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实在的,我不得不佩服狗肉。不说别的,仅它的勇气就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明知自己是狗肉一坨,却偏偏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使出混身的解数和手段,硬是要上国宴,而且,坦然顶住那句千古名骂:“狗肉上不得席面!”。

狗肉上了正席,始终是一件要令天下大乱的危机。要是吃的人愿倒也还罢了,不然食客反胃,买单的呼冤,于是自有人同情,还有骚人墨客,或咏之以诗,或写之以文,更有野心勃勃之注水肉,也想以此契机上席。

但,狗肉顶住了。说到这儿更让我觉得狗肉魅力的所在。

一、勇气。上面说过了狗肉是很有勇气。不说别的,要是我,就那一句话也够让我得去找一块豆腐撞死罢了。

二、锲而不舍的精神。自然,狗肉嘛,想要上席总没有羊肉这般便利。于是千辛万苦,使出混身解数,将那一坨打扮得跟羊肉似的,阴的、阳的、红的、黑的一块上,总要把自己端到席面上才算数。

天下残酷的事,也莫过于狗肉上席了,如果仅只是傍观者有此观感,也还没有太大关系,一但食客自己也有此感觉,便大大不妙,便成了一颗定时炸弹,糟透了顶,性格内向的哀怨,外向的的悲愤,无论那一种都不让人好受。虽说狗肉东剽西窃,挂上羊头,却不知道他身上那股狗骚味,便是自己嗅起来都不好受,时时防变之心,自顾形惭之情,犹如疱疔在背,日子自然难过。

幸好狗肉有狗肉的艺术,施展十八般武艺,安内攘外。向内,加强管理,许愿还神,向外武装自己,使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像狗肉,去除傍观者的不良观感。实在不行,也只好大笔一挥,发个狗肉说明!或说挂羊头是因为厨师们有的喜欢烹饪狗肉而又不得。再混不过去,干脆下席了事,一拍两散!

撤席后狗肉续继他的艺术,到处找愿意烹饪它的厨师。也许你会说,吃一堑,长一智,还想上席?!

错,大错特错!这就是狗肉艺术的执着魅力。应着一句话:我是狗肉我怕谁!


最后无耻地学大家钩个原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