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女生:用肉体交易换来一次工作机会



一株梨花压海棠



(本文以女主人公第一人称描述)

现实总是很无奈,一个人来到北京闯荡的我,感觉更加无奈,08年全球经济大滑坡,我也非常不幸地遭遇到了失业的窘境,废了很多周章,下了不少功夫,还是没有能够找到一份稍微合适的工作,都快一年时间了,我的生活渐渐捉襟见肘,实在尴尬,却又无从诉说。上次的那场面试让我蒙受了奇耻大辱,面试官居然给我提出了以性为交换的工作机会,被我当场拒绝了,毫无疑问,我的做法是对的,但是事后没过多久,我又隐隐然有些后悔,为什么呢,因为我马上就快没钱吃饭了,我的家境并不好,父母是支援不了我的,找朋友借也不是长久之计,再说了,经过这近一年的失业挫折,我实在没有任何信心了,我真的不知道还要过多久,我才能够找到一份哪怕很凑合的工作。你知道吗,那个被我一口拒绝的交易,那个工作机会毕竟还是很诱人的,薪水待遇比我预期的还要高出,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真的有点鄙视自己,鄙视自己为什么会有一丝后悔,难道我真的应该向生活妥协,接受那个男面试官的提议,和他完成苟且之事,然后堂而皇之地去上班去就业?我陷入了深思。


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甚至都可以理解那些身为妓女的女人们,她们也许也是因为生活的窘境,她们也是迫于无奈,她们毕竟还要继续生存下去,当一个人快要没有饭吃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已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就是赶紧找钱活下去。


那么,我能够回头吗,我可以再回去找那个面试官答应他当初的提议吗,我真的有那样的勇气放下尊严成全那场交易吗,我如果真的这么做了我将来真的不会后悔吗……很多很多的事情我都很不确定,我觉得很痛苦,但我今晚一个人吃着一元钱的大饼,还思考着下三个月的房租该从哪儿出的时候,我感觉更加痛苦,天哪,一个人活着为什么这么难呢,我只是一个女人,我只想凭借自己的努力生活下去,就这么点希望,却在这个非常时期变得那么的不可企指。


最后,为了生存,我决定不择手段,我决定找到当初的那个面试官,答应他的要求,争取得到那份工作。我拨通了那家公司的总机电话,我转到了人事部,我找到了他,他接听了电话,我通报了自己的姓名,我支支吾吾地想要暗示一些东西,也不知道他是否听懂了,最后他只说要我等他消息就挂掉了电话。


接下去的日子里,我就像是一个身在大内深宫的妃子一样,每一天都在等待“皇上”的临幸,等待电话铃声的召唤。其实,这段时间我也并没有放弃任何一次面试的机会,我还在努力地尝试着找到另外一份工作,然而等来的统统都是保险公司的招聘电话,我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些保险公司的人会得到我的电话号码,难道是我投递简历的人才网站出卖了我的个人信息,如果真是那样,我真的很想对这几个招聘网站说一句:去你 妈的。


终于在3天后的一个周末时间,我接到了那个面试官的电话,他还是那么一副一本正经的声音,我听着觉得有点恶心,我也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恶心,我觉得这整件事都透着一股恶心,但是没有办法,我还是记录下了他给出的时间和地点,我按时如约了。


整个肉体交易工程是很龌龊的,我毫无快感可言,他也始终一言不发,但是我知道他一定还是很爽的,因为,他在结束的时候告诉我,这份工作是我的了,叫我下周二上午9点带齐证件去公司报道。我很诧异,真的很诧异,诧异于他在公司里的权利,他一个人就可以决定我的进出,好像根本不需要和公司其他人商议,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起身离开之后,身上觉得很不痛快,可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毕竟经后的生活还是有些着落了。


周二上午我上班了,手续很简单,都是由他一手经办的,工资待遇也是按照当初的约定执行的,他那天在宾馆里曾叮嘱过我,叫我守口如瓶,否则后果自负,因为他不会承认任何私下的交易,我答应了他,我也不得不答应。接下去的日子里,一切相安无事,他也没有再骚扰过我,我们还像普通同事一样,偶尔也会说说笑笑,我肯定觉得有些异样,但是看他却是演技娴熟,我只得苦笑一下,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