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5年7月,我参加工作刚刚一年多的时间,单位举行了一次交通手势比赛,,随后我和其他成绩好的同事被分配到辖区新设立的三个固定岗执勤。我分到了交通最繁忙也是最繁华的岗亭。

2005年冬天,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市政部门出动了所有的力量,从夜里开始洒融雪剂,到了第二天早晨路上的雪还是积厚厚的一层。上班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被车来回压过后的路面,俨然成了一面巨大的平滑的玻璃。车辆在路口堵得一蹋湖涂,我来回地奔跑着,疏导着。而急于上班的驾车人好像故意跟我过不去,根本不管其他的人,只要一有空隙就往前插。越急越堵,路上是这样,我的心里也是。

在忙碌了两个多小时之后,车终于少了,状况慢慢地好起来。我的节奏也放慢下来。雪还一直下,身上已经覆盖了一层白色,而衣服领口处却不断往外冒着热气。冷风吹进之后,是一片冰冷。

我狠狠地骂了一句,自己也不知道是在骂这该死的天气,还是那些慌乱的汽车。反正,我累了。

一边拍打着身上的雪花,一边缓缓地往路边走去,想去警亭里喝口热水。就在这时,我看到一辆白色的凯越轿车停在了停车线里面。“真是不长眼色!”我嘀咕着“一早上我已经被这些不守规矩的车车们搞得心烦气躁,而这个时候,我刚刚要休息一下下的时候,你竟然出来冒个泡!我决饶不了你!”我快步地走到车的旁边,敲响了驾驶员的车窗。打开车窗的是一个女人。(说实话她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这是事后我得出的结论。而那个时刻,我没有看出来,我只想把我这两个多小时积压起来的怒火,找个人发泄出去)。

我收了她的证件,让她把车停到路边。没有多说一句话,我转身向警亭走去。

“喂!”她喊我“你去哪儿?”

“跟我来处理。”我没有回头看她,只是冷冷地回了一句。

“你凭什么处理我?”

“过线!”

“前面的车停了我走不动,你眼看不见啊?后来灯变了我再走不成了闯红灯了?!你把证还给我!”

“我靠!你还理直气壮……”我心里默默了问候了她一下,没再回答,径直走进了警亭。

“呯”门被猛烈地撞开“把证还给我!”她一进来就不依不饶。

“把车停在路口以内,我要按规定处罚你。”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前面车走得慢了,你让我怎么走!”她大叫。

“你过了线就得跟着走,不能停到行人线上。你要是过不去就不要抢信号,早点停车让人家走。”

“那是绿灯,我愿意走,凭什么停下?”她的声音又高了一度。

“你要愿意你怎么走都行,但走错了就不行!”我也开始提高了嗓门“今天我就得罚你!“

“你敢!”她开始有些疯狂了。“你还给我!”一边叫嚷着,她开始冲我跺着脚走过来。

“你声音小点!站好!”我突然地再也压制不住怒火,冲她吼了一声。

她先是一愣,立刻回过神来,小手“啪”地一下拍在桌子上。随着她这一掌,桌上的几本书也跟着跳了起来。她对着我来了一句“你什么态度!……”

我也没给自己喘息的机会,马上也在桌上回了一掌。跟着她的语调,回了一句“你什么态度!”。桌上的书又跳了一次,和书一起跳的还有我的热水杯。然后杯子倒了,水哗地流了一满桌。她惊愕地看了一眼腾起的白雾,往后退了两步,接着用同样惊愕的眼神看着我。

我强忍着手上的痛,和她对视着。我们都不再说话。

“好吧,随便你怎么罚吧”。怒目相对之后,她终于退却了,喃喃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她靠在墙角,幽幽地望着我,脸上写满了委屈。

我冷笑了一下,一边心里说着“少来这一套,今天老子软硬不吃”,一边夸张地扯过一把椅子,扔到没有沾到水的桌角,又把水杯扶起来,然后长吁一口气,坐下,从包里掏出来处罚单,小心地铺到桌子上,又掏出处罚代码本,找到处罚条目,小心地铺地桌子上,再掏出……等等……我的笔呢?找找……

我靠,笔找不着了!包里没有,衣服口袋里也没有。我纳闷了:一直都在包里放着的,跑哪去了?再仔细找一遍,还是没有。

我有些慌了。这该如何收场?咦,找找桌子的抽屉,派出所的同志常常在这里待,应该能找到一支吧。我故意慢腾腾地打开抽屉,以免让她看到我慌乱心。

七八个抽屉被我折腾个遍,奇了怪了,有手銙钥匙,有十几块的零钱,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就是没有一支笔!

我突然间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心里一次次咒骂着那倒霉的笔,还不时地偷偷地看看她,怕她看出来我的窘样子,会在心里嘲笑我。她还是保持着那副受到欺负的表情,木然地望着窗外的雪。

“我可不能输。”我暗暗给自己打气。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哎----,给你的驾驶证。”我叫她。

她转过脸看着我,走过来伸手接过,看了看,没有发现罚单,有些吃惊了。

“不罚你了,你走吧,以后注意。”

“啊?……”

“走吧。”我又很轻松地重复了一次“开车注意安全。”

“你为什么不罚我了?”她还有些不敢相信一般,同时带着一点点喜悦,我看得出来。

“不想罚了。”我挠挠头,有些俏皮又有些无奈地回答她。我可不能告诉她,我一百个一千个想罚她可是我找不到笔开不成罚单。

“那……我走了。”她好像又询问一遍。

“走吧走吧,呵呵”我笑笑。那个时候突然间我发现,她很美丽。一开始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她竟然那么美……

就那样,她迈着轻盈的步子走了出去。我低下头擦桌上的水。口渴得要命,保温杯里泡着的清茶几乎一滴不剩。

“哎~~,你为什么不罚我啊?”她的声音又响起来,我抬头看见她站在窗外,莫名其妙的表情依旧没有褪去。

“我不想罚啦-----!”我拖着长音,对着她摆摆手。

她最终离开了。我站直身体,有点无所适从又有点神经质地再把能找的地方又找了一遍,还是没能找到那支笔。

“呵”我自己笑笑,对刚才那一幕,感觉很无语。忽然间,我发现我一早晨的忙碌、疲惫、郁闷、焦虑,所有不舒服的感觉一扫而光------除了口渴。

那一天,我确实心情很好。

而她的驾驶证在我手里那么长时间,我竟然没有看看她叫什么名字;她的车就停在那个角落那么长时间,我也没有记得车号-----千真万确,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是我一次真实的经历,我一直觉得很美好,很值得回忆。我坦白,如果只是因为没有笔而错过处罚一位违法驾驶的司机不足以让我如此地时常怀念。我怀念的,是这样一个美丽的早晨,一场浩荡的雪,一次愤怒的对决,和一个能够突然让我心情愉悦的人。

------------------------------------------------------------------------------------------------------------------------------------------

之后的日子里,她经过我的岗位的时候总是冲着我打个灯光或按声汽笛,让我看到她。我也对着她微笑一下,或是摆摆手打个招呼。有一次她把车停在我旁边,问我的名字是不是叫陈平,我说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她笑了笑没说话开着车走了。又有一次她也是把车停在我身边,放下车窗指着副驾驶座上的一个人对我说“这是我爸。”我愣愣神,脸红心跳又尴尬地来了一句“叔叔您好”。然后傻乎乎地看着那辆白色的凯越慢慢消失在视线之外,半天没明白过来(直到现在也还不明白)。我当然也记下了她的车号,查到了她的名字。没事的时候,我就想想那次甜蜜的争吵,心里默默地叨念她的和雪一样美丽的名字。两年半的时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