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写了一首诗

台湾《中国时报》今日刊文《陈水扁写了一首诗》说,陈水扁的用意很简单:告诉深绿阵营,他还没倒,就算他倒了,也是帮“台独”背十字架;告诉深蓝阵营,他还没倒,万一被他撑到过关,他等着看蓝营笑话。

原文摘录如下:



最近打开电视,你会以为,“总统大选”还没结束;或者,二○一二年已经来了。



台湾政治有种魔力,可以把清水变鸡汤,或者变红酒。例如,三聚氰胺的检验标准,明明是化学与食品安全问题,碰上蓝绿,自动变成政治问题;海外洗钱案明明是法律与政治道德问题,碰上阿扁,自动变成司法迫害问题。



看着陈水扁在南台湾开讲,你的舌头会掉在地上,收不回去。他以陈明文为例,说“检调一个接一个在抓了,不会只有阿扁”,他乐意坐马政府的第一个黑牢,但是,“我们台湾国一定要诞生”。



他的话术跳跃但不复杂,翻来覆去几个重点:



一、陈明文就是他,他就是民进党;二、他是“美丽岛”的辩护者、“蓬莱岛”的受难者,未来是泽西岛的政治受害者;三、他就是台湾,“台湾国”就是他。


陈水扁的用意很简单:告诉深绿阵营,他还没倒,就算他倒了,也是帮“台独”背十字架;告诉深蓝阵营,他还没倒,万一被他撑到过关,他等着看蓝营笑话。



于是乎,真有一群人相信“海角七亿”是“建国基金”,扁家族被国民党政治追杀;另一群相信陈水扁老神在在,随时准备表演戴维魔术,再度从弊案中逃脱。



这让台湾社会再度出现一种两极焦虑,一边担心重演国民党司法迫害的历史、另一边担心重演司法办不了政治A咖的伤心戏。两边各自升高心理对抗,蓝绿“立委”及名嘴,则不断扩大这种集体焦虑。



每当此时,我不免想起在乐生文学周末,聆听作家鸿鸿朗诵一首以色列诗人阿米亥的《耶路撒冷》,此诗文句简单,意象丰富,侧写以巴的仇恨冲突,放进台湾政治情境,亦极妥贴:

在古城的一个屋顶



衣物晾晒在傍晚的阳光下。



这条白床单属于一个女人她是我的仇敌,



这条毛巾属于一个男人他是我的仇敌,



他用来擦干额头的汗水。



在古城的天空



一只风筝



在长线的另一端



一个小孩



我看不见



因为有墙。



我们已经举起了很多旗帜,



他们已经举起了很多旗帜,



想让我们以为他们很快乐,



想让他们以为我们很快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