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资本控制论及应对金融危机的危坝理论

此次美国次贷危机日益蔓延深入.本文仅以此探讨由此而感的理论已经对中国参与挽救国际金融危机的措施.


一,由美国金融危机对资本核心功能的理论分析

资本的核心功能是什么?有人说增殖.说私有资本通过生产领域对工人进行了剥削,说资本的本质就是追逐利润,说"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敢于践踏一切的人间法律。"说资本通过积累,扩大经营,形成经营优势.似乎这一切都显示了资本追逐利润,增殖自身的"唯一目的"!

但事实是这样么?

资本的贪婪性,造就资本主义一次次的金融危机,资本在追逐利润中毁灭了自己;在自我增殖过程中自我消亡. 市场欣欣向荣时,资本似乎的确把增殖作为其唯一的目标和功能.但是在每次危机中,资本的核心目的是追求所依附的金融实体的生存.只要不破产倒闭,哪怕损失90%的资本.这里,资本的所谓核心功能随市场变化而变化,可以说,增殖并不是资本真正的核心功能.增殖只是有条件下的主要目的,在其他条件下,他的这个目的就成为次要.因此真正的资本的核心功能和核心目的不是增殖.而必须是一个在任何条件下"通用"的存在.

这里做一个举例:假设一个理论及理想环境下,2个各100亿单元的资本,在同一市场自由竞争.这个市场仅有他们2个资本主体,因为竞争的因素或者危机的原因,一个资本彻底破产,而另一个资本损失95%的资本量后生存下来.我们看到了一个结果,这个生存下来的资本,仅用5亿单元资本就完成了对全部市场的占有和控制.在这个资本为100亿单元时他的占有和控制市场的能力不及只生存5亿的他!哪个是胜利和成功的资本?-----毫无疑问的.

于是是否有人要说,资本的核心功能是垄断?但是我要问,垄断为了什么?在没有形成垄断的资本,资本不存在么?-----即便在不垄断的环境下,资本亦存在.因此,资本的垄断仍旧不是其核心功能.

资本的核心功能就是-------控制!

资本对市场的控制欲望造就了必然的垄断企图;

资本对人的控制,造就了剥削和劳动以财富形式的积累;

资本对其他资本的控制,造就了资本间的天然对立,他们通过彼此竞争吞并从而扩大自己.

资本对国家社会的控制,造就了当今不同类型的社会形态,资本主义\社会主义..........

资本通过自己对自己的控制,实现了所有控制的基础----资本自己确保了自己的存在!


资本自己确保自己的存在,是资本实现控制功能的基础,就如人确保自己的存在是人自我发展的基础一样.资本如何确保自己的存在?答案是:资本通过控制自我,来实现自我存在.

我们看,今天资本主义社会,金融的发展及其实践,日益远离资本核心功能的要求.浅显的只盯住了增殖的功能.而忘却了控制的核心功能要求,对冲基金在东南亚\俄罗斯,为了增殖而不是去控制,大肆的通过别国金融体系漏洞进行破坏.金融衍生品市场,虚拟的帐面交易,增殖的幻觉已经彻底将"控制"忘却云端.而石油金属粮食等商品市场,已经没有了控制,只剩下操纵.服从与增殖目的,资本对自己进行了玩弄,这种玩弄不再将控制放在核心地位,不再将自己的存在视为一切的基础,而是对控制的核心功能进行了嘲讽.自己在玩弄自己,自己在操纵自己.于是当灭顶的危机必然来临的时候,每个人都认为资本的存在是侥幸的.但是谁又理会这种失败是放弃自己控制的核心功能的必然呢?!

当失败必然来临,我们看,最终西方的央行都来救市了,资本的狂妄,最终必须用那些自我控制而存在的资本本身来挽救.

资本控制功能的核心地位,意味资本的一切的实践的检验的标准,以资本的控制能力的增幅来确定资本实践的成功与否.即使帐面发生损失,但是控制的程度和幅度都得以加强,那么实践就是正确的.


资本必然以控制为核心功能.这个功能的基本出发就是资本通过控制自我,实现存在的基础,实现外化控制的基础.以此,那些风险控制,发展策略,经营制度以他为核心内容,利用资本所在的实体进行外化控制.

