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四十三章 阴谋(九)之天龙山惊魂(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此刻正是艳阳高照时,在太原城西南边的林荫大道上,有一行人马正在匆匆的赶路,为首一人胯下骑着一匹枣红色突厥大马,头戴束发紫金冠,身穿粉缎子团花袍,大红中衣,青缎官靴,腰中挂着三尺宝剑,细眉俊目。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原李家的大公子李建成。

上午,李世民不顾罗士信的坚决反对,扔下一句话后,便留下一脸苦相的罗士信,自顾转身离去。晌午时候,李世民果然又来找罗士信,同来的居然还有李建成和柴绍。罗士信这是第一次见到李建成,他与自己设想中的李建成真是大相径庭,不仅不是那副纨绔公子的废物样,反而是周身上下还散发着一股英武之气。或许是他年纪要大李世民十岁的原因,与之相比,在气魄上,李世民恐怕还要逊色于他几分。

这李家人都有一个臭毛病,那就是没事儿喜欢拉拢人心玩。李世民是这样、李渊是这样,这李建成也没跳出这个怪圈。一见到罗士信后,他大有一副相见恨晚之态。不过他与李世民不同的是,李世民走的是亲和路线,而李建成玩的却是礼贤下士。

李建成三人约了罗士信,一同出了太原西城门。李秀宁和长孙兄妹早已在城门外等候。今日长孙无垢和李秀宁穿的都是紧身胡骑装,足蹬鹿皮小蛮靴,背披大红斗篷。远远望去,说不尽的飒爽英姿;到了近前再看,又似两朵娇艳的花骨朵,引诱着爱美之人前去采撷。虽然长孙无垢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可紧身胡装还是将观音婢那娇小的身材凸显得玲珑有致,该凸的凸、该翘的翘。

最让罗士信郁闷的是,那个长孙无忌也他娘的是个大帅哥,也不知道这年头帅哥怎么就这么不值钱,不算随行的卫士和下人,除了自己以外,你看这一个个的全是一副人模狗样。

自尊心就是那么回事,罗士信第一次见到李世民时,自卑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随后柴绍、李建成再到长孙无忌,一个接一个的蹦到自己眼前,帅哥见多了,罗士信都有点麻木了。男人最珍贵的地方是“**能力”,而不是那张脸蛋,这样想着,罗士信也就畅快多了。

相互认识之后,众人便起身赶往天龙山。加上各府的卫士和下人,一行二十几人一路向西南而去。这次出游,所有人都是骑马而行,包括观音婢、李秀宁和一些随行的丫鬟也是一样。隋唐时期的妇女还是很有自由的,从莫高窟的壁画中就可以看得出,那时很多贵族妇女的着装都露着肩膀,很多舞女甚至还裸露着小腹,更何况是胡装骑行。直到宋朝那个儒学大屎朱熹猪大学士的那套儒学理论,才把妇女的地位变得越来越低,所受的桎梏也越来越深。如果武则天是在猪熹之后出生的,那中国历史上就不可能出现女皇帝了。

一路之上,罗士信总是不自觉的想偷看长孙无垢那对儿被胡装勒得突起的双峰,回想那种入手温软的感觉,嘴角不时的泛起阵阵淫笑。看着罗士信一脸淫荡的表情,小美女长孙无垢直恨得压根儿都痒痒,可又没办法声张,只能不断的用怨毒的眼神警告罗士信,同时暗自盘算着怎么才能也让这黑淫棍糗上一糗。李秀宁虽然知道两人之间有过节,可这种事终究是不好问出口的,也只能假装看不到两人之间的神交。

众人一路闲聊,在黄昏时分来到了天龙山脚下。李建成等人选择在中午出行、傍晚赶到,就是想在天龙寺留宿一晚,然后第二日早起游览天龙山风景。

天龙山是太原西山的一支,太原西山属吕梁山系,背负着古晋阳数千年的文明史。几十公里的西山宛如一架巨长的名山屏风。从上兰村汾河出水口向南排开去有冽石山、崛围山、婴山、石室山、蒙山、太山、龙山、悬瓮山、天龙山、象山、庙前山、蚕石山、苇谷山、银牛山、黑驼山、七苦山等。这其中属天龙山最是著名,天龙山原名方山,位于太原西南七十里处,周山上下屏峰黛立,松柏成荫,溪泉鸣涧,气候凉爽。早在东魏时高欢建了避暑宫,北齐高洋建了天龙寺,并都开凿了石窟。山因寺而得名,寺因窟而着称。山中多砂页岩,呈现出奇特的地质地貌;山上多山泉,有丰富的泉源。天龙山内风光秀丽,山不高而挺拔,清幽凉爽;树不大而茂密,万木峥嵘。自古便有“天龙八景”的美誉,高欢在天龙山开凿石窟,高欢之子高洋建立北齐的晋阳为别都,继续在天龙山开凿石窟。杨广为晋王时,就接着在天龙山开凿石窟,后来登基做了皇帝,又命李渊父子继续督造石窟。

除了石窟之外,天龙山上还有遍山的松柏,尤以盘龙古松龙游神盘,纵横缠绕,为天龙山上又一奇观。

借着夕阳的余晖,罗士信只见这天龙山四周山峦起伏,遍山松柏葱郁,山头龙王石洞泉水荡漾,山前溪涧清流潺潺,如此景观的确让人叹为观止,脑海中不由得浮现起后世一位诗人对西山的赞美,脱口吟道:

“远上西山如画屏,郁郁苍苍三百里!此山果然非同凡响!”

