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当监察之现代版

海棠社成立以来,紧紧围绕贾府的中心大事开展诗歌创作,突出反映贾母、王夫人的领导,创作出一大批脍炙人口的新诗。史、薛、林一大批美女诗人脱颖而出,光耀诗坛,为贾府的文学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最近,海棠社准备举办首届海棠杯诗歌作品展,为求充分展示海棠派诗歌的成就和魅力,进一步把贾府的诗歌创作推向新高潮,迎探惜、史薛林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纷纷拿出上乘新作,准备届时一展风采。

按照惯例,所有作品都要经过海棠社监察凤姐审读,然后上报王夫人批准后,才能公开展出。凤姐自担任海棠社监察后,一来府中大事繁忙,二来识字不多,对湿呀干呀的不感兴趣,李纨说谁的诗好,她便说谁的诗好,矮子看戏何曾见,只是由人说短长。这一次也是有审就过,一读就好,划上一个阅字就大功告成了。

然而,参展作品报到王夫人那里却遇到了麻烦。王夫人仔细阅读了薛林探等的代表作后,大为不快。把凤姐找来痛斥一番:我天天坐在井里,拿你当个细心人,所以我才偷个空,谁知你也和我一样,这样的东西大天白日明摆着要展览,要是让老太太知道了,你我都有脱不清的干系呢!

凤姐唯唯,不知错在何处,一脸的困惑。王夫人指着宝钗的《咏螃蟹》说,桂霭桐荫坐举觞,长安诞口盼重阳。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这些小题目,原要寓大意才算是大才。虽然咏的是螃蟹,实则讽刺的是世人,这样会破坏来之不易的贾府稳定局面的,怎么能拿出来展出呢?

凤姐心想,李纨说讽刺的是腐败,怎么夫人偏说会破坏稳定呢?

王夫人又指着探春的《风筝》,黛玉的《咏菊》说,贾府的大好形势为啥不歌颂呢?为何不歌之咏之咱们老太太?一天到晚鼓捣这些风筝呀、菊花呀、算盘呀,这算什么?

见王夫人动了怒,凤姐出了一身冷汗,连说,太太息怒,媳妇该死,这就改过,马上就改……

凤姐不敢怠慢,连夜把王夫人的指示传达到海棠社每一个诗人中间去,众诗人议论纷纷,态度不一。李纨是个活菩萨,面无表情,闭口无语。宝钗笑道,姨娘不满意,自有她的道理,依她老人家的意思改过来就是了。迎探惜也都纷纷表示要和王夫人保持一致,上头叫怎么办,咱就怎么办。

黛玉却使起了小性子,摔摔打打,一时转不过弯来,嘟哝道,舅母斗大字识不了两布袋,哪里懂得这些,偏要挑三捡四,说出来的话笑死人呢。我就偏不听,也不改,要改让老妗子自己改去。

宝钗忙劝道,端人家的碗,服人家的管,咱如今住在这园子里,就要受人家的辖治。叫你往东,你就往东,反正也不是啥经国兴邦的大事,几句闺阁小诗,改一改有何妨?何苦失了和气,给自己惹麻烦呢?

黛玉素知宝钗是拿稳了主意不干己事不开口,一向摇头三不知。想不到为此事竟如此深情相劝,便不由地软了下来说,不知要怎样改才好呢?

凤姐忙道,只要老太太、太太高兴,随你们咋鼓捣都行,只是别再弄那风筝呀、螃蟹呀、菊花呀。

宝钗道,那张牙舞爪,横行霸道的东西,谁都不爱的,不如写一写那架上的八哥,乘巧伶俐,太太一定喜欢。

探春也说,风筝叫人轻飘飘,鼓不起劲来,也没个根基,不如改写《咏太太》,这几年大抓廉政建设,办了不少科级以上太太的学习班,对反腐倡廉起到了很好作用,着实应歌之咏之。

黛玉灵机一动说,不如歌颂一下凤姐,这几年二嫂子为海棠社的发展立了不少汗马功劳。

凤姐嘴里说,千万别写,我是个俗人,什么干呀、湿呀全不知,要写就写老太太。话虽如此,其实心里美滋滋的。

海棠社一干人等,连夜突击,挑灯夜战,写出了崭新的《咏八哥》《咏夫人》《咏凤姐》,送交王夫人审阅时,王夫人笑成了一朵花。

凤姐说,首届海棠杯诗歌作品展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达到了预期目的,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