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离别学校,返家乡

九二年从学校毕业的时候,我背着行囊孤独地踏上了返乡的列车,说实话,前途是什么?未来的生活是怎样?我都不知道,也无法预料……心里想着已经被安排“留校任教”的女友,再看看车窗外那飞驰而过的一个个沿线农村小站,我的心一阵冰凉,因为我学的就是“铁路运输”专业,而那些不起眼的小站也许就是我即将要去报到的单位。

到户籍所在地区的铁路部门报到后,我被通知:先在家待业,等候安排……于是,我怀揣着口袋里最后的五元钱给学校的“她”打了最后一个电话——亲爱的,别了,多保重……听着电话那头她泣不成声的呼喊,我心如刀搅、泪流满面,但最终还是毅然决然地放下了电话。我知道:没有经济基础的爱情只能是美好的幻想,我一个普通工人家的穷孩子又怎么能和教授的女儿谈情说爱呢?

走出电话亭,我更茫然了,家还在三十公里外的小镇,回去?回去只能给家里多添张吃饭的嘴,当兵的哥哥每月还能省出几十元津贴寄回家,而我什么也帮不上家里……沿着破旧的小城街道,背着沉重的行囊,我漫无边际地走着。午饭时间到了,路过的小食摊里飘出了诱人的肉香,是红烧肉的味道。在学校食堂里,肉是奢侈品,我几乎没有敢买过,每次都是善良的女友买上一份,悄悄埋在我饭里的,只有她理解我的倔强和虚伪的自尊,女友就是我的心,我全部的爱……我的眼睛又湿润了。没有多余的钱,只能咽咽口水,继续走……我期待着一个能安身的地方,再找一份临时工工作渡过这段待业的时期。

路过长途汽车站的时候,我仔细查看了附近的劳动力中介简报,几乎都是招收体力工人,难得一张要毕业大学生的招聘启示也要求是女性、文秘……没有工作怎么办?再打电话回去要钱?我实在做不出来,每回交学费的时候,捏着邮局取出来的钞票,我的心都在颤抖,我可以想象到:年迈的父母顶着寒风、互相搀扶着,一脚高、一脚低,到小邮所为我寄钱的情景……那一张张哪是钞票,简直就是父母的血汗啊!

依靠着路边的一根水泥电线杆,我坐下了,实在是饿,眼睛里开始出现星星的幻像,走不动了,我掏出身上最后一个熟鸡蛋,狠狠地塞进嘴里,然后舒服地闭上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被人推醒了。眼前是一个漂亮的少妇,正低着头看我……“小伙子,想找工作吗?”她笑着说道。

“想,想……不知道是做什么呢?”,我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别问了,跟我走吧”,她说完就转身走了。

于是,我又背起自己的行囊,紧紧地跟在了她的后面。

穿过几条街,跟在少妇的身后,我来到了一个漂亮的花园式的小区门口……只见她和门口的保安说了几句,就带着我从目光惊异的保安面前走了过去。

这真是一幢三百多平米的豪宅,小院里有草坪、车库,复式结构又装修豪华的房子的确在当时是极少见的。而我站在宽阔的大厅里,一身尘土、缩手缩脚尴尬地样子就像《红楼梦》里的刘姥姥。

“把行李搬到那边的客房去吧,房里有卫生间,洗洗再出来……”,少妇一屁股坐在落地窗前的真皮沙发上,冷冷地对我说道。

我走进了她说的客房,里面有橱、有柜、还有一张席梦思大床……放下行囊,我飞快地扒光了身上的衣裤,冲进卫生间,美美地冲了一个热水澡。

换上干净的衣裳,我精神地走出了客房。少妇还在那里坐着,看着我,眼里似乎出现了几分欣喜……

“来,我告诉你,你要做的工作……”她朝我妩媚地招招手。

听她一说,我才明白:这个房子居然是这个城市里一个赫赫有名的私营企业家的财产,而面前的这个少妇也居然是他的结发妻子。她雇佣我来,无非就是打扫一下卫生、修修草坪和日常一些家务活之类的工作。

我正在惊异她为什么不去雇佣一个老妈子的时候,她突然又说道:“我这里最早雇了一个乡下的女孩子,可是没有多久,她就勾搭上我家那死鬼……被我赶走了;后来又请了一个老妈子,那老太婆又收了那死鬼的钱,天天不干活、只会监视我……叫你来,可以干些重活,没事的时候还能陪我聊聊天……对了,你是哪里的人,在这里几天了?”

