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受时间和非线性等因素的制约,综合国力并不简单地意味着各种力量的加总或函数,也就是说,并不是国力的综合。与加总或函数比起来,结构同样重要。力量的不同排列、布局,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比如前苏联和美国,从力量综合来看,并不相上下,前苏联甚至还要强于美国,但是,竞争中却败于美国,原因何在呢?我想是出在结构差别上了。前苏联的力量布局是严重不平衡的,其结构特征是党-国体制。力量的不同配置,造成了系统的巨大差异,而综合的办法所反映的只是系统的平均状态,却不能反映这种结构差异。前苏联的力量完全是依据党-国体制所指定的方向进行综合的。一般认为,这一方向就是与美国竞争全球霸权,这一方向被赋予了与敌视共产主义的资本主义斗争的意识形态合法性。而制度全部的优越性、合法性,最后都建立在前苏联军事力量之上。前苏联的综合国力,都向着拥有多少飞机、坦克、导弹、核武器和多少个师方面综合。最终要消灭敌人的斗争意识形态强化了这种综合,以至于使冷静的、理性的计算以及严肃的反思变得不可能。前苏联著名学者阿尔巴托夫在回顾前苏联外交时,指出了前苏联的这种向着军事力量综合本国国力的倾向。他说,苏联的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沉浸在许多神话和意识形态之中,"不要认为,这些神话和意识形态只是用来喂老百姓的,而'高级神父'吃的完全是另一种食品,以为他们是在只有他看得到的一些更高利益的基础上冷静和理性地估量政策的。""他们的思维充斥着意识形态和由意识形态产生的神话,他们长期相信,资本主义、帝国主义西方是生来不可调和地敌视我们的,这种敌视是对我们的主要军事威胁。"前苏联领导阶层对军事力量的迷信成为主导整个国家的意识形态神话,他们相信可以用军事力量保证安全并解决如果不是全部、也是大部分的政治问题。


前苏联解体后,阿尔巴托夫在总结教训时说:"最后,我们已开始懂得了,外交政策的真正任务不是去征服别人或建立帝国,而是去创造永恒的条件,以使得每个国家、每个民族能不仅集中力量和资源,也集中注意力去解决它的实际问题,去关心经济和社会问题,去发展文化、科学、教育、卫生健康和生态环境,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和改善生活福利。"8阿尔巴托夫这段话精辟地描述了前苏联力量结构的失衡。前苏联是围绕同美国争夺世界霸权确立经济、社会结构的,军事工业拥有压倒性的优先地位。前苏联国内最好的科学家、最好的技术设备、原材料都要优先满足军事工业的需要,民用产品都要为这一需要让路。这一需要塑造了一个畸形的经济结构,20世纪80年代中期,前苏联农业、轻工业、重工业三者之比为2∶2∶6。到前苏联解体前的1990年,前苏联的经济规模只为美国的40%,但是在军事力量上,却维持了与美国大体相当的水平,前苏联有这样的业绩,要"归功于"军事工业优先发展的战略。有学者计算说,前苏联差不多把全国70%~80%的工业能力都用于了军事生产。


阿尔巴托夫从外交角度对前苏联力量结构失衡的反思说明了,对一个国家来说,最严重的问题是力量结构的僵化。一旦力量朝着一个方向形成结构,各种要素便形成相互支持的系统,要素之间彼此强化,使结构锁定在特定的方向上。


有一条著名的箴言告诫政治家:人类是在时间的河流上航行。对一个政治家来说,最大的敌人,是时间。对一个国家也是一样。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所考虑的,不应只是力量的积累,更应当是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历史上,许多在一定时期积聚起巨大力量的国家,不久之后,便陷于了瓦解或长期萧条,其间的缘由就是不明白真正的成功乃在于可持续性。前苏联的败亡并不是前苏联领导人不重视提高综合国力,而在于国力的综合面临着特殊的困难,在于系统长期追求稳定所形成的分利集团,一味地根据自己集团的特殊利益综合国家力量。在于统治者对于国内结构变化缺乏敏感性,日常发生着的细小突变被忽视了。这就最终导致了系统出现革命性突变。前苏联败亡的教训是,领导集团对于自己领导下的国家是在时间的河流上航行这一点,缺乏认识,反而认为自己通过国力的积累,就可以控制住时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