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三天 倒数第三天,15:00之前。时间似乎只存在与刘庆身边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三天,15:00之前。时间似乎只存在与刘庆身边了。



政委用最令人无法接受的眼神盯着这位大姐,以至于她都根本无法继续自己的话了。

“你说什么?这里的那个小伙子大半年前就死了?!!!!”政委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啊!是啊!就死在这里啦!”

“是怎么死的啊?”

“就在卫生间里,自杀的啊!”

政委突然觉得自己眼前有点发黑,胸口有一股子又腥又咸的东西涌了上了,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那位大姐看到政委像一尊石像似的轰然倒下,自己也被吓得惊叫起来。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刘庆此时正在外面和那一对儿青年夫妇了解着一些情况,听到屋子里那个女人的惊叫,他暂时安稳住了那两个人,之后自己飞速的跑回了402房间。

政委倒在卫生间 门口,刘庆进屋的时候,特意将房门敞开的很大,他心里仍然对402房间里心有余悸。

“怎么回事啊?”刘庆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说着说着,他就摔倒了。”那位大姐仍然是一脸的惊慌失措。

“来,你帮我一下,我把他抬出去。”说着,刘庆低下腰,抱起了政委的肩膀。那位大姐也顺势抱起了政委的双脚。

“咱们出去吧!”刘庆说道。

大姐不做声了,她似乎抬的很吃力。

终于走出了402房间,虽然只是在这里呆了一夜,但是刘庆却感觉似乎呆了一年似的,甚至更长的时间。当刘庆站在楼梯上的时候,他对身后的大姐说:

“大姐,帮个忙,帮我把他放到我后背上,我背他下去。”

“好好好!”大姐把政委很吃力的放到了刘庆的后背上,她还没有忘记顺手把402房间的门给锁上了,当木门和防盗门分别被关闭的时候,刘庆听到的两个门分别撞击的时候,他似乎隐约中听到了那熟悉的刺耳的鸣叫声。

刘庆背着政委走下了舒梁家的楼,那位大姐也一直跟着,神情惶恐的样子显示出她慌张的心理。

“大姐,你的电话能给我留一下吗?”刘庆一边朝着警车的方向走着,一边和那位大姐说道。

“好,你要把他背到车上吗?”

“是的,我送他去医院。”

“那好,你上了车,我给你我的电话。”

“好的,谢谢。”

政委被刘庆放到了警车的后座上,并且为他系好了后座上的安全带,刘庆又在政委的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

那位大姐向刘庆要了纸和笔,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姓名,刘庆道谢之后,匆匆的离开了舒梁家的院子,他留意了一下,那一对儿青年夫妇,早已经不知道去向了,刘庆看着后视镜里的大姐,仍然是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他要打个电话个这位大姐,摸了摸衣兜,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昨天给了舒梁。

刘庆突然停下了车,挂上倒档,向后倒去,重新停在了那位大姐身边。

“怎么回来了?”那位大姐问道。

“大姐,有一件事,你务必记住,你的那间房暂时不要租给别人了,你自己也不要进去了。”刘庆神情严峻的样子说道。

“啊?为什么?”大姐有些疑惑,似乎没有听明白。

“你先不要问为什么,你就记住千万不要出租,尤其是你自己,现在千万不要再回去了,等我们的电话。一定要记住啊!”

“哦!那好吧。”那位大姐看着刘庆的表情,虽然不到到底为什么,但是却足够可以感受到他所说的问题的严重性,再加上那间屋子里本身就已经死过人了,因此,她觉得还是应该听警察的话。

“那好,等我的电话,谢谢您啊!”说罢,刘庆再次启动了车子,向院外疾驰而去了。

。。。。。。



舒梁看着童明说:“我往奈何桥走,你去不去?”

“我?我。。。。。。我。。。。。。”童明的确有很多不便启齿的。

“没关系,你不愿意去,我可以自己去,你告诉我怎么走就可以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啊?”

“我想知道枉死地狱的奈何桥对岸是什么样子!”

“你也许再也回不来了啊!”

