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半裸,白布遮私”泄露了什么玄机?

不久前,在第三届中国北京国际美术双年展上,一尊私处遮着白色方巾的半裸慈禧雕塑,引起不少观众的关注。这件名为“堆云堆雪”的等人大小半裸雕塑作品,为清宫女子形象,其坐在椅子上,裸露着胸部和大腿。私处遮盖着一条白色方巾,与原有材质并不协调。在中国美术馆一层展厅,不少观众注意到这一细节。雕塑作者李象群认为,这件雕塑以慈禧太后为原型创作,“半裸”的创作方式只为表达自己对历史的理解。而展厅工作人员却说,这件雕塑布展时并没有遮盖方巾,开展后不久才被遮上。于是,这件“慈禧半裸,白布遮私”的雕塑作品迅速成为许多媒体和网友热议的话题。


有人发表文章说:作为半裸慈禧雕塑的作者李象群来说,显然是看到了慈禧的生活作风的另一面。多年来,慈禧的情史一直为人津津乐道,从皇帝、大臣到太监,都曾与慈禧的情事沾上边。


他认为,说到慈禧,可能她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她得为没落的清王朝负上一定责任。垂帘听政、镇压戊戌维新、签订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等等,都是她的极大罪过。当然,慈禧的“过”如此大,“功”也不小。近年来史学界将她放在历史长河中去审视,并且用多种研究方法,剖析其多重心理,从而逐渐接近历史的本来面目。史学界对慈禧的重新评价主要反映在她与辛酉政变、晚清新政,以及她睁开双眼看世界等方面,其实都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比如,关于辛酉政变,史学家梁玉国就认为,这场政变是非常具有积极意义的,不应该把辛酉政变作为一个孤立的历史事件来看待,它实际上是晚清政府在非常时期的一次政治变革,奠定了晚清的走向与基本格局。政变后出现的政治、社会、外交、思想观念等方面的变化和近三十年的和平形势,无不由这场政变而始。从这种层面上讲,辛酉政变可以称得上是“一次自上而下的****运动”。


其实,作为半裸慈禧雕塑的作者李象群来说,显然是看到了慈禧的生活作风的另一面。多年来,慈禧的情史一直为人津津乐道,从皇帝、大臣到太监,都曾与慈禧的情事沾上边。的确,作为政治权力欲望极强的女人,慈禧又是感情脆弱、害怕孤寂的女人,至于这些情史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是不可靠的,还有待历史学家们去认识考究。


然而,对于这样一个政治形势极其复杂,内心活动也极其复杂的晚清一代的政治核心人物,半裸慈禧雕塑的作者李象群显然只看到的是她的“性”的一面,他的“对历史的理解”,显然只“理解”到了她的生活作风的一面,把崇尚贞洁、操守的古代女子、晚清一代的政治核心人物理解成了一个完全的“风尘女子”。在那件名为“堆云堆雪”的等人大小半裸雕塑作品上,慈禧坐在椅子上,裸露着私处、胸部和大腿。这样把一个复杂而极其重要的晚清政治人物简单化为一个风尘女子,公明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分明是把“艺术”当成了“裸术”,迎合人们的某种“审丑心理”,以吸引眼球,增加美术展览的“人气”。


但是,也是有人对这种郑重的艺术行为“裸体化”的作法不买帐的,李象群说,7月8日开展当日下午,主办方中国美术家协会就称有“观众举报”,通知其作品需要处理,他不得不将“慈禧”私处遮上。尽管这“观众举报”一说未得到中国美术家协会证实。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肯定有人觉得“露私”慈禧雕塑不够“恰当”。


说起来,近年来在国人对性越来越“揭开盖头”的时候,人们看到的却是“性文化“的过度泛滥。以致于“性文化节”不是在展示“文化”,而是在展示“性”。甚至在某地的性文化节上,还展示了人与蛇、鸡、牛等”人兽杂交的图画,使得不少人感到不可思议。至于到底为什么,原因本很简单,吸引人们的眼球,卖出更多的票价,或者商家卖出更多的性用品。一个字,“利”字做怪,那么,对于有着这样的铜臭味、拼命刺激人人们的“低级趣味”、“媚俗”的“性文化”、“艺术展”,的确该有人管一管了!你没有看到,现在,艺术家一“理解”历史,身为晚清统治者的慈禧就得半裸呢?


也有人在网上发表意见说,自己不懂得雕塑艺术,也不明白作者刻意暴露慈禧“三点”的艺术匠心,更不晓得主办方要求作者将雕塑私处遮盖的用意何在?但是自己清楚许多历史并非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其实,许多历史事情是值得人类永远刻骨铭记的。比如说慈禧“老佛爷”就属此种。纵然历史会有万千层“遮羞布”,也可能用得有异曲同工天衣无缝般之妙。但它却无法遮盖住慈禧的琳琳种种历史罪恶阴私,人们无论如何都不能淡忘。这是因为,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他认为,史书也好,影视也罢,无不对“母以子贵”的慈禧作了淋漓尽致地刻画,在人们的心目当中,慈禧就是一个昏庸、腐朽、专横、残暴、祸国殃民的“妖后”。我对公众的看法非常赞同,毕竟作为晚清同治和光绪两朝的最高决策者、以垂帘听政和训政的名义统治了中国四十七年的慈禧,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更多的是沉重的破坏、倒退与不尽的灾难。慈禧专权的种种罪恶阴私,即使是用上千块万块“遮羞布”都无法遮盖。


