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与红西路军的命运 zt

红西路军原是红四方面军的主力。组成这支部队的主要有红五军、红九军、红三十军、骑兵师、妇女先锋团、干部团(也称教导团)、兵工厂等,共计21800余人。这支部队西渡黄河,是奉中共中央命令参加宁夏战役的,后来因国内外形势变化,宁夏战役计划停止执行,遂组建成红西路军,向河西走廊腹地开进,为实现党中央“打通国际路线”、建立战略依托这一战略目标而战斗。红西路军转战河西走廊13个县,历时6个多月,行程2000余公里,历经大小战斗80余次,共消灭马家军和民团两万余人,自己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7000余人在战斗中牺牲,5000余人被俘虏杀害,尤其1600多名女战士遭受的牺牲与屈辱令人发指。红西路军“遭到几乎全军覆灭的命运”(徐向前:《历史的回顾》)。红西路军的西征虽然失败了,但她为中国革命所作出的历史功绩仍然是十分重要的。第一,红西路军转战河西走廊,有力地策应了河东红军的作战。红西路军在河西走廊战略展开后,分散了国民党军的兵力,为河东主力红军集中兵力打击胡宗南部队创造了战机;第二,积极配合了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第三,红西路军在军事上、政治上也取得了相当大的胜利。在河西走廊,沉重地打击了西北反动势力。先后建立了永昌、山丹、临泽、高台4个县级苏维埃政权,建立了山丹、高台等几支抗日义勇军,建立了景泰五佛寺抗日促进会等群众团体,少数先进分子加入了共产党,这为河西地区以后的革命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


对红西路军转战河西走廊的这段历史,长期以来存在种种误解和谬传,如说:张国焘擅自命令组成红西路军和西渡黄河,红西路军是在张国焘错误路线驱使下向新疆方向前进的,红西路军是张国焘路线的牺牲品,等等。因而红西路军西征的这段历史,一度成了党史、军史研究的禁区,周恩来为红西路军所作的重大贡献也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长期以来讳莫如深。为了全面评价周恩来对中国革命的贡献,本文拟就周恩来与红西路军这段历史作一初步探讨。


一、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周恩来亲去迎接北上的红四方面军,做指战员的政治思想工作,并保障供给,为后来组建红西路军创造了有利条件


1936年10月10日,红一、红二和红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发布了《十月份作战纲领》,要求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参加宁夏战役作战。10月25日晚,红四方面军的红三十军先头部队八十八师二六三团首先在靖远城南的虎豹口渡河成功,到10月30日,红五、红九、红三十军及红四方面军总部全部西渡黄河,向宁夏方面前进。当时,蒋介石正集中5个军的兵力从会宁至固原一线由南向北分4路向红军进攻,又令马步青、马鸿逵等部沿兰州至宁夏段黄河进行防堵,想乘红四方面军经过长途跋涉立足未稳之际,一举给红军以歼灭性的打击。敌情是严重的。当地人烟稀少,物资供应又十分缺乏,更困难的是,由于张国焘的长期欺骗宣传,红四方面军一部分指战员对中央一时还缺乏了解,有的人甚至心存疑惧,张国焘也心怀叵测,处理上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11月18日,周恩来肩负重任,代表中共中央到达河连湾,迎接张国焘和红四方面军,向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介绍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一年来形势的重大变化,特别是介绍同张学良谈判的情况。周恩来利用一切机会宣传中央的政策,有时是在大会上讲,有时是到红四方面军机关、部队看望时讲,即使只有一二十人,他也一一握手,同他们进行热烈的谈话。他所讲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点:一是表示热烈的欢迎。他肯定红四方面军是中共领导下的一支英勇善战的部队,战功赫赫;并对他们三过草地、两过雪山表示慰问和鼓励。二是宣传团结。他说:这次会合后,红军的力量大了。要把若干个小山丘变成一个大山头。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胜利。三是介绍形势,说明东北军是同情抗日的,愿意同红军联合,一致对外。日本帝国主义正在华北搞所谓自治运动,现在主力红军到了陕北,离抗日前线很近,要准备抗日。周恩来这些热情而恳挚的谈话,使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了解了中央的精神,对消除隔阂,增进各路红军的团结,起了很大的作用。

