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三卷 北伐》 九 黄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渡过黄河之后,蒲户诨立刻发现了宋军的行踪。毕竟数千人马走过,怎么能没留下一点痕迹呢?根居蒲卢诨都判断,宋军过去的时间绝不超过六个时辰。


蒲卢诨立刻下令,全速追击宋军。他部下有一万八千人马,也全部都是骑军,不过可没有铁浮图。宋军的大致情况蒲卢诨都清楚:人数大约有六、七千,不过战马大约有一万匹。虽然有一部份是俱甲骑兵,但自己的人马大约是宋军的三倍,一但打起来,赢面还是很大的.何况纥石列大人的将令并不是要求击败或是消灭宋军,只要拖住宋军就行了,要消灭宋军,完全可以等琪他部队到齐后一起动手.


“只要是谁先追上宋军,升三级,赏钱万贯.”在这样巨大的诱惑面前,潢卢诨不断催促着士兵们加快前进的速度,甚至不惜连夜赶路.走到隆虑山时,两座山头之间只有一条山道,蒲卢诨虽然知道这里是强盗出没的地方,但也并不在意“那个强盗没长眼睛,敢来袭击官军呢?


于是获在这一条山间小道中,金兵们举道火把,全速前进。长长一串火光排成了一条长龙,在黑夜之中十分显眼。


这条山道长约三十多里,是过隆虑山的必经之路。其实并不太狭窄,最宽的地方句供五六匹马并行,最窄的地方也能同时过两匹马,作为山路己是很不错了。借着火光还可以隐约看见山道两边倾斜的山坡上满是树术。这时正是盛夏,树叶都十分茂盛。


就在金军快要走出山道时,走在前面的十几匹战马突然发出悲鸣,“朴通”、“朴通”都掉进了陷坑当中。前军一阵骚乱,立刻停了下来,但后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仍然继续前进。前军后军顿时挤成了一团,一下子把并不宽的山道堵得水泄不通。


蒲卢诨心中一惊,忙问道:“前面发主了什么事情。”


有士军向他报道:“大人,前面有人挖了几个陷坑,有几个弟兄以经掉进去了,钡在大伙正在救他们出来。”


蒲卢诨心念一转,顿时大惊失色,他可不是傻子,立刻想到谁会无事在这里挖陷坑呢?一定是有宋军在这里埋伏,立刻道:“不要停,快通过这里。”


可惜他的话还设说完,无数的箭矢划破空气的呼啸声传来,无数的雕零箭从两侧的山坡上茂密的林子中射出来。挤作一团的金军毫无准备,人的惨叫,马的哀嘶以及箭矢穿透铁甲,插入肉体的声音立刻响成了一片。箭雨之中还有无数巨大的石块和滚木被推下来,饶幸躲过箭雨的金兵们又被这些滚木擂石砸得头破血流,筋断骨拆。以经乱成一团的金军完全设有还手的力量,这条狭长的山路一下子变成了金军的地狱。


蒲卢诨的身上也中了两箭,好在身披童甲,入肉并不深,面旦也不是致命的位置。他忍着痛,大声吼道:“快,冲出山道去,只有冲出山道才能活下来。”他知道山道的出口就在前面不远,走出这条山道就是开阔地,在那里可以重新整顿队伍,在和宋军作战。“我有一万八千人马,就是伤亡了一些,人数也还在宋军之上,重新整顿好人马再和宋军作战胜算还是很大的。就算打不赢宋军也可以拖住他们,那么就是我最先发现的宋军,‘升三级,赏钱万贯’马上就会落到我的手中了。”


前面的金军虽然没有“升三级,赏钱万贯”的贪心,但也知道,冲出这条山路,才是唯一活命的机会。眼看着出口就在前面,金兵们也顾不得陷马坑的危协,义无反顾的向前冲去。尽管陆续还有人不断的掉进陷马坑里,但蒲卢珲仍然率领着金兵拼命向出口冲去。


拐过一个弯,以经可以看到出口的时候,突然前面光线一亮,燃起数十道火把来,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一支身披白袍的宋军出现在山道的出口处。


“这里还有白袍军。”蒲卢诨的心一沉,接着获是一阵凌历的箭雨向金军当头射来。蒲卢诨和冲在最前面的十个个金兵每人都身中十几箭,连人带马倒在地上。冲在前面的人立刻本能的后退,但后面的人还在向前冲,顿时乱了阵脚,混乱不堪。前后的人撞在一起,自相贱踏,伤亡无数。


原来杨炎在到达隆虑山后,立刻在杜峰的帮助下,掌握了金军的动向,定下了在隆虑山伏击金军的秋划。并且在路上故意留下宋军经过的痕迹,诱引金军进军。果然蒲卢诨贪功心切,连夜赶路,一头撞进了宋军的包围之中。


