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悍匪 第一章 第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9/


山头上,土匪们指着狼狈逃窜的伪军,放肆的大笑。看到伪军受这活罪,还真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他奶奶的,谁让他们连自己祖宗是谁都忘了?

笑过之后,陈啸虎一拍小蚂蚱的肩膀:“怎么样,这事过瘾不?”

“实在是太过瘾了!要是能再多来几回就好了!”小蚂蚱满眼的兴奋,眉飞色舞的说。

“瘾过完了,得赶紧下去捡枪啊!别忘了,那才是咱们吃饭的家伙!”陈啸虎的脸上露出恶狠狠的神色,“有了枪,咱们才可以去打鬼子、打二鬼子!”

“可是,下面那些葫芦蜂还在啊!三寨主,咱们下去不是找叮吗?”一个绰号叫钻山豹的土匪不解的问。

小蚂蚱已经找了一堆半干的松枝,费力的把它们点燃,嘻嘻笑道:“钻山豹,你这土匪还真够土的!凡是蜂子都怕烟,居然连这都不知道?”

钻山豹傻笑着抓了抓那已经锃亮的脑袋,一手接过松枝,跟着小蚂蚱下去捡枪去了。

驱散了葫芦蜂,土匪们赶紧把枪捡起,一人背上三四条枪,飞快的往山头上钻。这里面,动作最快的就是钻山豹,动作和豹子一样迅捷,还真是名符其实的钻山豹了。

枪声突然响起,土匪们赶紧趴下身子,找个地方躲起来,开枪还击。还真别说,土匪们的枪法比伪军的好多了,基本都是一打一个准。

突然传来“哎呀”的叫声,陈啸虎掉头一看,小蚂蚱正捂着一条腿,腿上还不断有鲜血流出。小蚂蚱脸色苍白,牙关咬得紧紧的,只是一只手还紧紧的握住那条枪。

陈啸虎两步冲到小蚂蚱身边,一手把他拖到一块岩石后面,右手从身上一撕,扯下一块布条,飞快的包扎起来。

“三寨主,不好了!二鬼子快把咱们给包围了!”钻山豹一边开枪,一边叫了起来。

“他奶奶的!这些二鬼子!要是打鬼子他们也像这么厉害,现在也不会成小鬼子的狗了!”陈啸虎恶狠狠的骂了一声,转身背起小蚂蚱:“弟兄们,二鬼子的火力比咱们猛,不能硬拼!大家赶紧往朝天峰撤!”

“三寨主!放我下来!我能自己走!”小蚂蚱急了,在陈啸虎的背上挣扎起来。

“屁!你小子以为自己真是铁打的啊!就这样子,还想走路?给老子抱紧喽!”陈啸虎骂了一声,把自己肩上多余的枪支交给钻山豹,背着小蚂蚱就往山里钻。

“三寨主,放我下来啊!我可以为你们挡住二鬼子的!”小蚂蚱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弄得陈啸虎焦躁不已。

“闭嘴!”陈啸虎的脾气上来了,忍不住张嘴就骂,“哭哭涕涕的,像什么样子?跟个老娘们似的,丑死了!只要是老子的兄弟,老子就不会扔下他不管!”

“还真是你三寨主了!换了别人,小蚂蚱早就留下来当炮灰了!”不得不佩服一下钻山豹,这种情况下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说话。

“怎么会这样?”陈啸虎忍不住诧异起来。要是土匪头子都这样当,下面会几个人为你卖命?

“呵呵,就是这样。这是道上的老规矩了,免得为了一个负伤的弟兄连累了大家,很实在的。”

是的,很实在,实在得要人的命!

“我不管他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只要是我陈啸虎的弟兄,我决不能丢下他不管!”陈啸虎气喘吁吁的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土匪们都忍不住回头看了陈啸虎一眼,陈啸虎隐约能感觉到,这一眼所包含的热切、敬佩和友善。谁说土匪就无情?土匪的情,只怕比常人的来得更深沉、更热切、更发自肺腑些。

陈啸虎回头看了一眼,皱起眉头说:“他奶奶的,这些二鬼子怎么跟得那么紧?难道他们的大官也跟来了不成?他奶奶的,我们好像没搞着他老婆吧?”

陈啸虎这话一出,土匪们暴笑起来,甚至还有人大声叫喊起来:“二鬼子,我们三寨主想搞你老婆,快给把你老婆给送上来!”

远远听到这话,崔名贵的肺都快气炸了。

狠狠的掏出盒子炮,崔名贵面目狰狞的朝天开了两枪,恶狠狠的说:“弟兄们,再不拿出点本事来,这帮土匪都要骑到我们头上拉屎了!给我狠狠的打!”

枪林弹雨中,土匪们躲在石头后面、密林深处,放肆的笑道:“二鬼子,是不是你们的鬼子爹没给你们吃饱啊!怎么枪法那么差劲?爷爷那么大个人在这里都打不到?要不要回去找你们的日本妈吃奶啊!多吃点,免得肾亏哦!哈哈!”

一名伪军跑到崔名贵面前,敬了个礼,小声在崔名贵耳边说了几句,崔名贵立刻狂笑起来:“你们这帮土匪,已经被我们包围了!想突围?门都没有!还是乖乖受死吧!爷爷给你们一个痛快!”

“他奶奶的,这小子太嚣张了!给他留点记号!”陈啸虎对钻山豹说。

钻山豹怪笑着抬起卡宾枪,眼里透露出浓浓杀气,微微瞄了一下,立马扣动板机。

枪声响起,崔名贵正好转身要吩咐那传令兵什么,被那一枪打在屁股上,痛哼了一声就趴到了地上,伪军慌乱的举枪还击。

“可惜了!”钻山豹怪笑着收起枪来,“他奶奶的,我本来是想让他进宫去侍候伪满皇帝的,偏偏这家伙一点都不配合!”

“哈哈,哈哈!”

土匪们嚣张的笑声震荡在山林间,越发让崔名贵气愤不已。在卫兵的搀扶下,崔名贵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指向山林,恼羞成怒的叫喊着:“弟兄们,给我打!狠狠的打!”

“弟兄们,被包围了,怕不怕?”

陈啸虎大声吼道。

“不怕!怕个球啊!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最多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土匪们吼了起来!

“我怕。”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发了出来,引得大家的目光都投了过去。居然是小蚂蚱?

“我不想死。”小蚂蚱呲牙一笑,却扯得伤口痛了起来,“恰好,我偏偏知道这里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咱们都不用死。”

“这小子!”

土匪们齐齐的树了一个中指,狠狠的鄙视了他一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