这时,红四方面军中一些反对张国焘的干部和战士仍遭受张国焘的残酷迫害。廖承志就是一个,他被开除党籍后关押着。周恩来一路上一直打听他们的消息,他深知张国焘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原鄂豫皖特委书记兼军委主席曾中生,在监禁中听到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的消息后,说:“这下可有希望了。”张国焘立刻下令将他秘密杀害。因此,周恩来在处理这个问题时不能不格外谨慎。一天,他在往豫旺堡的路上,刚好劈面遇上被关押的廖承志,他面无表情,也不说话,只是握了握手。当天晚上,周恩来把廖承志找去,当着张国焘的面,厉声责问廖承志:你认识错误了没有?认识深刻不深刻?改不改?而后就只顾和张国焘说话,再也不理廖承志。廖承志吃过饭就回去了,因为周恩来给了张国焘一个错觉,不久,廖承志就放了出来。


对部队给养问题,周恩来在9月间就在保安召集会议,决定为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将后勤机关西移,派红军总供给部部长白如冰到环县、洪德前线;并确定:红军供给的重点是红二、四方面军。因此,红四方面军一到根据地,很快就得到了供给补充。


这时,时局也迅速发展着。国民党军队正分几路进犯:东北军一一四师和中央军三十七军西渡黄河或准备西渡,追击红西路军;马鸿逵和马鸿宾为保住宁夏,不敢轻举妄动;王均和关麟征部注意力也集中在宁夏方面,只有胡宗南的第一军追击攻打河东主力红军。周恩来和彭德怀抓住了这一战机,充分利用红四方面军西渡黄河,分散了国民党兵力的有利形势,于11月19日清晨,赶到环县以北的山城堡地区,部署红军主力隐蔽集结待机。第二天,胡宗南部右路军第七十八师大部进入山城堡地区。21日,红一方面军第十、十五两个军团和红四方面军一部,在红二方面军的配合下,发动猛烈的攻击。经过一昼夜的激战,歼敌近两个旅。余敌仓皇西撤。张国焘也承认:“这次战争的胜利,周恩来的贡献最多。”山城堡战役结束后,周恩来又赴这一带各县视察,并继续看望红四方面军的指战员,然后于12月1日回到保安。根据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的情况,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于7日扩大组织,有委员23人,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张国焘、彭德怀、任弼时、贺龙7人组成主席团,毛泽东为主席,周恩来、张国焘为副主席。这时,红四方面军的主力红五军、红九军、红三十军西渡黄河后,奉中共中央命令,放弃攻取宁夏计划,执行西行新疆,“打通国际路线”的任务,根据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了西路军军政委员会,陈昌浩为主席,徐向前为副主席,统一管理军事、政治与党务,张国焘实际已离开了红四方面军。


二、红西路军西进后,周恩来十分关注这支部队的安危,从战略全局出发,及时给予明确的指示和帮助


红西路军先头部队于11月16日越过凉州,17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毛泽东等,请示行动方针,此电说:“估计时间约11月15日先头部队到甘州,12月5日到肃州,依当时情况,是否我们控制肃州、甘州在手,由远方(指共产国际和苏联,下同)与我们打通,还是我们全力进到玉门、安西或敦煌才有办法。如打通远方为主要任务,我在现地区创造根据地不能不居次要地位。如遇特殊情况,是否我们停止去打通远方?请速详示。”周恩来和毛泽东、张闻天商量后,于18日复电:“17日电悉,我们已告远方,但恐准备不及,运输也来不及,如使东面地区(国民党军)毛炳文部过早占去,红军回旋地狭小不利,我们意见在现地区留驻一个时期。”红西路军占领了永昌,周恩来和朱德、张国焘、林育英商量后,于19日又电告徐向前、陈昌浩:“你们任务应在永昌、甘州、凉州、民勤地区创立巩固根据地。”“同时以一部夺取甘州、肃州之线,坚决保持东边回旋地区,以小部进占安西、敦煌。”根据这些指示,红西路军11月21日占领山丹后,就在甘州、凉州之间活动。12月6日,毛泽东、周恩来等电告徐向前、陈昌浩:“远方可于两个半月后,将货物送达安西,你们第一步相机夺取甘州,第二步夺取肃州。”

