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祖国之战 意料中的战争 烦人的巷战(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5/


烦人的巷战(四)

本来战星想联系空中的歼10战机给车道内的守军来一个俯冲扫射的,但他看到敌人的防空火力很猛,空军的损失很大,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猛然他想起了那个隐形无人机,于是他给旅长发去了请示电。

很快,曾兵的回复就来了。曾兵同意了他的请求,但要求他在15分钟内解决战斗,因为我军的一个战机飞行员需要他们去营救。

由沈飞研制的通体漆黑的新型无人隐身攻击机,从1500米的空中,一头扑了下来。

这种无人机因为还没有正式定型猎装,因此只有沈飞给予的代号“暗箭-2”。有了暗箭-2当然就会有暗箭-1。其实两种暗箭是一道研制的,不同的是暗箭-1是地道的专用型无人攻击机,他的很多技术与有人驾驶的歼14是相通的。暗箭-1不但可以发射我军现役的各种新型的精确对地/海攻击制式武器,也可以用各种先进空空导弹进行空战(沈飞的设计者们还为暗箭预留了,与在研的新一代高超音速空空导弹――霹雳-13(PL-13)的接口,因此在后期的台海之战中,让美军吃了不少的苦头!当然这是后话,笔者将在以后有专门描写暗箭-1的内容)。由于暗箭-1的个头比较大,加之我军也不想一开始就暴露暗箭-1的技能参数,因此此次没有派暗箭-1参战。相比较1型来说,暗箭-2的个头要小很多,只有1型的二分之一强。但暗箭-2的航程却比1型要大,因为暗箭一主要是针对战场侦察研发的,它更加注重隐身性能,因此暗箭-2只是兼顾了对地和对空攻击性能。暗箭-2的对地打击主要是装备在内置弹仓里的6枚新一代的红箭-10新型反坦克导弹,或2枚新型电视制导的空地导弹+2枚红箭-10。当然必要时,可以也可以在牺牲一定隐身性能的情况下,在机翼下挂载导弹。暗箭-2在对空武器配置时,可以在内置弹仓里携带6枚天燕90型空空导弹,或外挂两枚霹雳12/13视距外空空导弹(当然也可以用复合挂架携带霹雳-9L四枚)。

现在暗箭-2已经发射了一枚电视制导的空地导弹。2000米的距离对于高亚音速的导弹来说,只是一霎那的功夫。

在爆炸腾起的硝烟中,已经有六名突击队员迅速的冲到了车道入口两侧,几声轻微的“噗噗”声后,车道入口内的没有断气的几个台军已经被清理掉。

战星和高连国他们几个也乘着这个功夫,运动到通风井附近的一堵墙后。

用多功能军刺,剪断了通风井百页上连接传感器的电线,打开铝合金百页,战星随手抓起一把破碎的混凝土块扔进了通风井内,随即用微声手枪打碎了里面装着的一个摄像头。这才示意大家进去。

在到达地下一层的通风口,有3名战士从风管内爬了进去,他们的任务是在必要的时候,组织台军对里面平民的伤害。

剩余的8个人通过风管下到了最下面的机房里。

在机房里,大家整理了一下装备,然后分为两组,第一组根据高连国提供的情报,去警界二层入口处的警卫排,自己和高连国去作战室。

攻击定在2分钟后开始,以机房里炸弹爆炸为信号。

在战星布置任务的这个间隙,程向东已经用电脑通过机房里的线路,接管了台军的监控系统。

程向东的“OK”手势发出,大家就行动了起来。

“把手举起来!慢慢的靠强站好!”

