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扰民和企业无良哪个更糟

云南仇和新政,给政府部门检查企业设置门槛,不仅需要报批,而且给检查限定时间段。消息一经传出,马上有人著文批驳,好像从此云南的天就要塌下来了,从此会假货横行,暗无天日。其实,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很多发达省份的老经验,所谓给企业以安宁的一种尝试。应该说,做出这样的尝试,实际上是一种无奈,由于政府部门权力寻租行为的普遍化,以至于严重影响了企业的生存发展,地区的最高长官不得不采取一种近乎让政府部门自废武功的极端措施。事实表明,凡是实行这种措施的地方,经济确实能发展起来。


企业是需要政府监管的。但两者的关系,不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是猫和鼠的关系。但事实上,政府有关部门对企业的所谓监管,就是视自己当猫,把企业当成了老鼠,猫的事业,就是食鼠以自肥,还不是一口吃掉,而是慢慢消遣。


国人有一种毛病,只要一出了事,大家就一起嚷嚷加强政府监管。比如高校研究生招生舞弊出来了,主管行政部门当仁不让地出面加强监管,结果是研究生无论硕士博士考试,都高考化了,统一出题,统一判卷,而且所有环节,都由行政官员在旁边像看贼似地看着老师。导师一点权都没有,从而使得中国的研究生录取,变成了国际笑话。本科扩招,质量下降,就搞行政主导的本科评估,结果教学质量没有改善,道德素质反而大幅度滑坡。


其实呢,大学现在的问题,很大程度上都是行政部门官僚化操作导致的,不是上面的提倡和命令,哪里来的大学扩招?不是行政部门主导的学术行政化、大学官本位,哪里会有如此多的大学教授道德堕落、营私舞弊?企业和政府的关系,也大体类似。其实明眼人都知道,现在的政府有关部门,以及由它们制定的相关法规,有一些目的不是为了把企业办得更好,让经济更发展,而主要是为了给自己部门乃至官员生利。所谓的监管权,实际上变成了索贡权,或者合法扰害权,只要企业不乖乖地听话上贡,政府有关部门就可以借合法的监管,把你搞死。


因此,尽管企业有不良行为,就像大学也有不良教授一样,但官员就更能靠得住吗?此次三聚氰胺添加事件,真正导致监管失灵的,恰是有关部门的食品免检制度。三鹿乳业其实是国企,是当地政府直接管的大型国企,在事件的危机处理中,三鹿的种种不法行径,当地政府能说不知情吗?同样,山西矿难不止,无良官员入干股、收取保护费,其责任一点都不比无良的矿主小,甚至比矿主还恶劣。所有的监管,无良的官员都可以把它们变成一种牟利的手段。最后结果是,无监无管,出了事,再把棒子成批地打到企业身上。


说实在的,企业虽然有可能丧失道德,但毕竟有市场管着,就算中国的消费者都傻,还有世界其他国家的消费者呢。没听说世界上有哪个企业,可以从始至终靠搞假冒伪劣发展起来的。此番三聚氰胺事件,给涉案企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我相信,哪怕企业家再无良,道德再堕落,也不会对此无动于衷。毕竟,没有哪个企业家会希望自家的企业就这样被毁掉。下一步接受教训的,肯定首先是企业家。政府官员涉案,可以下台,下台之后一样有保障,说不定风头一过,还可以官复原职。但是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企业倒了,他们能怎样呢?不想去打工的话,也只好流落街头了。


政府公司化,自我牟利,是个别政府部门职能变异的根本原因。变异了的政府,就不是政府,而变成了出卖权力制造合法伤害的怪兽。这实际上是中国种种混乱的根源。靠这种变异了的政府部门来监管食品的安全、治理环境,在存在危机的一时一刻是可能的,但想要长治久安,肯定是靠不住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