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黄先生在车厢里用手机拍下尸体被卸在车站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列车员与车站的工作人员在交涉移交事宜。没穿铁路制服的就是后来在网上发帖的成准强。在车厢内拍下这张照片的是另一位后来发帖的网友黄先生。


1291次,广州-遵义的一趟列车。近日,不论是百度还是Google,搜索1291次排名最前的结果都不是该次列车的始发到站等信息,而是这样一些标题:《亲历1291次列车绑死民工事件》、《从1291次列车绑死乘客来看“保证”和“有效”》…… 讲述的是一名疑似狂躁症患者9月25日在该次列车上被列车长等工作人员捆绑后死亡的不幸事件。


亲历事件的几位乘客不约而同在网上发帖披露此事,还有照片被发到网上。记者采访了这几位乘客网友,他们说帖子是真实的。


铁路方面官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承认确有此事,但质疑网帖标题不当,细节上有出入,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死者家属告诉本报记者,昨天死者在家乡入土为安。他的家人在接受了铁路给出的总计12万元补偿后,在犹豫是否坚持向铁路部门发起诉讼。


死者名叫曹大和,贵州仁怀人,30岁,一子一女。


1291次列车乘客黄先生已经不记得曹大和的衣着,只记得他的眼睛,“很亮”,“像是在乞讨什么,让人看了心生怜悯。就算是条狗这么看着你,心里也会咯噔一下,何况是个人。”那时曹大和被列车长和列车员捆住了手脚,一直在激烈地挣扎。


车厢里的狂躁喊叫


曹大和的弟弟曹大军知道的情况是,他二哥原来挺健康的,前不久到佛山打工。才上班一天突然精神不正常,乱喊乱叫,两个同乡在问过他家人后决定带他回贵州仁怀老家。曹的家里父母尚在,还有妻子和一双儿女,儿子1岁,女儿4岁。


9月24日广州至遵义的1291次列车晚点两个小时开始运行,于当日22点40分从广州开出。曹大和与两位同乡一起坐在4号车厢,开始的时候其他乘客没怎么注意到他。


同车厢的成准强,事后在天涯论坛发表的帖子里回忆说,“列车开出后,我听到我的左前方座位的一位男子大声说话,但说几句后就会安静下来,因此我并没有在意。列车运行中,这名男子会突然站起来,大声喊几句。他站起来后,坐在他旁边的两个男子会用力将他摁下座位,但是并没有发生什么争吵或者强烈的冲突。列车运行一个小时左右,该男子又站起,做出要跳窗的姿态(注:该车为非空调车),一边大声喊叫。”


乘客黄先生也开始注意到曹大和的异常举动。黄先生后来也在天涯上发帖回忆当时的情形,“在靠近餐车的后车厢也不时夹杂着不和谐的叫声,像是一人的自嚎。刚开始小声,没人注意这不和谐的举动,但很快声音越来越大,频率也越频繁,都是些混乱的贵州方言,甚至影响了乘客的休息。”


被列车员绑起来


据成准强回忆,“这时候有乘客提议把曹先生绑起来,于是有人报告了乘警。乘警通知了列车长,列车长决定要把曹先生绑起来,他们马上拿来了那种6 厘米左右宽的封箱胶布,列车长和几个列车员手忙脚乱地把曹绑了起来。对于列车长的决定,曹先生的同伴也是恭敬不如从命。当时绑的情况是:曹的上臂和胸部连上衣被缠绕了若干圈,膝盖以下缠绕了若干圈,缠的宽度大概为7-10厘米。被捆绑以后,曹开始不断地挣扎,很快胶布开始松动,上臂的胶布松动后,曹差不多可以用手来解开这些胶布了。列车长过来看了情况后,又在曹的手腕部位、脚踝部位缠上了胶布。这些关键部位被绑以后,曹就没有办法自救,开始不断挣扎,不断地哀求周围的人松开他的捆绑。”


黄先生说,“我看到的是手和身固定,两脚也固定了,其中有个戴眼镜青年为此提出异议,说这样做不行,但那个列车长拍胸口承诺负责。此时被绑的男人情绪更激动,他破口大骂,乱叫着方言。”曹大和在叫什么黄没听懂,但听到曹的贵州同乡在哈哈大笑,他们告诉黄,曹喊的是意思大概是:“天塌了!杀人了!”黄所说的戴眼镜青年经其本人证实,就是成准强。


“整个晚上曹都是不断要求解开缠的胶布,但是曹的生命还是活生生的。看他挣扎很痛苦,我不断地安抚他,这个时候他都很温顺。”黄先生的描述是:“后半夜在他的杀猪般的叫声中多数人进入了梦乡。”


重新捆绑


据成描述,到了第二天早上,即9月25日上午7点多,他去餐厅就餐,向乘警反映了情况。成说,解开胶布应该不会造成危害,因为曹不具有攻击性。但是乘警和乘务员一致不同意,认为还是需要继续绑住。“这个时候曹还是活泼的。”