一支枪管抵上了正向作战室门内窥视的战星脑袋。

四个人无奈只好慢慢的举起了手。

事情就这样凑巧,原来战星他们出来后,经过一处卫生间时,被一个正在里面方便的台军小参谋从镜子里发现了。这个狡猾的参谋并没有伸张,而是迅速的用短信通知了附近房间的几个同僚。

他们悄悄拉开门时,战星他们正好拐进了去作战室的走廊,于是他们便跟了上去突然杀出。

“轰”的一声传来的时候,整个地下室里已经一片漆黑了。作战室门口的应急灯亮了起来。

不等顶住自己的台军反映过来,四个人几乎同时侧头避开了低着的枪口。

靠着身体迅速旋转的冲力,四把枪同时斜着砸下,准确的把这几个台军打晕。而反映很快的战星,已经把袖筒里藏着的军刀射入了后面那个呆着的报信的参谋喉咙内。这时高连国也已经跨步到最后的台军身边,腿上抽出的军刺顺手扎入那个家伙的后腰。

两人不约而同的向对方伸出了大拇指!

这时作战室的门之呀一身开了。两个手持MP5冲锋枪的警卫走了出来。

由于门是外开的,因此两个警卫并没有发现迅速隐藏进门两边的战星他们。等到发现地上的尸体时,两把军刺已经轻轻地在他们的劲部滑过,随着一丝凉意过后,两个警卫已经瘫软在战星和高连国的怀里。

由于外面在轰炸,因此作战室里的台军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我突击队员黑洞洞的枪口和高举的手雷时,都选择了放弃抵抗。

马公市内的守军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嚣张,他们已经被我空降军的两个团给割裂成南北两块了。而且随着政委季长春所部和白沙屿方向增援的生力军的到达,战场形势更是向有利于解放军一面倾斜。

看到解放军这么快就拿下了白沙屿,而且白沙屿的指挥部被特战分队全歼,陆建不由想起了太平岛上的我军新型钻地导弹的威力!

“报告!敌人正在各处阵地上播放澎湖岛上老百姓劝降我官兵的录音,有很多地方暂时停止了对我军的攻击,现在我军官兵士气很大影响。我防守城北的吕旅长请示,是否可以派出一支部队,打掉敌人的宣传车?”

“算了吧,能打的完吗?”陆建挥了挥手,陷入了沉思中!

“单单解放军在白沙屿所做的一切,就能证明他们真的不简单!台湾国防部的那些只会窝里斗的家伙所宣传的解放军如何如何,相信澎湖岛上已经没有人会相信了!,能指望他们吗?算了!不能把希望建立在再一次的好运气上!该考虑那个问题的时候了!”

陆建站起声来,吩咐要通了渔翁岛防守指挥部的电话。

“喂,是张旅长吗?我是陆建!”

“陆司令,我是张定波,请指示?”听筒里传来自己以前的老部下那熟悉的声音。

“张旅长,你那边解放军还是没有动静吗?”

“还是老样子,只是空中打击加强了。”

“不要轻举妄动,没有命令不要组织对空还击,要注意保存实力!明白吗?哦,对了我前几天跟你说的那个事,你是否考虑一下?考虑好了给我回话,我等着!”

电话那边的声音马上激动起来,迫不及待地回答:“陆司令!我们都听您的,还要考虑什么?您就下命令吧!”

“嗯……那好!”迟疑了一会,陆建大声说:“我命令你马上以我的名义执行吧!越快越好!我在电话边守着,期待你成功的好消息!”

放下电话,陆建脸上的阴霾已经一扫而空,取代的是一个高级将领不应该出现的焦急神情。

“叮铃铃,叮铃铃……”没有等参谋来接,陆建就一把抓过了电话。

“喂,我是陆建!”

“报告陆司令,我是吕秀清,刚才我去前沿视差,有几个澎湖籍的战士妄图通共,被我处决了!现在我城北守军都决心与阵地共存亡!请陆司令放心!只是我部的弹药快供应不上了,原来的几处弹药库所在地被共军给占领了,请陆司令尽快给予支持!”

“吕旅长,你做的很对!至于补给我马上组织部队给你送过去!”

陆建放下电话,不由掏出手帕擦了一把汗。心下说:“陆建,你真糊涂呀,怎么把这个死硬分子给疏忽了?查差点坏了大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