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烽燧 第三十七章 海畔云山拥蓟城 第三十七章 海畔云山拥蓟城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4/


日军从同浦路来的军需物资必须转运,一般都选择陆路。今天会有三辆卡车的弹药运往曲阳。独立混成第八旅团水原重义收到松井源太郎的电报和副手还有参谋们商量后,制订了一条两线计划。依旧派出三辆运输卡车组成和两辆装甲车组成的假运输车队从陆路经过头唐河开往曲阳。实际上,弹药则通过白洋淀水路运输,增派4艘小汽艇担任护航任务。由一个小队担任警卫。

许是冥冥之中有上苍庇佑。任江带着县大队交了好运。原本只打算让县大队的战士们开开荤,增加一些水域伏击战的经验。目标只是锁定了每日来往的日军两艘巡逻艇。那两卡车的弹药就像是飞来横财,不由得人拒绝。

数十艘木舟深藏在叠叠芦苇丛之中。无数双眼睛贴着水面注视着水道的一端。很奇怪的是,无数根麦秆居然直挺挺地倒立在水中。那自然是躲在水里的战士们用来呼吸的伪装。荷花丛中突然一阵骚动。一朵硕大的荷叶挺水而出。一双同样硕大的手摸索下,一张人脸探了出来。这是水性极好的郭爱民。

类似任江这样的旱鸭子,正双手扶住船椽,趴着透过那茂密的芦苇勘察水面动静。其他人都将自己隐藏地极端巧妙,很难在远处发现居然有一大堆人藏在这片方圆不过几里的水域。

“突突突”一阵阵发动机的声音由远及近。任江听得真切,是汽艇发动机的声音,只不过有些嘈杂,明显数量不止一艘。这年代的玩意还没那么高档,发动机的轰鸣一听就能让人辨认出来。除非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村民。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瞧不起他们。正是他们缔造了中国的新时代!

怎么有那么多船?任江不由得心一沉。计划中只是伏击日军的两艘巡逻艇。这是他们打探了将近一个月才掌握的日军路线和日常活动规律。县大队不过近百人,都是农民出身,战斗力可想而知。

时间的秒针仿佛众人的心跳,“哆哆”地流逝。转眼间,4艘汽艇和两艘小火轮已经出现在县大队的眼前。齐彪一见架势,暗叫不妙道:“任队长。鬼子不是只有两艘船吗?咋变成6艘了。还有两艘大家伙。”

任江的脑筋也高速运转。后面两艘小火轮的速度很慢,使得护航的四艘汽艇也开得磨磨蹭蹭。虽然用县大队去攻坚6艘武装船只是大冒险,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照原计划进行。先打乱他们的队形。把护航的小艇引开!”他低沉的嗓音不知何时产生了令人无法抗拒的磁性。

“是,坚决完成任务!”齐彪无形之中已经将任江的身份上升到了司令员。邓为舆和凌秀更适合做思想政治工作。可齐彪一见任江,就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纯军事的指挥官。任江现在依旧不算是一流的军事指挥官,但他从容的指挥和坚毅的作战风格,让所有人都能观察到丛他身上映射出抗日大义的璀璨光芒。这道理更像一个博学多才的人比专业出身的人更适合成为一名出色的记者。

“轰——轰!”连续不绝的爆炸声中,两艘前卫的小艇的挺身被炸出洞,汩汩地灌进水去。此批日军最高指挥官本田圣隆小队长在小火轮的船头看得真切。船只触雷了!