车过茂名,天也亮了。成说,“到了9点多的时候,列车长出现了,然后说怎么松了,转身就去拿了一卷上述规格相同的黄色封箱胶过来。我一看顿时觉得不对劲了,马上站起来反对。说原来的捆绑已经很痛苦了,不要再绑了。列车长问:跳车怎么办?伤人怎么办?对此我无言以对。”


黄先生当时跟其他同车乘客一起在围观。那位“捆绑式卫星”已没多大叫声了,他也看到列车长把曹大和身上的胶片又加厚加紧了几层,“像裹粽子一样”。


在捆绑中死去


成准强回忆,过了不到十分钟,他发现曹伸在凳子外面的脚不断地抽搐。他走过去就看到曹大和已经脸色苍白,浑身虚汗,于是马上跑到餐车对列车长说。成说当时列车长依然在说:“出了事,我负责!”他指着该列车长说:“好,你负责,那我一定会作证!”


说完之后,成立即跑回曹身边,向周围的乘客借了小刀割开了胶布,“但是这个时候生命已经开始从曹的身上流逝,给他喂水,他已经不能吞咽了,舌头开始变色,眼睛也不转动了。我摸他的脉搏和心跳都已经没有了,这个时候列车长才到现场。”


黄先生也发觉乘客突然都围到后车厢去了,广播也不断重复,说6号车厢有病人需要医生乘客的帮忙。他知道出事了,曹大和松绑后“面黄黑嘴紫青”。


把尸体卸在沿途车站


25日中午火车在广西来宾站停下,卸下尸体,成准强也同时下车到派出所报案。


成准强听说列车方面在写交接单的时候注明的是“危重病人”时,马上就大叫起来,说人都死了,还“危重病人”!车站方面的工作人员马上就不干了,要求列车长留下。


最后,列车长还是上车走了,因为这趟车只有这一个列车长,上级来电表示要他继续对车上1000多名乘客负责。


曹大军最后接受了铁路方面12万元的赔偿方案。其中包括2万元的保险和10万元的补偿。9月30日,他在贵阳与铁路方面签了一个协议,签字后得到了12万元现金,曹大和的尸体随即在广西火化。曹大军非常感谢从9月25日开始一路坚持陪伴的成准强。成还联系了北京的律师张凯,准备帮他们打官司。


曹大和1978年10月5日出生。昨天,10月6日,中午12点,曹大和正式入土。


-各方说法


铁路副段长:帖子标题不当,有误导


参与了与曹大和家属谈判的成都铁路局贵阳客运段副段长慕泽君对记者的来电显然并不排斥。他表示,网上的帖子他看了,客观地说,有一些说法是不切合目前的调查情况的。最主要的是发帖人有意地回避了一些细节,事情在定性之前就以《亲历1291次列车绑死民工事件》这样的标题发帖,有误导公众之嫌。现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谁黑谁白,谁是谁非未定,不应该简单地给列车长的行为进行定性。


慕泽君说,如果认真看过帖子,你就会发现一个问题,一个车长怎么可能当着一百多位乘客的面,杀死一个乘客呢?但帖子“故意回避”的细节究竟是什么,慕表示要由警方公布。


目前列车长的职务已经给停了下来,正在接受调查组的调查。“请大家相信,一定会有一个公正公平的处理结果的”。


网友成准强:我亏欠他的


网友们都对成准强表示了敬意,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不仅有勇气一直坚持站出来反对捆绑,还亲自解救并坚持陪伴,赔上时间精力为家属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成准强却不这么觉得,他对本报记者说,“我没有赔上什么,是我亏欠他们的,如果我的勇气能早半个小时,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们在侮辱我的良心。他们以为把列车长家法处置一下就了不起了。”


网友黄先生:我当了一次看客,我鄙视自己


黄先生是广西人,在广州工作,事发时他一直在场,在列车长捆绑曹大和时,他曾闪过一个念头,用手机把他们拍下来,但后来他放弃了,为此他非常后悔。“如果拍下来,那就是铁证了啊。”


看到曹死亡时,“整节车都凝固了,是的,人人都在问、在自责,这列车除了那四眼青年谁没有责任?想想几次上厕所看到他,都多看两眼,恐慌闪亮的眼神,为什么只有怜悯,没有解救?我恨我自已,和大多数一样选择沉默。”


“在这个事情中,我就像鲁迅小说里描写的看客,我非常鄙视我自己。”最后他还是把自己了解的情况与拍摄的照片发布到了网上。他认为,即使曹大和有精神疾病,捆绑这样的处置方式也不恰当,应该是由其同乡在乘务员室这样的地方看护。


家属:我们还在等尸检报告


曹大军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这两年在福建打工,对二哥曹大和的身体情况并不了解,他也不敢肯定二哥的身体状况究竟如何,是不是因病发猝死。所以他还在等尸检报告。等拿到尸检报告之后他才能决定怎么办。同时他也很重视成准强和律师张凯的意见。张凯对记者表示,现在他还没有开始正式介入,从目前初步了解的情况看,关键在于列车长有没有责任,如果有,肯定是刑事责任,过失或者故意要看具体的情节,等委托书签订之后他有可能会到贵州进行调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