我犹犹豫豫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毕业证,递过去说道:“阿姨,我是本地人,学校毕业回来等分配,刚下火车没有多久……”

“啊!你是大学生?那你刚才为什么会躺在我贴的‘招收家佣’的广告下面?”少妇满脸的惊讶。

原来是这样!我赶紧解释道:“对不起阿姨,我饿晕了,躺在那里休息,没有看清楚你贴的广告……但我一样会干活,请你放心!”。

“哦,是这样!大学生来我这里干家佣,的确是委屈你了……这样吧,别人在我这里干是一月五百,你就给你每月八百如何?”

“行!行!”,我真没有想到,第一份工作的工资居然就有这么高。

“会做饭吗?会?那你先去那边的厨房做饭吧,我有点累了……等好了再叫我……”,说完她就斜靠在沙发上眼睛一闭。

厨房里的冰箱里满是各式的食物,水池里还有新鲜的青菜、瓜果……从小就有下厨习惯的我,很快就捣鼓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再轻轻走到客厅,小心叫醒熟睡着的女主人。

坐到餐桌前,女主人又一次惊讶了,她愉快地招呼着我一起上桌享用。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出她是真诚的,于是放松心情,和她边吃边聊起来。她对我说,她的那个死鬼——也就是他丈夫,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回来了,据说外面还有情人,她和他正在打官司、闹离婚。

“放心吧,这房子是我的了,我已经交代小区门口保安,没有我的同意,不许那死鬼再来骚扰我……你在这里安心做,等工作安排了,再走不迟……”

第一天晚上,我睡得很踏实,梦里的女友依旧是那么的青春、迷人……



二、初次接触,诱惑

清晨早起,我在厨房里准备好女主人交代的牛奶、面包,自己就到小院里锻炼身体。先是五十个引体向上,接着是一百个俯卧撑……不一会就热得一身的大汗。于是我索性把运动背心脱了,赤着光背练起了“南拳”。说起这“南拳”,还是学院一位退休的体育教师教的,初练这南拳时就觉得他刚劲有势、威猛无比,在学校习练了四年,我已经练就出手法绵密、动作紧凑的境界了,还曾经代表过学院参加全国性的武术比赛,夺得过全人第二名的好成绩。

女主人也起床了,就依在二楼的阳台上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等我不经意再察觉,她已经看了有一会了。

回到客房冲洗好,再走到客厅,她已经吃过早餐了。

“想不到,你还是文武双全呀……”,她靠在沙发上笑着说。

“阿姨,别笑话我,只不过随便练着玩的……”,我的脸红了。

“你也别天天阿姨、阿姨地叫了,我比你也大不了几岁,我叫宁小红,你以后就叫我红姐得了……”

“好吧,红姐”

“今天我要去法院里处理那死鬼的债务手续,你一个人在家自己照顾自己,我估计要晚上很晚才能回来……”,红姐说完就开着她那部黑色桑塔拉走了。

一个人在这样的大房子里空呆着的确很孤单,我也只有自己找点事情干了,“还是打扫一下卫生吧”,我自言自语道。

楼上是红姐的卧室,到处是粉红的色调,墙纸是粉红色的、衣柜也是粉红色的,地毯也是粉红色的,不难看得出红姐对粉红色的偏爱。奇怪的是,到处只有红姐自己的照片,而那个男人、她的丈夫的照片居然找不着一张……

一个人简单吃完晚饭,我看了一会电视,看看已经十二点多了,红姐还没有回来,就上床睡觉了。可刚有些睡意,就听着院门咣地一声开了,一道车灯光扎进院里。

赶紧起床一看,是红姐回来了,她喝得烂醉,吐得一塌糊涂,也真搞不清她是怎么把车开回来的。我把她从车里拖出来,像背小鸡似得扛在肩上,上了她的卧室。

刚把红姐放在床上,她就像弹簧一样又跳了起来,一头扎进卫生间,又翻江倒海地吐了起来……边吐还边嘴里唠叨着什么,咳!红姐怎么喝得这样醉,这样喝酒又是何苦呀!我赶忙从卫生间地板上把她搀扶起来,再次放到床上。

我摇着头,苦笑着冲洗卫生间里的臭酒味的污物,这红姐一定是遇到什么烦心事,才喝得这样……冲洗完卫生间,回到卧室一看,糟,她又吐了,虽然不多,但全吐在自己身上了。

我赶紧上前小心地把她外衣脱了,再端出一盆热水,仔细帮她把身上的秽物擦干净,可她脸上、脖子上吐得很多,一些似乎还在胸前。我红了一阵脸,索性心一横,把她的内衣、外裤也脱了,再好好拭擦她的身体……

