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石牌忠勇的大拐弯(转)

1943年5月日本集结了陆海空三军7个师团10万人,向鄂西宜昌,石牌要塞发动猛攻,企图夺取三峡门户,威胁中国陪都重庆。大敌当前,因石牌特殊的地理位置,蒋介石提出了应战宗旨:军事第一,石牌第一。经过一个多月的血腥厮杀,终于击退了日军的进攻,以伤亡1万5千人的代价歼敌25718人,击落敌机45架,炸沉敌舰122艘,是为鄂西会战。该会战中,以三峡会战中的“石牌保卫战”尤为关键、尤为残烈、尤为传奇。“我们没有足够多的飞机,但我们有足够多的册,那时最先进的俯冲式战斗机,根本无法向布阵在石牌峡谷里的国军开炎,更不用说,日军的军舰,只要从峡口开进来,就只有被击沉的命运。”当年亲身经历过石牌保卫战的冉宏图先生如此描述。当年石牌的主炮台就处在长江一个130度的弯度角上,可以一炮打至南津关,正是 “一炮封喉”锁钥之地。

石牌是长江南岸的一个小村庄,1943年日军从西边截断中国补给线的企图被驼峰航线打破了。此前,从缅甸快速东进的日军也被怒江天险阻挡在了滇西狭长的地域内,无法对中国的战略纵深造成进一步的威胁。迫于在太平洋战场上日益恶化的局势,日军孤注一掷,集结了十万的地面部队,试图打开石牌。那时,川鄂之间依然不通公路,日军只有夺取石牌,才能沿长江三峡,进逼重庆,尽早结束在中国久拖不决的战局。这意味着,石牌一役将决定中国与日本这对冤家的生死。

60年后,重访这场大战的故地,我们乘坐的是往来长江两岸和沿岸各个村庄的小船。小船大概能坐20来人,船尾装着单缸柴油机,嘣嘣嘣的机器声在两山夹峙的江面上响得有些夸张。小船从宜昌西行,驶入西陵峡。由于是阴天,江雾弥漫,从水面上拨地而起的是百丈石壁在朦胧中显得特别的苍凉,很有铜墙铁壁的气概。峡口有一座凸起于水面的小山,据当地人说,那是三国猛将张飞的擂鼓台。直到头一天晚上我才知道石牌。这个村子让我感到猛烈的撞击,多年来,我一直留意着几十年前的那场中日战争。可是关于那场战争的大量史实好像被曾有意淡化甚至涂抹掉了。所以,发生在石牌的厮杀竟然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故事出现在我的眼前。(所有的船都要在石牌的脚下转弯。正是因为这个弯和两岸兀立的石壁,自古以来,它就是据守长江的天险。)

笔者问一位江上船东家的老太太:“跟日本人就是在这里打仗吗?”“就是这儿,那时江里都是水雷,是防备日本军舰的,还有拦江的铁索,我们家爷爷就邦军队过去布过水雷。”老人还是一脸慈祥,指指我们脚下,“你们搁脚的水泥墩,就是吊水雷用的。”我吃惊的抬起脚,战争从未离去,不经意间你甚至会与它肌肤相亲。据说石牌和更上游的成姓,除了驾着小船帮着布雷,还砍了无数的树枝和茅草投向江中,想要缠绕住日本炮船的推进器,让它停止,打它们,一时间偌大长江竟为百姓投下的枯木朽株所拥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