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崔真实之死谈到网络实名

最近关注神七问天和国际经济形势比较多,而关注娱乐方面的比较少,知道崔真实10月2日自杀还是通过雅虎关系上的朋友说才知道。我和这位朋友都很喜欢崔真实,因此我们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我们在一起聊得最多的是崔真实,而现在,她已经丢下我们去了天堂,我们感到尤为悲痛。朋友和我聊了许久,关于谣言可谓,关于韩星的压力。朋友感叹的说:要是网络都像我们在雅虎关系、开心网这样SNS化,就不会有这样的悲剧上演,崔真实也不会选择放弃生命。


韩国政府已经意识到网络实名的迫切性,拟修“崔真实法案”实现网络实名。而在国内,网络实名也曾经有过一段推广期,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一些网民不愿意以实名上网,而一些运营商害怕因此失去了流量。目前,国内网络有“强国论坛”的论坛实名制,也有雅虎关系、开心网等SNS网站社区实名制。实名制的推广,有一定的困难,这是一些互联网企业不愿意推行的原因所在。


一些评论人士认为实名制会压缩言论自由的空间,但是,从长远来看,网络实名是一种趋势。网络世界虽然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但它是基于现实的人为主体。人在虚拟的世界里,如果失去了约束,难免就会产生一些不合时宜的行为。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网络世界不需实名的漏洞,在网络上散布一些对国家和个人不利的谣言,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到最后却很难追究谣言散布者的责任。也有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网络虚拟的特点,进行其他违法犯罪活动。从公安部门公布的资料来看,近年利用网络犯罪的案例呈几何倍数上升。网络实名制,从当前社会稳定等诸多因素考虑,迫在眉睫。一旦网络实名,就能有效控制违法犯罪活动,让网络犯罪分子不敢猖獗。一些谣言,就不可能通过网络四处散布。


一些网站担心实名制会使得自身利益受损,其实这是一种完全错误的思想。雅虎关系、开心网等SNS网站没有因为实名制的推行而使得网站的访问量下降,也没有让他们的利益受到损失。相反,因为推行网络实名,网友对SNS社区更充满信任,更能接受这样一个虚拟世界的真实空间。就拿我在雅虎关系来说,我填写完资料后,就加入我公司和大学的人际圈,认识公司的同事和找回失去联系的大学同学。在交往上面,我只选择同事或者同学的朋友。前面说到的朋友,就是一位大学同学的朋友,我通过朋友认识到更多真实的朋友。这样一种实名的交友社区,让我能安心的交往。


互联网繁衍之初,是营造一个自由的世界,但过度的自由就会裂变成为一种纵容。现实世界的冷漠,让更多的人选择了自由的网络世界。但随着互联网的不断进步,网络里的人从虚拟世界到真实世界,通过网络促进真实社会人情、人性的回归。曾经我也想象:有一天我在雅虎关系里看到崔真实、郑多彬等我喜欢的韩国明星时,我加她们好友,她们会不会同意?当我们成为好友的时候,我送给她们礼物她们是不是也会回馈我礼物呢?而现在,伊人已去,徒留叹息。即使有一天在人际圈里看到她们的名字,我也知道她们只是一个同名同姓或者仰慕者,逝者已经不能再往生。崔直实,最终因为网络的不真实而“零落成泥碾作尘”。


想到此我又扼腕叹息崔真实不幸早生了几年,因为看到今天SNS在中国的火爆,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年内,通过SNS等人际关系圈来促进网络实名,真个让网络成为真实社会的延伸,同时因为实名的关系,可以杜绝谣言散布者的猖獗。如此,也就不会导致崔真实因为难以承受外界的压力而自杀的悲剧。这样的悲剧,我们不愿意再一次看到,我们愿意相信也愿意看到:在看上去虚幻的网络的另一端,更多的李真实、张真实们能够快乐的生活,真实向我们展开无忧的微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