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中国历史进程:汉朝的一场国家公务员考试


新年十月(当时以十月为新年的第一个月),年仅十七岁的年轻天子签发了一道圣旨,那就是征求“贤良方正直言极谏”的人才,说白了,这就是一次选拔高级公务员的考试,考试的题目,就是《古今治国之道》。对象是全国境内所有的知识分子。(诏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上亲策问以古今治道。)


诏书一下,全国振动,不论是儒家法家诸子百家,不论是想升官发财的,还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不论是朝中有人家财万贯除了学问什么不缺,还是一无所有寒酸得只剩下学问的,都打点行装,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怀着各自的目的,来到长安谋前程来了。


其实,真的说起来,汉朝的公务员考试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还得有一定的知名度和资历,得有人推荐。好在汉初政治清明,我们司空见惯的一些公务员考试的潜规则,这时候倒不是很严重。


所以最后到长安应试的也就百来号人,其中就有赫赫有名的儒家学者董仲舒。


董仲舒这年四十岁左右,按当下的规定,怕是没有了参加公务员考试的资格。不过汉朝人胸襟开阔,不搞年龄歧视,你有本事,50、60也行,没本事,再年富力强也不用你。《尉缭子》里说:太公望(姜子牙)年过七十“及遇文王”。甘罗十二岁便被封为“上卿”,所以汉朝及汉朝以前的中国人,对年龄歧视这玩意没概念。


俗话说四十不惑,人到了四十岁就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疑惑的了,董仲舒却疑惑且郁闷得很。


董仲舒其实出名很早,从小研读《春秋》,到景帝时代出任博士,确切的时间,有(罗义俊《汉武帝评传》)说是前156年,这样看来,到参加这次公务员考试,老董已经做博士长达16年了。


闲话:说起博士这个官,他的学术地位,有点类似今天的院士,又兼有国事顾问的角色。秦始皇有博士七十人,“掌通古今”,学识渊博。博士们学业各有专精,儒墨名法,方技术士,无所不有。汉朝沿用博士制度,皇帝处理政务,遇到有什么不明白的疑难杂症,就把博士召集起来议论议论,最后写份内参供皇帝参考。贾谊就做过博士,常写参考文章给文帝。


老董在十多年的博士任上,默默无闻,一无建树,当然也可以说是韬光养晦,待价而沽。这不能全怪老董,因为汉初的主导思想是黄老政治,讲个清静无为,而儒家是最喜欢搞繁文缛节,最好大喜功的东西,难怪老董郁闷得很,也无奈得很。


但是老董也没闲着,他开班上课,教授《春秋》,为汉朝培养了一批儒学人才。他的得意门生中,有做到地方诸侯国相的,也有在中央任职的,如担任丞相长史的吕步舒(这个人后面还要提到)。司马迁年轻时也到董仲舒那学过一点《春秋》,不过司马迁的思想并未因此儒家化,真不幸中的万幸也。


董仲舒讲课很有特点,班固在《汉书》中描述说:“下帷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授业,或莫见其面。盖三年不窥园,其精如此。进退容止,非礼不行,学士皆师尊之。”


什么意思,大体上就是说董老师上课很认真,也很严肃,特别是很讲究礼法,老师的讲台面前,有帷幕把老师和学生拦开,有的学生甚至毕业了也不晓得董老师啥模样!隔壁有座园林,里面鸟语花香,董老师三年了也不瞧一眼,更别说去玩了。


汉武帝初年的这次公务员考试,对于老董来说,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表现升职机会,老董又怎能不把平生所学,全部施展出来?


老董琢磨了一下皇帝出的考题,唧唧歪歪一大通,无非是问一个问题:


“怎么才能把江山坐稳了?”


这个问题其实又可以这么问:


“怎么样才能让天下百姓老老实实地顺从皇帝的统治?”


再说得通透点,就是中央忽悠百姓,让他们一边被朝廷压榨,一边还要发自内心地感恩:


“皇恩浩荡啊!”


“万寿无疆啊!”


这件事,其实韩非干了一半。


韩非的主意是三个字:法、术、势(在第一节韩非之死中有详细的论述),讲透了就是一个怕字,刑法严酷让你怕,阴术驭人让你怕,权势压人让你怕。

形象地比喻一下,法就是一根狼牙棒,术是抹了毒的暗器,势是一座五指山。


秦始皇和秦二世都是韩非的信徒,他们完全遵照韩非的理论执行。所以秦朝就好比是一个明火执仗的强盗,明晃晃得举着火把打劫你,奴役你。


秦始皇和秦二世从来没想过忽悠百姓,也许正是一点,让某些读史不通则痛的大师小师赞叹起秦的暴政来。


问题是秦不忽悠人,他的办法是直接把你整成二傻子,他不给你美好许诺,他直接掏你钱包,抓你去做苦力。


这件事,就好像弹簧,你给的压力越大,反弹就越大。股市跌久了都会反弹,更何况老百姓,人也不反弹,直接来反转,一举就把老赢家的江山给掀翻了!


可见秦朝的办法太粗暴太直接,不行!


这就是教训。从刘邦到他的老婆、他的子孙后代,以及后世的统治者,牢记这教训的,便有福。忘记这教训的,便有难了!


所以汉朝开国以来,虽然刘邦对待功臣太过凶狠,吕雉对戚美人太过恶毒,景帝对待诸侯太过急躁,对晁错和周亚夫太过无情,(详见前几集)上层建筑因此祸乱不少,但是下层民间却一片祥和气氛。


下面祥和,上面也乱不到那里去,七国之乱,来势汹汹,仔细一算不过三个月而已。


为什么下层民间一片祥和,因为刘家的掌柜立下了规矩,对老百姓,要小心翼翼些,不要太欺负人,兔子逼急了还要咬人呢!


因此汉初的统治政策,是上层统治者稍稍地自我克制,节约开支,减少不必要的项目。


这种政策,据说从黄帝、老子那里得到了依据。


黄帝的学说,太过久远,接近神话传说,不敢妄言。我们就谈谈老子,


老子说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再聪明,还是要遵守自然规律的,政府的权力再大,也要顺天应人,不能一意孤行,不然上违天意,下逆人心。


而怎么样才能顺天应人呢,道家与儒家的区别就在于无为与有为,儒家主张有所作用去顺天意,而道家则认为,你自以为是拍天的马屁,其实很可能刚好是拍在了马脚上。你自以为爱护百姓,其实是祸害了百姓。所以有为不如无为,无为,则天随天意,人从人愿,安乐如意,各有各的福分!


老子又说了, “罪莫大於可欲,祸其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这话落在统治者,就是告诉你们要“寡欲”,做皇帝的,做总统的,做领导的,要比一般人更克制你们的欲望,因为普通人欲望强烈,最多自家破产。而统治者一旦多欲望,祸害的是国家,连累的是人民。


所以汉文帝要搭一个露天的阳台,算了一下搭建和装修费用,要一百斤黄铜那么多。汉文帝就舍不得了,说:“一百斤黄铜相当于中产阶级十家人家的资产,我住在先帝宫室,已经够奢侈了,还搭什么台子呢?”


汉文帝不是小气,因为他知道自己花的钱不是自己的钱,而是纳税人的钱,纳税人的钱是不能乱花的,这个观点,汉朝的皇帝早就牢固树立,绝对比西方不差!但是这一点,那些鼓吹古代中国有多少项第一的人士却绝口不提,一心要把古代社会说成封建,把自己干的坏事推到古人头上,说什么封建残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