这让他很疑惑。这该死的水域怎么会有人傻到布雷。而且自己的死对头——八路军也不会富裕到有大量水雷封锁水道。况且,旅团部两线的精密计划怎么出错了?莫非上层又有支那人的间谍混入。

水雷的威力可远比这两下小爆炸为大。那是任江的杰作。修械所刚出产的集束手榴弹被做成绊发雷。水面可不是陆地,即使有隐蔽的绊索,却无着力点。很容易被敌人将整个雷拖着走。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任江至少度过了三个不眠的夜晚。最终他选择用毛竹爿钉到垫底。这样有两个好处。一能将绊索的两端固定。二能用毛竹当成封锁水路的障碍物。

这可是经过测试的。想不打遭遇战,当然便要做到万无一失。果不其然,鬼子两艘小艇同时中招。

可把齐彪乐坏了。头炮打响他人生的第一场伏击战。以前任队长没来,那些小打小闹成不了气候。谁知一动手,就如此惊天地泣鬼神!鬼子的破汽艇也是残次品,包了层铁皮的木壳船,进水之后下沉很快。另外两艘小艇上的鬼子忙把落水的同伴拉上船。两艘小火轮上的鬼子警戒着起伏的四周。奇怪,除了触雷外,四周轻悄悄地。出奇的反常。

偶尔几只水鸟乍起,也惹得鬼子们惊神经质一阵。本田圣隆兀自怀疑为何支那人的伏击没有趁着此刻痛打落水狗时。第一声枪鸣仿佛回应他的疑惑似的响起。

在沉寂的水道中被芦苇荡来回激荡的声波形成波峰,让人无从分辩声音的出处。伴随着这声枪响,仿佛是合奏的讯号,继而转大。如百鸟和鸣齐声唱颂,又如万马齐喑,为鬼子们唱起了挽歌。

几个鬼子还没弄明白子弹来自何方,便歪斜竖正地倾覆在甲板上。“マシーシ·ガンを射撃する。”本田小队长反应极其迅速,用指挥刀指向几处火力点,命令小艇和火轮上的重机枪射手进行压制射击。

咻——咻——!往来不绝的流弹擦面而过,让人的眼珠总有会被针刺破的恐惧。枪线并不明显,芦苇丛中不同方位均有子弹袭来。其中还夹杂着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的点射声。

一个鬼子的机枪手并没见到对方的人影。只能凭着感觉朝一处他认为有支那机枪手埋伏的芦苇里狂扫。弹及所处,片架不留。断秆横飞,乌烟瘴气。总有数发子弹似有意无意间射入淀水之中,那激荡而起的弹道,宛如水中莲花,绽放开去。

该死的鬼子,狐狸一般的狡猾。似乎明知道会遭到伏击似的早就准备了好多挺大正三年式重机枪成弹幕般将战场划成了几个区块。这可不行!任江心道:如果不寻找一个突破点切入对方的核心阵地。周围的埋伏圈再也无法达到收紧的目的。况且鬼子的通讯设备远远胜于己方,相信不多久,鬼子的援兵就会赶来。只有三十分钟,要在三十分中内解决战斗并撤离。留下给部队撤离的时间也仅仅只有十分钟。可是对方那么多的重武器,难道用步枪和手榴弹就能击破的吗?

鬼子终于冒风险将落水的同胞一一救上了船。他们也心知肚明,此刻如若不施以援手,那马上就会步他们的后尘。

不时地,子弹射入水中后,立马带上了一朵红晕,又逐渐消失。那是藏在水中的县大队同志又有人中弹了。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鬼子的阵势倒是有了变化。许是接到了上头的命令。本田圣隆开始命令剩下的四艘转弯回驰。并同时加强右弦火力。因为此刻右弦成了正对包围圈的一面。

千钧一发之际,任江突然想到了《西游记》。孙猴子虽然神通广大,最后还是没有逃脱如来的五指山。如来的手掌再大,恐怕也没有十万八千里那么远。所以实际上,如来的手掌跟着孙猴子一起在飞。这纷乱的战场上随时都有可能被流弹击中,却有一人心思恍惚的胡思乱想。如此情况下恐怕也只有任江一人会如此吧!

思索片刻,任江拉着县大队交通员的耳朵嘀咕了一阵,后者划着小船迅速钻进了一片芦苇荡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