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隆重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周年的喜庆日子里,《授衔故事》一书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编辑出版了。本书选题从2004年开始酝酿,2005年立项,并被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列为纪念建军80周年的重点图书,为此编者作了大量繁琐细致的征稿、筛选、核查工作。为了体现“活的历史”,组稿时要求所有撰稿人必须健在,而在当时1955年授衔的将校军官均已进入高龄,他们的文章便带有“抢救”意味,组织本书不啻于一次跟时间的赛跑——现实很无情,几位老将军在将稿子交来之后,来不及看到图书的出版,便在两年中相继永远离开了我们。


而正是在这两年的编辑过程中,透过越来越多的军官们对授衔往事的回忆,使我们更深更

远地走入了那段“授衔的历史”。


1955、1988年,我军先后两次实行军衔制,军衔制度成为举世瞩目并深刻影响了我军革命化、正规化、现代化建设的一项重大举措,也成为全军各级官兵的一项重要政治生活内容。写回忆文章的各级军官,军衔从1955年的中将、1988年的上将到普通的尉官共有139人,仅两个时期的将官就有85人。他们以自己在我军实施军衔制过程中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记录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这个重要的日子:几位1955年授衔的老将军共同谈到在授衔的第二天,南京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在刘伯承元帅亲自指挥下,着新戎装冒雨迎接印尼总统苏加诺的事,给读者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胥光义将军从对美国的出访中感受到没有军衔使我军对外军的交往存在诸多不便;罗维道将军回忆授衔时孔庆德与邓克明将军互穿了对方军服的故事风趣幽默,显示了我军高级指挥员纯洁质朴的友谊;彭富九将军讲述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钟其汉副科长,虽仅被授予尉官军衔,但其不计得失任劳任怨,他的形象感人至深;高锐大校谈及未被授予将军军衔时的困惑及思想转变过程颇具思考的深度,表现了我军干部的政治素养和党性;李元将军的回忆让人们感受到官兵们崇高的理想信念,他们面对荣誉、地位首先想到的是无数的先烈,想到的是对组织的高度信任和依托……还有由周之同、林敬山、王传贤三位曾于1955年在总干部部工作并直接参与第一次授衔工作的同志撰写的前言,客观、准确、言简意赅地梳理出当时的历史概况,极具参考价值。所有这些关于授衔的回忆,使军人们的奉献精神、荣誉观念得到了很有特点的展示。


一个早已过去的日子,为什么会引起那么多人的共鸣?在漫长的岁月中,为什么这一天总让人记忆犹新、浮想联翩?这虽然不是这些短文所能完全回答的问题,但是我们相信,书中的每一篇文章都是历史的一个记号,都是当代军人渴望挽留的一段珍贵轶事。


有位哲学家曾对历史研究作出这样的断言:“历史所讨论的是只存在一次、以后不再的东西。”这不正是提醒我们要及时捕捉那些宝贵的转瞬即逝的历史记忆吗?我军授衔时震撼人心的历史瞬间,需要我们用一个个亲历者们所创造的历史细节将其连缀起来,这仿佛就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催促我们去不停地寻找、咨询、了解和约稿,克服比想象中要大得多的困难,做成这一本回顾我军授街历史的书。但愿这本书给读者留下的不仅仅是授衔的故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