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岁月留痕{短篇自传体小说}

岁月留痕.风中月影

东北,黑龙江省腹地的松嫩平原上,有一座小城。一九七三年的冬季,雪花漫天飞舞的一个凌晨,一声婴儿的啼哭,打破了这个宁静的清晨,爸爸兴奋地说着:“是个男孩,我的儿子!”那就是我诞生的时刻。

家境贫寒,使得我出生的时候,连个房子都没有,是租借一个老人的房子,就在我五岁的时候,我终于有了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家。两间一面青房子,在那里我和弟弟度过了欢乐的童年。弟弟比我小二岁,那时候小城像有我兄弟两个孩子的家庭不在少数,爸爸和妈妈都是老师,月工资只有31.5元,日子过得也是蛮艰辛的。

别说零花钱,就是几分钱的一根冰棍,妈妈总是叮嘱我们不要买,因为我们家穷,能节省的就要节省。弟弟小不懂事,一次哭着喊着要买冰棍,被妈妈狠狠地打了屁股一顿,哇哇大哭的弟弟是被泪水浸满双眼的妈妈连拖带拽地弄回了家。打那以后,弟弟也懂得了日子的艰辛,开始懂事起来。

肉,是很少买的,着实吃了几年的苞米面粥和窝窝头,后来,随着家庭条件逐渐的改善,爸爸偶尔也会从外面买回只烧鸡,给家里改善伙食,那是我至今难忘的味道。也不知道现在是熏制烧鸡的手艺滞后了,还是我的口味变了,感觉那时候吃的烧鸡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

童年的孩子是管不了那么多事情的,在野地里欢天喜地地玩耍,经常要被家人来召唤,才知道回家的。家西面50多米的地方,是两个黄土坑,一个稍大、一个稍小。是因为来这里挖泥脱坯的人多了,久而久之,这里形成了两个土坑的。这里,竟然成了我和伙伴们玩乐的天堂,捉迷藏,打冲锋,是我们乐此不疲的游戏,大坑底下还有许多小坑,自然我们把它当成了战壕,各自扮演着英雄的战士,手中拿的也就是木头做成枪的模样的武器,枪响都是我们嘴里模仿出来的,尽管装备简陋,但还是玩的不亦乐乎。碰上连雨天就不行了,即使天气好了,地面干爽了,但水坑里还是存水的,有胆大的孩子,这时候要到水坑里洗澡的,由于年头久了,坑里有坑的,谁也不知道哪块深哪块浅,我胆子小,照例是站在岸上看他们在水里嬉戏的。有一次,经不住水的诱惑,也胆战心惊地脱掉了衣服,进到水里,可是还没等脚跟站稳,脚底一滑,“哧溜”“普通!”我倒进了水里,一着急,呛了两口泥水,终于连扑腾在挣扎地爬了起来,赶紧穿上衣服,回到家里,是不敢说的,从那以后,我发誓绝不到水坑里洗澡了,那一年我十三岁。

冬天的时候,那个大土坑仍然是我们的乐土,拿上自制的爬犁,爬到土坡上,顺着坡子滑下去,经常是人仰马翻,棉衣棉裤弄得又脏又湿,鞋子里也灌入了不少的雪,一热,又化成了水,但我们还是执着地玩乐着。有时候,拿着尜到冰面上去抽尜,用水彩笔将木头尜上划出几道鲜艳的色彩,一抽,尜旋转起来以后,色彩缤纷的十分好看,这还使我炫耀了许久的杰作呢。

光玩也不成啊,还要上学的。记得上幼儿班的时候,正好去妈妈所在的幼儿园,房子是坯垒成的土房子。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桌子,只有长长木板搭制的凳子,好几个小朋友坐在一排,开始用稚嫩的童音读着a、o、e.....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去的是爸爸所在的第一小学,学校的校舍还是日伪时期日本人设计的,叫“王”字型建筑,就是中间是一个宽大的走廊,两边连着一趟趟房子,就像中文的王字一样。入小学是要考试的,所谓的考试就是叫你查数,从一数到一百就可以了。分配班级的时候,我被分到了一年一班,开始了小学的学习生活。

校园在当时的小城算是环境和教学质量都是一流的,我从一年级开始到三年级,几乎都是双科一百的成绩,也经常被老师夸奖,甚至为此老师还让我当了副班长。可是好景不长,我的学习成绩开始下滑了,那是四年级的时候,班主任老师身体多病,一个学期很难见到她一面,学校经常派一些老师来带班,人员却总是不固定,一个带个三五天,另一个带个十天半个月的,一个学期下来,算了一下,竟然换了二十多个代课老师!自然我们这个班的学生成绩都不怎么好,假期的时候,书包背回家几乎是瘪瘪的,因为本子都让我撕掉了,反正老师们也不怎么检查,可是我回家却挨了顿狠尅,妈妈气得拿着笤擞把我这顿打。让我知道父母对儿女的一片苦心,真的是拳拳父母心啊。


1763字

本文内容于 2008-10-8 17:48:29 被lb2000334452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