中国人有句老话叫作:听其言,观其行,识其人。慈禧有一句名言就是:“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这句话的意思再明了不过了:朝廷有多少财物就拿出多少来,去巴结那些武装入侵的西方列强之欢心,以保护朝廷自身的利益。在观慈禧之行:1861年11月2日,慈禧在以奕?为首的贵族、官僚和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发动北京政变,将原八位顾命赞襄政务王大臣处死三人,处分五人;与其关系密切的处理了陈孚恩等六人,太监五人。慈禧从此篡夺并控制了国家政权,改元同治,实行垂帘听政。


为了巩固统治政权,慈禧依靠曾国藩的湘军,李鸿章的淮军,先后镇压了太平天国、捻军以及回民和苗民起义。1864年7月19日,湘军攻破太平天国的首都天京的时候,仅在三日之间,就杀害太平军将士十余万人,“秦淮河尸首如麻”。山东的义和团运动展开“灭洋仇教”反帝斗争后,慈禧曾多次谕令地方督扶“实力剿捕,毋得养痈贻患”,“痛加剿除”。


而对外国列强的侵略瓜分,慈禧却极尽卖国乞和。1894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此年适逢慈禧六十寿辰。为了举行生日庆典,慈禧支持李鸿章等对日的妥协主张,并不顾朝野上下“请停工程”强烈呼声,继续挪海军经费,缮修颐和园,建彩棚经坛,致使清军在朝鲜战场上接连失利,北洋水师在黄海之战中又遭重创。在此惊恐之下,慈禧决心向日本投降,签订了中国历史上空前屈辱的条约《马关条约》。甲午战败后,光绪帝愤于战败割台,欲思振作,决心变法,改革政治。1898年6月发布“明定国事上谕”,实行变法。三个月后,慈禧发动政变,扼杀新政,囚禁光绪帝于瀛台,杀害谭嗣同等六君子,康有为、梁启超被迫逃亡国外,慈禧复出训政。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命人与十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签订了空前屈辱的《辛丑条约》。历史上,慈禧种种阴险毒辣的言行确实是人神共愤,为人所不耻,令中华民族蒙羞。


有人说,处在当今这个娱乐时代里,越是好奇越要认真思考才是一种有效的思维模式。而且艺术作品也常因巧然而增添魅力,甚至产生卓越。所以,对于半裸慈禧雕塑私处添盖“遮羞布”,人们除了看到它迷奇的表象,还要看看它迷奇的水平,那就是它的本质总要表现出点什么?


还有的人对上述观点并不认同,他直言不讳地说,慈禧的私处终于被盖上一块“遮羞布”,无疑表明了这位雕塑作者的道德“遮羞布”却被“慈禧之手”扯了下来。


他认为,慈禧作为一位掌握中国命运达半个世纪之久的历史人物,在以往的电视、电影、戏剧等等艺术形式中都被塑造过。无论她的名声有多坏,历史地位多么不堪,这些艺术形式只是围绕历史或者传说来塑造慈禧,但都没有拿慈禧的“身体”来说事,更没有人拿裸体的慈善来说事。我们不应该忘记,她虽然是一个曾经大权独揽,阻碍中国进步与发展的历史反派人物集大成者,但她也是一位女性,一位母亲,我们对她的艺术塑造,应该有一个道德底线,让她在大众面前宽衣解带,袒胸露乳,既不是客观历史的反映,也让现代人无所适从。


这位雕塑作者称,“半裸”的创作方式只为表达自己对历史的理解。可能是笔者太过愚钝,实在想不通在这位作者的眼里,通过一尊慈禧太后的裸体雕像,到底能够理解出什么样的历史。有句名言说历史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在这位作者的眼里,连打扮也免了,直接让她脱了衣服就是。而且,这位被脱了衣服的人,还是一位老太太。


对于作者非要让慈禧裸体示众的真实原因,笔者在这里不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回。在以往的艺术形式中,慈禧已经被塑造的一人千面,变化万千,再想推陈出新,吸引眼球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但无论之前的艺术形式如何塑造,慈禧都是穿着衣服面对世人的,不穿衣服的慈禧似乎还没有出现过。那好,今天我就给他来个不穿衣服的慈禧,不管咋样,先把眼球吸引过来,先把人气聚拢起来再说。于是,不穿衣服的慈禧,就从历史深处,就在我们目瞪口呆的眼光中款款而来。


裸体慈禧,看上去是被人亵渎了,但实际上更是被人利用了。为了满足艺术家对历史理解的“独特视角”,为了艺术家本人出人头地,她也只有勇敢地“为艺术而献身”了。


更多的人则把矛头指向展览会的本身,他们说,分明是把“艺术”当成了“裸术”,迎合人们的某种“审丑心理”,以吸引眼球,增加美术展览的“人气”。


究其原因本来就很简单,吸引人们的眼球,卖出更多的票价,或者商家卖出更多的性用品。一个字,“利”字做怪,那么,对于有着这样的铜臭味、拼命刺激人人们的“低级趣味”、“媚俗”的“性文化”、“艺术展”,的确该有人管一管了。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种说法说得过于严肃了。这件作品是相当美的艺术角度说很美,从欲望角度说也很美,有时候不必要把他们分得很清楚,不同人会对同一件作品看出不同的东西。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中的道理,相信很多人都是很明白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