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战湖西:水沫残红2 第二部分 (水抹残红2)5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7/


吃过晚饭后,欧怀仁就去孙百康家了。

郑守义的伤口已经愈合,在宁馨儿的帮助下也能下床走几步了,只是每走一步伤口都会剧烈的疼痛。欧怀仁进家门的时候,郑守义正在和大家坐在堂屋当门的饭桌上一起吃饭呢。

欧怀仁见状自是欢喜,“明理,总算盼到这一天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郑守义发自肺腑,“我这条命是大家给的,你们都是我的恩人。”

欧怀仁立马道:“明理,你这就见外了。我们只不过为抗日尽了点微薄之力,若是没有你等在沙场上拼死拼活的,我们的国家还有什么希望?我们的民族还有什么希望?我们的每个家庭还有什么安全感可言?只有大家抱成团,一条心,才能把小鬼子打跑。”

孙百康附和道:“是这个理呢。”

郑守义就很感动,“有你们这样的心情,小鬼子就不愁打不跑了。对了,我昨天还想着该付这段时间的药费了。”

欧怀仁一摆手,神色坚定,“药费我分文不取。”

宁馨儿笑道:“舅舅,你的觉悟可是高着呢。”

“馨儿,你要不夸我,怕是没人知道你是我外甥女了。”

哄堂大笑。

等大家都吃过饭,欧怀仁道:“今天我来有两件事,一是前两天我那混小子欧清山回来了,说是他已经反正参加八路了,还说这次去沛城当翻译官是湖西地委和独立团要他打入敌人内部的,我不信,想让明理派人到湖西地委和独立团核实一下,别是他给老子上什么眼药呢。”

郑守义笑道:“真的想不到你就是欧清山的父亲,可真是缘分啊!”

欧怀仁一愣,“明理,你认识清山?”

郑守义道:“是啊!清山确实反正参加八路了,上次朱参谋长被捕关在刘家祠堂里就是在他的帮助下救出来的。至于这次湖西地委和独立团,要他去沛城继续当翻译官打入敌人内部的事,我看是真的。”

“这真是太好,我儿终于出息了。”欧怀仁大喜过望,眼睛里竟涌出津津之泪来。

“舅舅,我可真替您老人家高兴啊!”宁馨儿掏出手绢给欧怀仁擦泪,自己却也潸然泪下了。

欧怀仁又道:“清山还说,他前几天去驻徐日军二九三医疗部队还替湖西地委搞了一架交直流轻便X光机呢。”

宁馨儿惊喜道:“能搞到交直流轻便X光机一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可是个宝贝,是用来检查人体骨骼的。清山哥是怎么搞出来的?”

“听他说,他同班同学儿玉中佐是那里的部队长。” 略一沉吟,“还有一件事,傍晚的时候,药堂里来了一个村姑打扮的女人,面生,也不是地道的本地口音,好像是来调查清山的。”

宁馨儿马上问,“都问了些什么内容?”

“问沛城的日本人和警备大队的人马都被湖西独立团消灭了,清山为什么还活着的?幸亏清山走之前安排过我,说是在家养病呢。”

郑守义道:“这个女人可能是沛县宪兵队的。”

欧怀仁道:“我看也是。”

郑守义又道:“看来清山已经当上或马上就要当上翻译官了,这是件好事,一定能搞出许多有价值的情报呢。”

宁馨儿沉思了一会道:“新来的小鬼子来调查清山哥倒很正常,关键是来了个女人。若是宪兵队里有这个女人还好对付,若是没有这个女人,怕是麻烦事了,那她一定就是个暗藏的间谍了。得马上让人搞清楚这个女人的底细。”

经宁馨儿如此一说,郑守义也感到问题严重了,“是的,明枪好躲,暗箭难防啊!明天我让人去一趟县城就搞清楚了。”

第二天晚上,朱邦乾和王沛然人等骑马带着酒和酒菜来到了孙百康家。

朱邦乾和王沛然见郑守义已经能够下床了,自是高兴。朱邦乾笑道:“有嫂子的精细照顾,好的能慢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