守住山道出口的是杨炎、虞公亮、赵月如、赵倩如,刘复武、王世隆和一营的俱甲骑军。这时杨炎己看到金军己完全没有了接抗能力,就立刻下令:停止射箭,向金军杀过去。因为宋军所带的箭枝在黑阳山一战时用了近一半,要赶到登州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沿路一定还有恶仗要打,箭枝迮应该省着点用。现在战场上大局已定,金军必败,就没有必要再浪费箭枝了。


这时赵月如己一马当先,冲进金军的阵中,经过了几场大战,她现在以完全适应了战场,一条盘龙棍在她手中使来夭捷如龙,运转如飞,而金兵们早已心无斗志,那里还挡得住赵月如这一冲,转眼间已被赵日如打死十几个金兵。而刘复武和王世隆率领宋军也跟在这女战神一般英武的公主身后,如目削瓜切菜一样肆意砍杀金兵。


而返时曹勋、高震率军从左边山上杀下,董成、朱震率领宋军从右边的山上杀下,三路夹击,金兵纷纷弃械投降,可惜宋军并不想要俘虏,既使是面对放下武器的金兵也毫不留情的斩杀。


金兵们一见投降也设有用,于是有的金兵选择和宋军死战,但更多的金兵是选择抛盔弃男,下马逃命,向山头,密林深处总之越黑的地方越是安全,逃得越远越好。


这场战斗一直由二更杀到四更过后方才结束。蒲卢诨带着“升三级,赏钱万贯”的梦想当场战死。一万八千金军逃走的不足五千,其他的全部丧命。其中大约有一多半是自相践踏而死的。而宋军的伤亡却不足五百。


杨炎并没有出战,只是一直在后面指挥作战。尽管宋军大胜,但杨炎脸上却没有一点喜色。见战斗结束,宋军都在打扫战场,杨炎对身边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魁梧汉子道:“这一仗胜利,真是要多谢杜大当家的了。”


这汉子就是黑石寨的大当家杜峰,自从杨炎来到隆虑山后,他一直陪着杨炎,亲眼目睹了这一仗的过程。尽管过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但这样上万人的大战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宋军出人意料的勇武固然令他吃惊,但更令他惊异的是杨炎尽管是在金军的追击下,还敢主动伏击金军。这一场赢得如此干净利落,令他佩服不已。见杨炎向他道谢,忙客气道:“杨将军太客气了,我们都是大宋子民,帮助大宋对付金人自然是责无旁岱的。何况我们也没有出过多少力,不过是跑跑腿,算不了什么。”


杨炎道:“我们这一仗恐怕很快就会传到其他金军那里。因此我军要连夜撒走,就此和杜寨主告别。杜寨主的这份恩情他日必报。若是有一日北伐成功,大宋收复失地,我杨炎一定在朝中为杜寨主请功。”


杜峰哈哈大笑道:“杨将军,我杜峰聚集弟兄们盘距隆虑山,只是不愿受金人的恶气,可不为了做官啊。如果是要做官,早就在金国做了。”


杨炎微笑道:“不过金兵扔下的东西我们大多都拿不了,如果杜寨主有用得着的,尽管拿去。”


杜峰早有此意,听杨炎这么一说不禁大喜道:“金兵扔下来的东西可真是不少,托将早的福,我老杜这回可发了大财了。”他说的可不错,仅马匹一项,除去被宋军留下的,以及死去的之外,也不下千匹。至于兵器、盔甲更是不计其数。黑石寨总共不过七八百人,每人都可以发一套盔甲、兵器和马匹还多余很多。后来正是有了这一次巨大的收获,二三年内黑石寨速度的扩大到拥有四、五千之众,并有一支精锐的骑军部队,一跃成为河北绿林四大寇之一。


这时宋军己经集结完毕,杨炎向杜峰一拱手道:“杜寨主,后会有期。”说罢,杨炎一带马,向列好队伍的宋军跑去。


曹勋立刻迎了过来道:“大哥,你可真行,这一仗打得太漂亮了。跟你一起,打仗好像根本不费力。”


杨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大声道:“我们马上出发。”


这时王世隆走了过来道:“杨统制,弟兄们打了一夜,都很累了,这眼看就到了五更,还是让弟兄们休息一会,天亮了再走。”


杨炎摇了摇头道:“王统制,我们虽然打了脏仗,但仍在金军的追击之中,而且这一仗之后,我们的行踪以经暴露,金军马上就会来围堵我们,早一会离开,我们就安全一分。在累也必须连夜撒走,等到灭亮恐怕就迟了。”


于是宋军不顾疲惫,连夜转移,第二天正午时分,赶到了长桓黄河渡口,一天以前蒲卢辉就是在这里渡过黄河的。这时渡口的船只和士兵都还留在黄河北岸,宋军立刻包围上去,就像在李固渡口一样,将金兵和水手全部抓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