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誓 第一章 法国岁月 15 林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2/


15 林彬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在任何时候都会充满着神奇,任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两人会以这样一种的方式再次的见面,尽管已经相隔了很长的时间。另一点让陈剑启感到意外的是,因为父亲陈启南曾经说过一句话,那就是他和王学志将会再次的见面,而今天这个不能说是预言的预言就这样实现了,但不知道其他的呢?也许他们就正在发生吧。

陈剑启一直想问王学志一个问题,可是却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所以这话就一直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当他和王学志在一起的时候,王学志明显的能感觉到那种欲言又止的心情,所以主动的向陈剑启表明了内心的态度。

“启明。”王学志叫的是陈剑启的字。“我看出来你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陈剑启不置可否:“确实是,你能来到这里我很高兴,但是为什么你要来这里?这些日子,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因为你所说的原因来到这里。那是为什么?”陈剑启终于把憋在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最近和王学志相处的日子,他渐渐的发现,王学志并不是因为当初所说的原因而来,但究竟是什么,却不得而知了,所有有了刚才的那么一问。

王学志笑了笑说:“没想到,终究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听这话,陈剑启心里一惊,脸上的表情暴露无遗。王学志又笑:“其实,也没什么,我来这里的原因是一人所托。”“一人所托?”陈剑启有些惊异。“正是。”王学志点点头。“而且这个人你认识。”“我认识?”陈剑启仔细的回想,却没有一丝的头绪。所托?认识?任凭是挠破了头皮,也是想不出来。“学志,你别卖关子了,倒是告诉我这人到底是谁?”“这个……”王学志有些犹豫。“正是令尊大人。”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陈剑启是惊讶的,但是转念倒释怀了,首先联想到的是陈启南的身份,另外的是还有就是无尽的父爱,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为自己未来的发展在铺路。来到巴耶也是他的决定,陈剑启这个时候倒是相信那句话了,父亲走时给自己的那封信上所说,我会在旁边一直看着你。

“他还有没有说别的?”陈剑启追问道。

“这倒是没有,对了,来之前我受令尊的委托,去了趟蒙达尼。”

“你去蒙达尼?”

“对。去见了你一位好友。”

“谁?”

“蔡和森。”

“林彬。林彬最近如何?”陈剑启听到有好友的消息,心中甚是激动。

“我到的时候是三月底,当时他已经抱病在家休养,正在家中拿着一本法华字典看各种各样的书记,大多数都是关于社会主义的书籍。真是佩服他啊!想想现在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对了,在临走的时候,他还提起了你。我说你,有没有给他去封信之类的?”

“这个……”说来有些惭愧,陈剑启到现在还没有给人家去封信,这倒不是他不想寄,而是他确实是不知道好友所在的位置在哪里。今天算是终于知道了。“我写,我写,快告诉我地址。”

王学志一把按住了陈剑启:“我都告诉你地址了,你还要写信吗?”这话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陈剑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这是让自己去蒙达尼一趟啊。好久没看到好友了,好友抱病休养,真的是想念啊!向老师告了个假,王学志和陈剑启就奔向了蒙达尼,不过在走之前,徐万平找到了他们两个,吵着也要跟着一起去,没办法,两人只好眉头一皱,带上了这个两人心中所嘀咕的“累赘”。

三人一行在王学志的带领下,来到了法国的一个小县城蒙达尼。

“就是这里了。”这是在蒙达尼公学附近的一处房子,王学志走到门前敲了敲,从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来了。”听见脚步声距离逐渐的拉近,门就这样打开了。“谁啊?”开门的人一边开门一边问。打开门以后,看了看外面站着的人,惊讶道:“启明!”“俊贤!”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向警予向大姐。

“快请进,快请进!”向大姐赶紧闪身将三人让了进来。

“原来,你们认识啊!”王学志的表情颇为惊讶。陈剑启笑道:“林彬和俊贤可是同一天到的法国,我认识可不足为奇喔。”“这倒是。”

“启明,你们怎么来了?”向大姐很是关心的问。提到这个,陈剑启有些不好意思了,但还是说:“自从巴黎一别,便失去了你们的消息,学志那日告知了你们的消息,我心急于朋友,便让学志拉着我一起来了。”

“我们也是。按这个道理来说,应该多谢谢学志了。”向大姐的夸奖,让王学志挠挠头在那里傻笑。

“俊贤啊!谁来了!”陈剑启一下就听出了蔡和森的声音,还没等向大姐回答,便喊到:“林彬,小弟启明是也。”“启明!”听得出那个声音是非常的激动。听到是陈剑启来了,还在里屋半躺在床上翻看书籍的蔡和森,穿上鞋,披上了一件衣服就走了出来。向警予快步走上前去,扶住了还有些许病色的蔡和森。

陈剑启几人也赶紧跟了上去,陈剑启一把拉住了蔡和森伸出的右手,“林彬,这些日子还好吗?”“还好!还好!”蔡和森的脸上还是没有多少的红色。“这病好些了吗?”“没事儿了!没事儿了!过些天就好了。”可以看得出他的病情并不是他所想的那么乐观。“快进来吧!”蔡和森招呼着远道来的朋友。“警予啊!快去倒水。”向警予应了一声就去忙活了。

“听小弟一句话,这有病就不能拖着,听学志说你还在抱病看书,翻译。有些时候不要硬撑着啊!”陈剑启看着靠在床边上,脸色还有些发白的蔡和森说。“你看这不是正好有时间来自己学习,提高一下自己嘛。所以……”“那你也要注意身体啊!”端着水进来的向警予插话道。“林彬就是这样,一看起书来,有时候连饭都不吃了,你们可要多说说他。要不这身体……。”向警予的脸上露出了极为关切的表情。“林彬,俊贤说的对,你是要多注意身体啊!”陈剑启支持了一下向警予的看法。蔡和森点头称是。

“林彬,说你在翻译一些社会主义的书籍,能拿来给我看看吗?”陈剑启问。

“是有一些,但是里面的一些词语我还是搞不清楚,还需要启明来帮帮我校对一下。”

“没问题。”

蔡和森让向警予去将自己的手稿拿了过来,递给了陈剑启。陈剑启接过了蔡和森辛苦书写的手稿翻看了起来。

“这是……”陈剑启看到了第一篇便不禁激动了起来。王学志还有徐万平也凑了过来,“《共产党宣言》?”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异的表情。“对,我还读了其他的一些关于‘社会主义’的论述著作,我做了精心的比较,最后发现只有马克思主义才符合社会客观发展规律的真理,只有科学社会主义,才是改造中国和世界的‘对症之方’。我想将马克思主义宣传出去,向青年们宣传出去。你们三个很有幸将成为我的宣传对象了。”当提到马克思主义的时候,可以看到蔡和森的眼睛绽放的神采。

陈剑启和三人对视了一下,很是认真的说:“恐怕你的宣传不能得逞了。”

“为什么?”蔡和森的表情一下子表现的很是失望。

“比卖关子了,说吧!”徐万平和王学志推了推保持深思状的陈剑启。

“这是因为,我们比你更早的接触到马克思主义,今天来还想着要向你宣传呢!不过看来我们是不用费我们的口舌了。你自己就决定了!”陈剑启一脸严肃的说。

“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