“我知道,但是我想,我可以和殷月一起,值得了。”

“。。。。。。”童明低下了头,他在想着什么。

舒梁用手将后背上的殷月向上垫了垫,他此时的内心中,似乎充满了对奈何桥对岸的渴望,也许是因为噬魂岛上的故事都发生在奈何桥对岸这个版块里,也许噬魂岛的奈何桥对岸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不应该发生的事,还有也可能是自己感觉到累了,不想去找什么答案了,无所谓什么倒数十天了,只要自己能和殷月在一起,哪怕死都愿意。

想到这里,舒梁不由得笑了,什么叫“哪怕死都愿意”啊,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如果自己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难道是担心自己无法再生,或者更直接一些的说就是,担心自己无法转世投胎?

“舒梁,我带你去!”童明突然开口了。

“好!”舒梁听明白了,童明说的是带他去,而言外之意就是把自己带到奈何桥,童明不过去。

“我们走吧!”

舒梁默默的跟着童明走向了去往枉死地狱的奈何桥的路上。这一路,到底有多远,舒梁没有概念了,因为这里是自己未知的,但也许是自己忘记的环境,这里似乎没有时间的概念,那么空间的概念也许也是模糊的。

。。。。。。



刘庆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是14:40了,他现在几乎都忘记了昨天是几点走进的402房间了,刚才还有感觉好像呆在里面有一年了似的,可是现在,刘庆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川流不息的车辆,刘庆又有了新的感觉,那就是恍如隔世一般。

刘庆选择了舒梁家小区背后的解放军总医院,他把警车直接开到了急诊楼的门厅底下,下车后,他直奔了急诊抬,叫出了医生和护士。

护士们推着车子也跟着跑出了楼,拉开了车门,把政委熟练的抬了出来。刘庆一路跟随着,看着政委被推进了急救室,门上面的警示灯亮了红灯。刘庆在一旁找了个座位坐下了,这时候,刘庆才觉得自己心神皆疲,一夜没有合眼,而且总是处于高度的紧张情绪之中。

医院里的这个位置似乎很僻静,急救室的外面还有一道门,所以刘庆坐的这个位置相对于外面就显得安静了许多,慢慢的刘庆觉得眼皮在打架了。

刘庆睡着了。

。。。。。。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政委睁开眼之后的第一个反应。

他看到房顶是白色的,墙壁也是白色,周围还有人在说话。政委忽然间看到了自己,就躺在一张不宽的床上。

这里是医院啊,政委看到了护士和大夫在躺着的自己身边忙碌着。政委慌了神,他居然可以看到自己在躺着,他急忙伸出手来想掐自己一下,以判断一下这里的一切是不是真的,或者是自己在做梦。

令政委更加惊讶的是,他明明是感觉自己是在支配着自己的手臂抬起来了,但是什么也看不到,没有手臂,政委低头向下看,甚至都看不到自己的身体。政委急忙下意识的抬起手臂,要摩挲一下自己的脸。

什么也没有,连脸都摸不到了。政委万分惊恐的感受到了自己的真实的虚无,这难道就是所谓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吗?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就算是设想一下都没有体会过。政委能够感知到自己的存在,却无法用各种触觉去真正的感受一下自己,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吧,现在的政委就觉得自己好像只剩下了一对儿瞪得很大很大的瞳孔了,除此之外的自己的一切,都是虚无的。

怎么和无瞳怪人正好相反呢?政委只剩下了瞳孔。

这是为什么?政委最后的记忆是听到那位大姐说舒梁已经在大半年前就死了,随后就晕倒在402房间里了,之后的事和现在之间的记忆就没有了,政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抬头看到了一个挂钟,时间显示的是14:58分。

政委想起了以前曾经看到过的一段文字,确切的说,那是一段佛经。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自己的现在不就正是如此吗?虚无的,但又客观存在着的。政委是无神论者,但是这几天的经历已经足够使得他改变某些固有的看法了,自己就是最好的例证。

看吧,就这样看着自己吧,很多人都在这样的看着自己。

政委笑了,笑在时钟指向15:00的时候!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