忘却和忽视控制的核心功能,资本就失去自我的理性.失却了自己的存在本质."资本控制" 就是资本的本质.失去本质的资本,不是在过程中自我狂妄中发疯,就是最终走向必然的死亡深渊.

有人说,资本死与人的贪婪.但是今天人是异化的人,物化的人.人只是反映了资本的意志.人的意志只是资本的意志外化反映,人的狂妄只是资本失去本质的狂妄的外化. 资本的死亡,是资本本身作为世界主人的必然性.资本避免死亡的唯一,是人摆脱异化的地位,成为资本的主人.那么人就可以跳出资本的非理性,以人的非物化的必然理性赋予资本与理性的回归.资本的自我控制,是需要脱离异化的人的理性的自觉.当人成为主人,他就有能力将控制自己的理性赋予资本.使资本不脱离自己的本质,而走入歧途.


资本控制世界基于资本控制自我;而资本控制自我基于人自我控制的理性自觉;而人基于自我控制的理性自觉,需要人摆脱物化,成为资本的主人.这里巨大的矛盾将与资本共存.但是认识控制本身的绝对重要性.是资本获得胜利的唯一途径.是资本在危机中侥幸幸存走向理性存在的必然.


资本控制---不意味实践中的控股,而是在实践中,资本的影响力\资本的话语权\资本的标准\资本的参与程度,这些具体的实践形式程度都表现了资本控制的进步程度.




二,中国挽救金融危机的危坝理论

最近,美国终于批准了7000亿的救市计划.而一夜间,世界舆论在喊,中国也要出钱.大家疑惑.中国到底救不救美国,出不出钱,是否出,出多少?


我们探讨前这个问题前,先把世界金融体系作一个模型---危坝模型.世界金融体系以往一直是美国控制的,虽然其他国家不同程度参与,但是主体结构是美国控制中,而且本次危机现实,美国金融系统的危机蔓延,是世界的灾难.我们看到美国的金融体系就如一个巨大的蓄满水的水坝,而其他国家则是水坝下游的一户户居民.当水坝优质,水也充份的时候,水坝水多,由水坝流出的水也惠及下游居民.但是今天水坝结构出问题了,水坝坝体出现了若干裂缝和孔洞.大量的水不断由此下泻,而切坝体越来越多的出现孔洞和裂缝.那么这个时候下游的居民该如何办?

美国人是大坝的主人,今天美国人面对这个危坝,他们采取不断的措施去堵窟窿填裂缝.但是似乎他们力有不足,要下游居民一起出资来补.居民如何办?

事实显示:今天这个大坝如果最终崩溃,其所蓄之水下泻必然使下游所有居民遭灭顶之灾.大坝当然不能垮.大坝垮了,整个世界金融体系以全面崩溃结束.中国这个居民的家虽然表面处于地势最高的地方,但是考虑到1万多亿外汇储备,以及一半以上对外贸易依赖度,这个地势绝对在大坝崩溃的洪水水位以下.所以美国的危坝不能垮.这是所有的实践的前提.即使中国的居住地势高与大坝垮掉的洪水水位以上,中国也不能让大坝垮掉,因为其他居民都在洪水水位以下,如果大坝垮了,其他居民将随洪水而却,中国独存,但丧失了其他的全部的外部环境.在宏观上,这种得利不具备战略及长远的自身利益.因此这个危坝可以垮的唯一前提,是中国必须在之后形成的洪水水位以上,而且其他大多数居民也必须在这个水位之上.大坝垮掉才对中国有意义.因此根据这个水坝的危机程度,与现实.中国必须阻止大坝垮掉.另一方面,中国如果不参与救市,即使大坝最终没垮,在道义上,中国失去了世界范围的展现机会.在政治上是失分的.中国1万多亿外汇储备,几年来无所作为,也由于美圆贬值导致实际购买力20%以上的损失,也就是说,无所作为本身也是损失,有所作为,是有可能损失,有可能得利.那么为什么不有所作为,而坐看随危机深入美圆继续贬值的必然损失呢?!

站在中国自身的利益上,不让大坝崩溃是我们面对危机的底线.但是底线之上.如果操作,却也有讲究.到底中国是出全力,帮美国所有窟窿和裂缝都补好,让大坝恢复如初?还是消极回避,能少补就少补?

