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一四章 惨胜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那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以前放走的士徽,他可能已经发现高宇了,藏在中军不敢往前走,可打了这么一大会,他的中军已经有很多调到前面围剿高宇和邢道荣了,而后军还在那里未动,不断的调兵包围高宇导致现在围在他身边的士兵已经不多了,如果从空中看的话,他现在的军阵就是一个葫芦形,他处在葫芦最细的地方,可以这么说,他的整个军阵是铜头铁尾麻杆腰,他的中军看似被防卫的最强,其实是最弱的地方。我一看机不可失,领军拦腰直冲他的中军,嘴里同时高呼:

“士徽,你看小爷我是谁?”

边喊边冲,我带头就杀进了士徽的中军,这一动手,和吕蒙、甘宁等手下一比,才发觉士徽的兵丁的士兵差的太远了,怪不得士徽以前说他的人若人数相等的话,连山贼也剿灭不了。在我带着这些人的强力冲击下,士徽的中军比纸糊的好不了多少,一阵大乱,眨眼间我就杀到了士徽面前,士徽想拨马逃跑是已经来不及了,句突几只箭已经在他的马前马左马右插在了那里,沙摩柯刚一瞪眼,士徽马上脸色变了,很干脆的甩蹬离鞍,跳下马来,双膝扑通一跪,磕起头来。

“赵公子,少总洞主,饶命,我士徽有眼无珠,不知是您驾到,……”

这家伙,倒是滑头的很,不过他这一手把他周围的也镇住了,他旁边的那些亲兵也有上次见过我们的,看看沙摩柯的大狼牙棒,也扑通扑通跟着士徽跪在那里磕头让我们饶命,不认识那些一看这架势,也知道我们不好惹了,也纷纷跪地投降。胡驹也不言语,踱到士徽面前,用他的大脚丫在士徽面前踩了踩,脚尖一指还在那边厮杀的高宇他们。士徽马上明白了,赶忙爬起来,忙不迭的爬起来,高声喊道:

“鸣金收兵,鸣金收兵。”

镗朗朗,镗朗朗,锣声响了,士徽的队伍撤了下来,在士徽的命令下放下武器全部投降了。就这样,一场大战竟然戏剧般的结束了。清点一下人数,我们成建制总共完整俘虏了士徽一万五千人,士徽已经在高宇、邢道荣的战斗中伤亡了五千人。我们那边,邢道荣参战的浮屠军总共二千多人,现在就剩八百多人了,高宇率领的武溪飞军和陷阵营的混合兵一千多人还剩不到一千了。这也真悬啊,要是再打一天,他俩就得全军覆没了。我来到邢道荣面前,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邢师傅,苦了你们了。”

邢道荣听我这么一说,悲伤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阿弥陀佛,公子,你终于明悟你是谁了?师兄弟们死的其所啊。”

我很纳闷。

“我是赵统啊。我非常感谢这些兄弟对我们的支持啊。”

邢道荣微微一笑。

“对,你是赵统。不过道容有一请求,你以后直接叫我名号道荣即可,师傅的称号我可在你面前不敢称。另外,道荣有一请求,还望公子能应允。

“尽管说来。”

“道荣请公子与我一起去给那些死去的师兄弟超度一番,不知可否?”

“可我也不会念往生咒啊。”

邢道荣脸色一喜,眼睛放光,看我的直发毛。

“往生咒?对,以后超度亡人的经就叫往生咒。阿弥陀佛。”

说完,就拉着我去超度那些战死的浮屠军去了。念完经,高宇那边伤员和死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我们日常训练中的战场急救训练现在管了用,那些花似的护理女兵在伤员中穿梭,看看他们美丽的身影,那些伤员也似乎疼痛减轻了好多,一个个脸上带上了微笑。