红姐真是看不出来是结过婚的少妇,她的胸还如同少女般的挺拔,全身的皮肤白皙透红,仿佛白玉凝成的雕塑。看着她的胴体,我不禁又想起了学校的女友……自己不觉也有了强烈的反应。这样成熟的女人,应该是最诱惑男人的,拥有是件快乐的事,但为什么她老公还会出去乱来呀?如果换成我,才不会去干那样的傻事呢。我的手情不自禁地温柔地在红姐身上游走。

突然床上的红姐一个翻身,我顿时意识到自己的鲁莽和卑鄙,匆忙从衣柜里拿出她的睡衣为她小心换上,然后满脸羞愧地地走出了二楼的卧室。

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一闭上眼脑海里满是刚才红姐赤身的影像,是那么的迷人、是那么的诱惑……也许是离开女友已经很多天了,我太需要女性的安慰了。

我知道:今夜会无眠,一定无眠。


三、亲密谈心,爱意生

红姐一直睡到了快中午才苏醒过来,我也早准备好爽口的开胃菜和稀粥在楼下等着她了。

我看着她静静地喝着稀粥,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看着她吃完了一小碗,我赶忙又走过去,给她添上一碗……这时,她抬起头,红着脸小声说道:“昨晚,谢谢你了……”,听了这话,我也是脸上一阵发烧,嘴张着却没有冒出一个词。

“昨天,我去法院把事情办了,和他正式离了。这些年,他不和我过日子就是因为我不能生孩子这么简单,也好,离了干净……更没有什么束缚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那样死命地喝酒?”

“心里烦,感觉自己很傻,十几岁什么都不懂得就傻跟着他,瞒着家里跑出来创世界……我原本可以和你一样上大学、读书、谈恋爱……可最终是这样的结果,白白耗费了大好的青春。”她的脸上依旧是那样得平静。

“刚创业的时候,我们一起睡过火车站的候车室、行李房,还睡过公园、马路边,但那时侯我们的感情很好,他自己饿着肚子,却用仅有的钱买馒头给我吃,自己只喝自来水……可后来,我们有钱了,他却变了心……”

“那天看着你躺在电线杆下面睡觉,我想起了他,当初我们刚从乡下来城市里打拼时,他就和你一样,一样的帅气、一样的落魄,可一旦有了钱,所有的男人就都露出了可怕的嘴脸,天天无端的指责、漫无边际的争吵、再就是一声不吭的离家出走,最后就是离婚……”,她的双手撑在桌上,脸上出现了几分的愤怒。

我赶紧说道:“红姐,男人不一定都是那样的,我就不会,如果我真心爱一个人,一定会永远守护着她……”。

“哈哈,你还年轻,现在是一无所有,还没有金钱和权力诱惑,你又知道什么?一旦你有了这一切,你能保证自己还会像今天这样说吗?”,她的眼睛满是不屑,冷冷地看着我。

我的确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将来是怎样,我只有干好自己的本分,什么也不去想。我默默收拾好饭桌,撇下她,回房间看书了。

看书看得正有点睡意,想要关灯睡觉的时候,房门却响了……

打开房门,红姐依靠在门边上,只淡淡地对我说了一句——“能不能陪我说说话?”,我看着她那似乎刚流过泪水的湿润眼睛,赶紧点了点头。

客厅里的灯一直点到了凌晨,我们俩边喝着酒柜里的红酒,边无拘无束地聊着天,渐渐地……两个人都醉了,她朝我妩媚地笑着、还伸出双臂紧紧地环抱着我,就像是怕我跑了似得,我也伸出自己有力的胳臂,搂住她颤抖的身体,安慰地在她的背上温柔地轻拍着……不知不觉,我们都在客厅的沙发里睡着了。

这一夜,我睡得很踏实。




四、遇辱受气,辞工作

“今天,我邀了几个朋友来家里打麻将,你等下有空就准备一下茶点吧……”,早饭刚吃完,红姐边上楼边冲着我大声喊着。

“是,我就准备……”,我在厨房里朝红姐招招手。

红姐这段时间精神不佳,找几个朋友来打打麻将、散散心也是好事……

八点才刚过,小院前就响起了汽车有节奏的喇叭声。我从客厅伸出头一看,栅栏外小车里的女人在朝楼上卧室里的红姐招手,于是我按下了开关,小院的电子铁门自动就开了。

车上下来了三个浓妆艳抹的贵妇,其中一个还怀抱着一条名贵的京巴狗。她们和下楼的红姐嬉笑着打了招呼,就径自走了进来……我正守在客厅里,看见她们自然脸上堆起礼貌式的微笑。

“呦,这个帅小哥是谁呀?”