这个度的标准,到底是消极应对还是积极主动,我们要维护的是底线.既不让坝先垮.但是满足了不让坝先垮,站在中国自身利益上,让坝体在不垮的前提下,继续不断漏水,是对中国有利的.有利在2个方面,首先大坝危而不垮,大坝的所有人--美国必然焦急万分.那么他要求中国去补坝的出资,必然需要自身提供足够优质的回报才能吸引中国,如果中国一心补全了大坝.那么按美国的性格,必然将大量劣质资产卖给中国.而按照美国在金融领域的绝对地位,以及之前我的资本控制论观点,美国不会将足够的资源让你进行控制.因此500亿的参与,获得的额外控制进展,似乎可能比出2000亿换回的更多.因此拖延,一点点步,反而可能获得更好的交换,获得更大的控制资源.另一方面.大坝在不断泻水,导致下游居民地势较低的危机日益扩大,如果中国快速完全的对大坝进行了修补,那么泻水停止,下游其他居民危机停止,也就是说,在危机中,其他居民的相关资产不断因为大坝泻水而不断贬值,保持大坝泻水,可以不断导致某些居民的资产不断贬值,因此从其他居民廉价的获得资源,获得更进步的资本控制,同样有巨大机会.

于是我们看,危机中的机遇中,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大坝所有人,一个是下游地势低的居民.当大坝成为危坝,大坝所有人会廉价出售资产来补大坝漏洞.而大坝的漏水又导致下游地势低居民资产不合理贬值.那么这2个机会就摆在中国面前.我们主攻哪个?!

结论是中国在此次危机中的主要机遇来自与下游居民.证明如下;

首先之前我们证明了,必须保持危坝不垮但仍旧是危坝,这种最低限度,才能促使大坝主人因为资金紧缺,而更有可能出售最优质,最能增加中国资本控制程度的资源,同时保持危坝危而不垮,才能实现下游低洼居民资源的贬值最大化.因此保持维修大坝资金的适度投入决定了中国资本不可能大规模进入美国战场.

其次,美国作为世界金融的决定力量,至今没有迹象显示他们已经丧失了原有地位.那么作为这个市场的绝对力量的存在,他凭什么放弃和降低自我资本的控制?也就是说获得同样的控制程度,所消耗的绝对资本量,在美国市场和其他市场是不同的.你在美国投1000亿买到的有效资源,与我们在其他市场买到的资源.由于美国的绝对力量的现实,决定了相同资本在美国外市场效率的更优性.

其三,我们看之前论述的大坝垮掉的前提---既在中国地势在坝垮洪水水位之上,以及大部分下游居民都在洪水水位之上的前提.那么现实如何实现这种可能,一是居民提高房基,提高居住地势既发展;二是降低大坝蓄水水位.通过正常泻洪,或者索性利用大坝危坝不垮的现实,不断从漏洞中泻水,一增一减,最终形成所蓄水随坝垮后对大部分居民不没顶,那么大坝垮成立.


因此我们看,中国参与挽救国际金融危机,主战场不在美国,而在其他市场中.在美国力量绝对强大的前提下,必须采取农村包围城市,周边包围核心的战略.在欧洲,在亚洲,在非洲,在大洋洲,南美洲展开主要战场.次要战场在美国,适度适量适时投入资本进入美国,阻止美国金融大坝垮掉,是实现主战场战略展开的前提.投入美国的资源以不让大坝垮掉为唯一目的,并以此寻找机会扩大资本控制的加深.而投入资本的主力,通过大坝危机的持续,有效降低其他市场资源的购买成本,并创造购买机会.并实现中国资本的战略展开, 增加中国在国际资本市场,金融市场的话语权,影响力,参与范围及参与深度----既增加资本的控制程度.提高自己国家及购买国资本的地势.逐步创造大坝崩溃的前提实现.


在此,必须关注两点:

一,我文章开篇就论述资本的核心功能--控制.也就是说,如果资本实现的控制的增加,即便资本总额从1万亿降低到8000亿,也是胜利.中国如何应用资本,不一定非要限定资本总额的保值升值,而在于探讨资本控制度是否得到提高.

二, 由于把救援金融危机的主战场放在美国之外,是美国外的广阔的市场中,那么救援行动就不仅仅是简单的经济行为,也是伴随国家发展战略的外交战略.也就是说必须系统的,作为外交战略的一部分,展开主战场战役部署.既执行战役的主体不仅是央行是财政部,还有国务院外交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