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明与中国文明多元论

位居黄河中下游的中原地区,向被称为中华文化的摇篮和文明发祥地。这不是某个人的学术观点,而是历史形成的。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原因是有以活动于中原地区的炎帝为祖先,是有以中原地区为舞台的夏商周为中国境内早期国家,是有以秦始皇和刘邦在中原建立起来的封建帝国为中华统一多民族国家之始,尔后二千年间,虽有短暂的分裂局面,甚至有鲜卑人、契丹人、蒙古人、满人等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但仍然延续中原文化和国家的典章制度,使中原文化和文明成为中华四千年来的主流,特别是汉武帝实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治方略以来,逐步在全国竖立起中原国家和文化两方面的“正统”的思想观念。在这种历史背景和正统思想的熏陶下,中原中心论和黄河文明摇篮的观念油然而生,并植根于大多数中国人意识之中。


中国文明起源多元论的提出,是中国80年以来现代考古学积累的成果。考古学家在全国各地发现了许多自成发展序列的地区性原始文化,如中原的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海岱地区的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山东);长江中游的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青龙泉三期文化;江浙地区的河姆渡文化——马家滨文化——良渚文化;东北地区的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夏家店文化;珠江三角洲的西樵山文化——金兰寺文化——石峡文化等,这些区系原始文化,几乎是平行发展,而且水平也相当,大多已由母系氏族阶段步入父系氏族阶级,还在文化遗存中透露出私有制、阶级、王权产生的若干信息。鉴于这种情况,苏秉琦先生提出了考古文化的区系类型理论;严文明先生和佟柱臣先生分别提出新石器时代文化的统一性和多样性的学术观点;苏秉琦先生更明确指出,中国文明发祥地决不止一处,而像“满天星斗”,同时还就中国文明起源的途径和发展模式做了精辟的论述。他的理论可作为探索中华文明起源的一个经典式的导向。我在苏秉琦和严文明两位老师的启示下,曾于1986年沈阳考古年会上宣讲我的论文《中国文明起源的考古线索及其启示》,大力提倡“中国文明起源境内多元论”,并初步列出有关中国文明起源的九个文化区①。


如何理解中国文明多元论?我认为,中国文明多元论,至少有两层涵义:


其一,中国是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版图辽阔,民族众多,文明起源不限于一时一地②。尽管中原的夏商周三代是中国境内的建立较早的成熟国家,但是,在秦汉帝国建立之前,三代国家仅占现代中国版图很少的一部分,其它地方尚有众多的方国。即使在秦汉帝国统一以后,在边远地区仍存在一些强大的少数民族方国政权。其中前面提及的入主中原的几个少数民族政权,更是在当地原始文化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势力强大的方国。这种方国文明,其起源之所,亦当是大中国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忽视这些方国文明,是违背历史的,是不科学的。如是,应放弃“正统”的偏见,承认中国文明有多个发祥地。当然,我们应当明白,所谓文明发祥地指中央王国和方国发祥地,尽管这些发祥地大小不同,决不会小到一个城址或一个遗址(视为它的代表则另当别论),至少也应以一支原始文化为基础,是一个以原始文化为中心的地域概念,如中原文明;红山(文化)文明;良渚(文化)文明等。这样,我们就能明白一个文明的来源。 其二,中国文明起源多元论的另一层涵义,就是中原文明或方国文明本身也可能是多元的。自炎黄时代起,以黄帝为首的华夏集团,部分地征服东夷集团和苗蛮集团,实现了中原地区最早的不同文化和不同血缘居民的融合。接着,夏商周三代传说都是黄帝族后裔,却是三个不同的古民族,而且夏代时便有商方国,商代便有周方国(当然同时还有许多小方国),就是说,中原三代是三族三国,其时至少有三个文明发祥地。不过,由于三代中殷因于夏,周因于殷,其国家机构和制度代代因袭,开启中原王国国家制度传承的传统,故能形成“多元一统”的中华文化的鲜明特征。尔后秦汉至明清,历代王朝都有不同民族的居民徙居中原,或少数民族入主中原,使中原文化和文明多元一统化。


诚然,历史的发展是不平衡的,我们不能因为强调多元论时,就认为中国各地的文明进程是平衡的,我早就强调过,中国文明发祥地中有主次,进入文明的时间也有先有后,决不是一刀切那样整齐划一。也不是每个文明发祥地都是半斤八两,一样重要。我在《中国文明起源的考古线索及其启示》中,在提倡多元论的同时,又把中原看作是中国文明起源的最重要发祥地。迄今,尚无人否定黄河流域在中国文明起源过程中的核心作用。否认这一点,就无法解释中原文明的连续性以及中原几乎作为中华古代国家所有王朝京畿腹地的中心地位,更无法了解中原为何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主流。所以,我们谈文明起源多元论时,决不应忽视中原文明是中国文明的主源和核心。


至于中原文明也有一个主流。这一点,我在《伊洛系文化是中国早期文明的主源》一文中已有论述③。伊洛系文化是伊、洛两河(黄河支流)地区的文化,这里不仅有裴李岗文化——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原始序列,而且在煤山和矬李两遗址地层迭压关系证明,这个原始文化序列直接发展为二里头文化,即夏文明直接产生于此。所以,豫西是中原文明的主源。而冀南豫北一带则是商文化的发祥地,而周文化则源于关中歧山地区,这里三代文明三个发祥地,此外,以陶寺城址为中心的晋南地区,也是一个方国文明发祥地。还有可能尚存一些未发现。这些不同的文明发祥地又构成了大中原文明发祥地。这种大中原文明发祥地可视为中国文明中心发祥地,成为中华文化和文明多元一统的核心。当然,凡此种种学术观点,特别是中国文明起源问题,还有许许多多艰苦工作要做,任重而道远,让同仁团结奋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