“小红,你家里有客人,也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啊?”

看见我,她们七嘴八舌地叫囔起来,我满脸的尴尬,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哦,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是我请来帮忙的……”,红姐很轻松地就为我圆了场,又朝我努努嘴:“阿伟,去,给几位姐姐倒茶……”。

“哈哈,我说这阵子怎么不见小红去我家打麻将呢?原来家里有了更吸引的宝贝呀……”,那个抱着狗狗的贵妇当着我的面,肆无忌惮地调笑着。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赶紧逃进了厨房。

等我端着茶点,来到客厅的时候,她们几个人已经开始在打麻将了。红姐坐在面对着门的正位,我放下手中的东西,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

红姐手上的牌是一副难得的好牌,清一色的条子,已经开口听牌了,我不是很懂,看了半天,好象是糊一、四、七条子,看着红姐的牌,我头上微微冒出了汗,心里暗暗为红姐捏着一把汗,就想着善良的红姐这盘能糊……

突然,红姐对面的胖贵妇冒出了一句怪话:“呦,红姐,你这盘牌是不是在搞什么大糊呀……”,听了这话,红姐和大家都奇怪地看着她。“你看你后面站着的小伙子,紧张地脸都憋红了……”。

啊!是这样,大家的目光刷地就转到了我的身上,连红姐也微笑着转过身来看我。

我脸更红了,窘迫地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才好。

“呦!这小哥就是嫩,还会脸红呀,我真是喜欢死了……”,还是那个抱狗狗的贵妇在酸溜溜地说。

“我一眼就看上他了,小红肯不肯割爱呀?”贵妇不依不饶地说道。

我站在红姐后面,没有说话。

没有想到,红姐没有抬头,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张姐,你要是喜欢小伟,明天我叫她去你那就是了……”。

真是晴天霹雳,原来我在红姐的眼里,只是一件物品,一件可以随便赠送的物件,只是她们这些贵妇之间可以任意调笑的那种小白脸。

我顿时有了一种受到侮辱的感觉,想我堂堂名牌大学生,沦落到如此的境遇,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太伤自尊了。我一下子转过身,气呼呼地跑回了房间,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行囊来。

几个小时后,再回到客厅,几个贵妇已经走了,只有红姐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我只说了一句——“对不起老板,我走了”,就再没有多呆一会,扭头大步迈出了院门。

……



四、那一夜,我差点成了百万富翁

出了小区,回家的路还很远,我扛着自己沉重的行囊,孤独地走着……后面有一部小车,始终不紧不慢地跟着,我知道:那是红姐的桑塔拉。就这样默默走了五公里多的路,她终于把车开到我的前面拦下了我。

随着车门一开,红姐什么话也没有说,满眼泪花地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怀抱着红姐,看着满天的星辰,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命运已经紧紧和她连系在了一起。

红姐的卧室里,我们如胶似漆地纠缠在一起,被压抑已久的性爱瞬间就自然地迸发了,两个人都以最原始的方式肆意地探索着对方身体,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激情过后,红姐依偎在我的怀里,喃喃地说道:“阿伟,你不嫌弃我吗?你会变心吗?”,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床边的那一摊自己的衣裤……那揉成一团的上衣口袋里正露出一张照片,是学校的女友照片,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红姐,今后又该如何面对同样爱着我的女友。

红姐幽幽地看着我,默默地走下床,使劲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掏出了一个纸片放在了我赤裸的胸膛上。我拿起来一看,顿时楞住了,那是一张存折,一张整整一百万帐户的存折。

红姐爬在我的身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可我喜欢你,就陪我五年,我只要你陪我五年……五年以后,这一百万就是你的了。”

听着红姐的话,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冷、很冷……原来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可以用钱来买,而且在眼前的这个红姐面前,只值这区区的一百万……眼前的这个可爱、可敬的红姐在我眼里瞬间仿佛也开始变脸了,一会儿是电视剧里的势利眼,一会儿是菜场上斤斤计较农妇……我再也不愿意看下去了,只有咬紧嘴唇,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我还是毅然背起自己的行囊,踏上了回家的路。我知道:醒来后的红姐肯定会惊讶的,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我这穷孩子为什么会不在乎那诱人的一百万,她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尊重、什么才是真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