12月12日发生了西安事变。亲日派何应钦以为有机可乘,一面电告在国外的汪精卫迅速回国,一面派飞机轰炸西安,妄图炸死蒋介石,并调集了相当大的兵力,建立东、西两集团指挥部,指挥大军进攻西安,东集团已攻入潼关;西集团由胡宗南、关麟征、王征、毛炳文、马鸿逵、马鸿宾等部组成,势力很大,其前锋已抵平凉附近,胡宗南在天水的部队也已出动,形势十分严峻。在西安与张学良、杨虎城、蒋介石谈判的周恩来,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这一战略全局出发,向中央军委建议红西路军东返,以配合东北军五十一军于学忠部(驻兰州)和六十七军王以哲部(驻平凉),抗击何应钦西集团的进攻。中央军委接受周恩来的建议,电告徐向前、陈昌浩:“在整个战略方针上来看,红西路军以东进为有利。”为此,红西路军从倪家营子东返,在甘州、凉州之间同马家军激战,前后歼敌8 000余人,这一军事行动,使何应钦的西集团不敢贸然进攻东北军,为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创造了有利条件。12月27日,军委主席团电告徐向前、陈昌浩:“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前途甚佳,西路军仍执行西进任务,占领甘、肃二州,一部占领安西。”红西路军奉命放弃永昌、山丹,向甘州和肃州前进。


三、周恩来想尽一切办法,营救陷入险境的红西路军指战员,为党保存了一大批革命骨干


由于红西路军为策应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毅然东返,前后耽误了一个多月。本来,河西走廊敌人驻军很少,利于我军西进,红西路军一旦停下来,敌人就尾追上来。结果,红西路军在临泽、高台地区,同数倍于我的敌人打了两个月,经过长征北上和渡河西进、东返的连续作战,部队已几乎没有弹药,全靠大刀石块拼杀;这时又天寒地冻,夜间气温在零下20度左右,许多指战员还单衣赤足,缺少粮食和药品,干部战士体力都极其衰弱;加上河西走廊狭小,北有腾格里大沙漠,南有终年积雪祁连山,人烟稀少,回汉矛盾尖锐,因而战斗不断失利。1月20日高台失守,董振堂军长牺牲,红五军基本损失。这时红西路军尚有1万余人,集中在倪家营子四十几个村寨里。为了援救陷入险境的红西路军,中央军委组织了援西军,任命刘伯承为总指挥,林育英为政委,准备西进救援。与此同时,周恩来遵照毛泽东的电示,采取了如下措施:


一是同国民党当局谈判,要求蒋介石答允,停止“二马”进攻,让出凉州以西各城,作为红西路军驻地。周恩来多次与西安行营主任蒋鼎文会谈,要求他本着国共合作的原则,电令“二马”停止对西路军进攻和残杀。并就国民党军对红西路军见危不救使其消灭一事,由叶剑英向国民党谈判代表顾祝同提出质问,要求顾祝同将凉州之被俘红西路军指战员6 000人调平凉,经关麟征部二十五师驻地转至红四方面军归队;徐向前、陈昌浩及红西路军其他干部如被俘,应严令“二马”不得加以任何伤害行为;对红西路军向西突围至敦煌的余部,顾祝同应严令“二马”不得再行追击。顾祝同接受了这几条,并以西安行营名义,通电各军:今后对红军要以友军看待,不得小视。与此同时,周恩来派人与“二马”讲和,中共中央愿以10万到20万银圆的代价,使“二马”停止对红西路军的进攻。


二是做上层人士的工作。周恩来先是通过西安著名人士杜斌丞的关系,找到了中国回族救国会组织部长、中共地下党员吴鸿宾(回族),由吴鸿宾牵线,请出了闲居西安的马步青老师马德涵,周恩来用张学良的飞机送马德涵到凉州,当面向马步青转告周恩来的意见,要他不要伤害被围红西路军指战员,要枪给枪,要别的什么都行。一周后,马德涵回到西安告诉周恩来,马步青只将被围红军解除了武装,遵马步芳命令,送到青海服苦役,未加伤害,因实权在马步芳手中,他不能放人。随后,周恩来又请吴鸿宾和马德涵出面,宴请从麦加朝圣归来路过西安的青海省主席马麟,马麟是马步芳的叔叔,周恩来要他做马步芳的工作,马麟写信介绍吴鸿宾去见马步芳,但工作没有做成功。接着周恩来又派我党地下工作者张文彬、刘秉琳,持周恩来写给国民党高级将领赵守钰的亲笔信,请赵守钰做马步芳、马步青的工作。


经过周恩来等人的多方营救,先后有红西路军的被俘指战员十多批、4 700余人脱离了“二马”魔爪,重新回到革命队伍中来。李先念率领的红西路军700余人,突围至敦煌,由于周恩来通过顾祝同的努力,马家军未加追击,使之安全到达新疆,后参加苏联举办的飞机、坦克等专业军事技术训练,这批人以后成了我军空军、海军、坦克兵等军兵种的领导骨干和技术骨干。


由此可见,周恩来为红西路军所作的贡献是重大的,决不能因为红西路军的失败而加以抹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