士徽是第二次做我们的俘虏了,很是有经验和觉悟,还没等我们说,就已经让那些百夫长以上的军官集中了起来,单独让我们的人看守,并且上交了每人的家庭联系方式,确定了每个人缴纳赎金的数额,唉,真是让我们省力啊。指挥着这些俘虏搬运了他们的粮草,掩埋了战死者,又重新收拾了一个大营,安顿下来,那边传令兵也给我们带来了庞统师叔的消息,他们也是在苦苦支撑之时,张苞、张嶷带着黄盖到了他那里,黄盖出现在两军阵前,那黄氏家族的人一看黄盖来了,就停止了攻击,派出了代表与黄盖接触,当知道黄盖也已被俘,那些黄盖麾下的零陵子弟已经全部被俘,知道在外无援兵的情况下,而武夷蛮的援兵还在不断开来,而且张苞等人也已经赶到这里,已经不可能打赢了,在得到庞统师叔承诺他们降后肯定安全的保证下也都放下武器投降了。至此此次战役,历时近月,我们诱陈全生力军尽出,远离老窝,张嶷趁势袭破其老巢。再利用其各洞面和心不合,难以与陈全一心一意的缺点,沙摩柯威慑零陵蛮各洞,加剧各洞与陈全的离心,猛将为箭头,猛攻陈全,擒贼擒王,逼降各洞。本来就预备了了一桌客人的饭菜,结果来了两桌客人,我们只能硬撑,对待不请自来的吴军也是利用精兵破其将,分话敌军,分而割之,形成局部优势力量,消灭一部分,迫降加诱降敌军,而士徽的部队则利用前次牂柯郡之战的余威,夺其军心,吓降敌军。全部战役武溪飞军和陷阵营老兵参战者五千,生还者三千余人,浮屠军参战者三千,生还者一千余人,武陵蛮兵参战者八千,生还者五千余人。零陵蛮参战者近三千人,最后仅余八百多人,观破敌数经过盘点,共破陈全三万五千人,黄盖、步骘一万人,士徽二万人,黄氏族兵五千余人,最后收降敌军共四万五千人,单从数据上算,我们是大胜,但五溪飞军已经大大伤筋动骨,需要再次招兵买马才能恢复元气了。浮屠军更是几乎精锐尽失,要知道能及时赶到灌阳参战的无不是浮屠军中的精壮者,羊泰的零陵蛮更是家家挂孝户户哀声。应该说此次战役赢的有点侥幸,要是陈全他们和吴军等团结一致,紧靠着四比一的兵力优势死战我们的话,最后先抵不住的肯定是我们。

看来必须在这里休整了,庞统师叔写信告知了郝普这里大战的结果,并且说明了我们需要在此休整,郝普一点意见也没有,并且亲自带队来到这里和我们一起处理善后工作。单单说说我和邢道荣,趁着这短暂的休息,我和邢道荣在灌阳以北,靠近海洋山的地方找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起了一座塔林,安葬了那些死去的浮屠信众,并在塔林旁和那些陆续赶来的信众盖了一座供奉浮屠的寺庙,由一些此次战役的伤者和部分情愿留在此地照顾伤者并且想在此传播浮屠教义的信众管理此处,我又买了周围的一些田产送与这些人作为他们生活的来源,郝普看我的面子还亲自书写了建庙的碑文,明令周围百姓不得欺凌该庙宇。喜的邢道荣脸上开了花,直念阿弥陀佛。不过我也叮嘱邢道荣一定要好好约束这些人,不得滋事生非,欺凌百姓,否则我必取回此处庙产,赶走这些人。邢道荣也是答应的忙不迭,一个劲的让我放心。

经过我的提议,最后庞统师叔和郝普拍板,零陵蛮从族别上依旧受武陵蛮领导,但依然向零陵郡上交税赋。黄氏宗族上层以及参加叛乱的各洞洞主迁到零陵城居住,全州、兴安。等地的零陵蛮和当地汉民混杂而居,鼓励相互通婚,税赋平等,并且采用了武陵蛮的民兵联防制,防止外来的吴军或其他蛮夷入侵。我也把济世堂分店开到了全州、兴安等地,部分可在此地加工的产品很快就会在此设立作坊,某些不能在此地生产的那些货物则沿湘江逆流而上达到此处贩卖。那些吴军和士徽的兵卒除了一些将领交够足额的赎金可以放回外,那些士兵我可没有放走,零陵连年征战,人丁损失太大,都出现无人种田的地步了,现在人口可是稀罕物,特别是能当兵的精壮。我宣布凡是在此地娶妻生子或者迁移家小来此处的,均可获得自由,在当地领取一定的田地生活,除了缴纳比当地人略多的税赋作为赔偿金外,其余和当地人一样待遇。若不愿如此宁折不屈的统统发配给我干活,给那些死去的兵丁家属挣生活费,一个铜钱也不能留给自己。在这乱世情况下,哪个不盼望着能有个稳定的生活,这一宣布,绝大多数都同意在此安家落户了,步骘再想弄他们走,那可就难了。最后,在庞统师叔的暗示下,郝普装着没看见,所有当地人发誓绝对保证济世堂的安全,保卫自己的家园,并且送了信物给我,以祖宗的名义发誓,见信物召唤,必定全部全力以赴。我也当中发誓绝不滥用此信任去做伤天害理之事。黄盖本来就和庞统师叔熟,这次接触和我成了忘年交,他自感已没有几年活头了,看我好学,也传授了我很多他历年征战的经验教训以及水军的作战方式等等。对于步骘那次要射他的事,他也看的开了,没有再和步骘计较。

我们又从现在的精壮之士中挑选了五千兵丁,扩大了武溪飞军的编制,不过这次顶的是武溪飞军的名,但军士就不仅仅是五溪蛮人了,也有很多汉人、零陵蛮加入了。边休整边开始了艰苦的训练,这又是高宇和张嶷乐意干的事了,一时间当地又是鸡飞狗跳,当兵的提心吊胆,但没有扰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