“好诗啊!罗兄弟不仅才思敏捷、勇武过人,看来在这诗词歌赋上,也是颇有造诣啊!”

说话的是李建成,他听见罗士信的话,转头向罗士信称赞道。

“可不是吗!法雷寺的慧明方丈就曾说过,罗贤弟乃天纵奇才,文韬武略,样样精通!”

李世民也笑呵呵的在一旁帮腔道。罗士信是他带回来的人,别人对罗士信能力的肯定,就是对他眼光的肯定,李世民自然乐见于此。

“哈哈哈...”,一旁的柴绍也干笑两声,道:

“世民和建成可能有所不知,在那倚翠楼上,罗兄弟就展现过他的文采,对出了江洛琪小姐上联,把绍也给比下去了呢!”

听起来像是在褒扬自己,可话从柴绍嘴里说出来,罗士信怎么总感觉有一种酸溜溜的味道,想来柴绍没有得到那江洛琪的青睐,心中还是耿耿于怀的。

“哦?!还有此事?嗣昌说来听听...”

“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快些上山吧!”

李建成本想让柴绍将那晚的情形说来听听,却被旁边的李秀宁打断道。那晚柴绍向江洛琪深情告白的事情早已传进了李秀宁的耳朵,自己对其痴心一片的未婚夫婿向人表白,那个女人却不是自己,这让一向自负的李秀宁情何以堪。可是作为李家四小姐,李秀宁又不能跑去倚翠楼和一个风尘女子争男人,她也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不过女人都是小心眼儿的,尤其在对待男女关系的问题上,她们更是有仇必报。自打听说柴绍在倚翠楼上的表现后,李秀宁就一直盘算着怎么对付那个江洛琪,她既然不能把柴绍怎么样,那她只能想办法对江洛琪下手,也好彻底绝了柴绍的念头,只是苦于没找到机会而已。

众人也都听出了李秀宁话里的酸味儿,便不再说及此事,悻悻然的奔天龙寺而去。

天龙寺的住持在前一日就得到李府送来的消息,今日下午便已早早的将客房和斋饭准备妥当。所以李建成一行人等到来时,并未引起太大的慌乱。

一行人等赶了一下午的路,都已经是人困马乏。所以用过斋饭后,天色虽然还没黑,大伙也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客房休息去了。

寺庙里的和尚休息得都很早,戌时(晚7点到9点)还没过,天龙寺内便都已经是灯熄人眠了。罗士信没有这么早睡下的习惯,往常的这个时候,他都是随着师傅乾坤子在打坐练气。此时师傅虽然不在身边,罗士信也不想改变以往的生活习惯,于是独自在房中调息运气。

罗士信正在静心修炼,却突然听到房顶上有动静。罗士信这些年的能耐不是白学的,想当年罗士信第一次去到那“四宝观”时,就见识到了乾坤子那手听声辨位的本事,法雷寺前来擒拿马清风的三个和尚人还没到四宝观,乾坤子就已经了察觉他们的气息。罗士信现在听声辨位的能力虽然达不到乾坤子的那种程度,可是要发觉房顶上趴着个人,那还是轻松加愉快的。

刚一察觉到房顶上有人,罗士信就从兜里摸出两颗钢珠,准备应付可能的袭击。这些钢珠约莫有鱼眼大小,个个都由纯钢实心打造,是三师兄陈罗汉专门为罗士信打造的。陈罗汉在向罗士信传授他的暗器功夫时,发现这厮根本就玩不明白那些细小的钢针。没办法,陈罗汉只好改钢针为钢珠,反正罗士信这厮有一股怪力傍身,钢珠打出去的威力比陈罗汉的飞针只大不小。

自从那次“疯骡子事件”后,罗士信就感到有人想至自己于死地。可敌暗我明,没办法,罗士信只能做到有备无患,内有乾坤子所赠的蟒鳞甲保护,外备玄武金刚匕首和这些钢珠傍身。

做好准备,罗士信向房上喝道:

“房顶上的朋友,有话下来说吧,你这样不便于我们沟通啊!”

房上之人显然没有想到罗士信这么快就发现了他,在听到罗士信的话后先是一惊,旋即跃下房顶,转身就跑。

罗士信现在满脑袋的大问号都没解决,好不容易发现只马脚,哪能这么轻易就放过于他。听见那人想逃跑,罗士信赶忙跃门而出,正好发现有一个黑影企图翻越寺墙逃走。罗士信冲那黑影低喝一声‘哪里走’,随即展开自己这身轻功,尾随那黑影就追了出去...


昨天和今天上午兄弟我都是在赶火车和准备赶火车中度过的,所以直到现在才更新,还请大家谅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