程中如果鬼子咬住了我们的尾巴并集结重兵,恐怕我们连一次进攻也顶不住就会全军覆灭!因此说:从脱离鬼子的包围追击、到撤至另一处比较安全———我是说暂时比较安全的一处藏身所在之前的整个过程中,我们必须要依靠自己的最大潜能,以至于我们靠自己的力量基本上完整地出现在八路军第五大队的面前时,我们才有资格得到他们的帮助。换言之,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记住一个原则:求人不如求自己!只有自己的力量让别人看得起的时候,才能得到别人主动的帮助!”


“散会后,”吴志伟见众人均让韩大海激发出了决然果断和抑制不住的兴奋情绪,笑笑道:“你们暂时不要把这个消息散布下去,好让弟兄们牢稳地打个盹,待集合以后宣布就可以了。到了与友军会合后,是否还需要咱们进行战斗以及怎样配合友军行动,再听副连长布置也不迟。”


十一月末的时辰,夜幕很早地拉下了它沉冷的面孔。五时十五分,韩大海叫来姜大岭道:“你脱下鬼子军服,步行带着黑虎去和王大哥他们接头,我让射击队五人在你身后的五十米之外掩护你以备万一,同时,我和吴长官带着全连距离你150米处听信。一路小心,行动!”


姜大岭同射击队的五人先后拉开了一段距离步行离开后,韩大海集合了全连队伍。在夜色中,韩大海见全连150多人牵着战马静静地列队伫立,沉静的面孔保持着一种安稳、镇定、从容不迫和蓄势待发的神态,心里蓦然间浮起了一种感动的热流!


“多么好的官兵们!经历了数次生生死死的淬炼,真把他们变成了铁打的金刚和韧性与意志融为一体的最优秀的军人!”他想。


“弟兄们,”韩大海低沉地说完后又庄重地敬了个军礼然后道:“前面不到10里处就是沂蒙山的最后一个隘口———李家坡,我们冲过这个隘口,基本上就脱离了鬼子的重兵追击和围堵。下面我命令:一、全体官兵套上马蹄牵马迅速向右前方———李家坡隘口处运动接近,去与来接应我们的八路军第五大队会和,然后根据情况通过隘口。行进的过程中一排打头、三、四排和连部居中,二排和射击队断后。


二、如果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们没有与第五大队接上头,那么我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打出去!这样的话,吴长官带领一、二、三、四排的炮手取下全部的迫击炮、掷弹筒在距离隘口一百米处做好炮击准备,四个排的步枪手和射击队的一小队加上工兵组共70余人由我带领沿山隘口两侧的峭壁或陡坡趁黑攀上去接近隘口,一旦进入攻击阵地一起向鬼子的驻兵处用手榴弹和轻机枪攻击敌人并给连里的炮火指示隘口深处鬼子的方位,待全连的所有火力一起急袭三分钟后,迫击炮和平射炮立即上马背,我带着步兵用机枪和手榴弹、必要的时候用刺刀猛冲一下占据隘口。我占据隘口后马上打出白色的信号弹,然后吴连长带着马队迅速通过隘口。在这整个的过程中,射击队的二、三小队由刘刚带领除了在战斗中定点清除鬼子的火力点之外,全连通过隘口时你们在最后警戒并掩护,以防后面的大队鬼子提前追上来,同时郑少海的工兵组在夺取隘口后到后面布雷也由你们掩护。把你们的战马留下来,一旦工兵组最后撤下来后你们骑着马赶上部队!


另外,连部人员包括林大哥等兄弟由司务长指挥负责照看马匹、伤员和我们的家当迅速撤离。大家明白么?”


“明白!”吴志伟、刘飞以及各排级指挥官们一起低沉地迎合了一声后,韩大海看看夜光表又道:“两种可能无论哪样,我们必须在接近隘口后的半个小时内完成通过隘口的行动。我们在出铺的断桥会给小鬼子的大队追击耽误两个小时的路程,在峭壁上让鬼子的飞机轰炸他们的中队也会给他们造成两个小时的迟缓。但我们在这里休息了三个小时,所以后面的鬼子大队如果马不停蹄、一鼓作气地追下来,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摆脱他们。因此,我们无论能不能冲过隘口或者怎样地冲过隘口,都必须要和后面的鬼子大队保持一个小时的距离。全体行动!”


也就在吴、韩二人带着部队步行运动的二十分钟后,姜大岭在距离出发地约六里地之处终于见到了带领着一个连兵力拉开了横向距离焦急等候的王守义!


“我说大岭,”在一阵紧紧的拥抱之后,王守义拍拍他儿时的伙伴道:“你一个人带着一条狗却学起了两声狼嚎,能看见的人还不一眼瞅出了破绽?”


“都是你以前一去俺的山脚下就学着狼叫唤才让俺想出的法子!”姜大岭笑着道:“俺这次和你接头,黑灯瞎火的,不学着狼叫唤咋能找到你?”


这时后面跟上来的五名射击队的士兵一起向王守义等八路军众人打招呼,但到了跟前他们身上的日军服装让才看清楚的众人吓了一跳!姜大岭连忙解释道:“都怪俺见了你们一时高兴,忘了告诉你们,俺们全连的弟兄都穿着鬼子的军装还戴着钢盔,要不然也跑不出来!”说完他让射击队的三人回去报信。


三分钟后,吴志伟、韩大海带着全连官兵在同日军激战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在沂蒙山的边缘与这支中国同胞的友军会合了!双方各自的众官兵在内心里的激动和振奋是无法言喻的,尽管他们此刻仍是在日军的重兵包围之下!


待、吴志伟、韩大海在王守义的介绍下与五大队二连长朱涛和指导员孙铁军握手后,韩大海扭头问王守义:“王大哥,时间紧迫,你先说说五大队的兵力布置以及隘口上鬼子的守卫情况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