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将成为另一个缅甸?

据韩媒报道,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选举阵营朝鲜半岛政策组组长弗兰克

简兹10月2日透露,如果奥巴马当选总统,很有可能在就任初期同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举行会谈。简兹当天在弗吉尼亚州表示:"与布什总统和麦凯恩不同的一点是,(奥巴马)不会排除与朝鲜进行高层外交等一切渠道。"


简兹说:"这并不代表‘奥巴马总统'会在1月21日(就任的第二天)乘飞机访问平壤,而是说如果奥巴马相信会为国家安全取得重要成果,(对朝鲜)就不会排除由总统亲自出面的外交渠道。"韩媒报道说,简兹的发言暗示如果奥巴马执政,有可能从就任初期就考虑为解决朝核问题而同金正日举行首脑会谈,因此备受关注。


这使笔者想起日前香港《文汇报》刊载的署名黄海振的文章《美国"借韩堵中"图谋遭受挫折》,如果大选后"奥巴马总统"重视朝鲜问题,放下"架子"亲自临幸,中国将如何应对。黄海振的文章说,美国等西方某些政客恐惧中国成为强国,长期以来想方设法进行打压。实施几十年「以和平演变」改变中国的构想,仍然成功无望,只好对中国周边实行全面围堵。但由于印度坚持"不结盟";东盟和中国的关系又日益变好,所以美国很希望韩国成为其"堵中"基地。


不过,韩国政府官员近期对外披露,韩国"不会参加任何对抗中国这个传统上对其有着巨大影响力的邻居"。韩国政府认为,韩国的发展需要来自中国的帮助,朝鲜半岛的和平也离不开中国。参加围堵中国,吃亏的是韩国,甚至可能让来之不易的经济成果化成灰烬。


据韩国专家透露,韩国决不会让美国在该国建立针对中国的导弹基地;韩国希望继续和中国发展友好睦邻关系,继续享受中国这个举世无双的庞大市场。事实上,美国和韩国有关朝鲜问题、军事基地规模等已经存在着巨大分歧。美国希望迅速解决朝鲜的"威胁",而对韩国来讲,尽管和朝鲜的关系忽冷忽热,但始终属于同一个民族,韩国的民众也希望能够友好处理朝鲜问题,这也是前总统金大中和卢武铉的政策能够得到大多数人拥护的原因。


美国希望在韩国的军事基地规模大点,但韩国想给的是小点、再小点。美国虽然威胁韩国,如果不满足美国的要求,司令部就都跟随美军大部队向后撤,但韩国方面却仍然不愿意给美军太大的松动。另外,韩国还希望美国在韩国的军队数目作必要的裁减和减少美军对韩国民众的滋扰。


近年来,韩国民众对美国的印象已经跌至低点,几十万人示威反对进口美国牛肉,使韩国当局的支持率跌至历史低位。美国的牛肉出口世界各地,出口前都进行了合乎国际标准的严格检验,但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反响?专家认为,韩国民众已经蕴藏着非常浓厚的反美情结,反对进口美国牛肉,如果从更深层次的含义解读,就是不满李明博迁就、屈从美国政府,"牛肉事件"实际上是韩国人反美的借口。


黄海振说,他去年乘搭韩亚航空的飞机前往美国,从坐在旁边的韩商口中了解到:中国近年来为韩国企业提供了庞大市场;因为有中国,韩国的汽车、电器、服装等制造业蒸蒸日上。韩商认为,企业只要打开这个大市场,业务就可以快速增长。据韩商披露,为了拓展中国市场,韩国企业都将精力花在中国人身上。乘韩国人的飞机,不觉得自己在出国旅行;因为飞机上的大型电视屏幕总是以中英文标示飞行高度、速度及飞行时间,跟内地航空公司的飞机一个样,空姐也都以标准的普通话进行服务。现在,在汉城和其它韩国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文补习学校的广告最引人注目。黄海振说,在韩国汉城仁川机场转机往美国时,同样不觉得这是外国机场,因为所有游客指引亦都是以中、英、韩三种文字进行,连卖纪念品的小贩都能以普通话招呼中国游客;韩国人正在将中国人当作"财神"。


黄海振先生的亲历见闻,对笔者是个安慰。在一片愤韩但气氛中,笔者也曾呼吁国人要"更细心地去体察韩国,更友善地去对待韩国人";笔者2008年8月26日《胡总访韩后,国人应更细心地体察韩国》的博文中,说"远亲不如近邻,尽管韩国人在圣火传递中有过拙劣的表演,但只要我们诚心相待,发展友谊,就影响不到韩国可以成为我们的一位互助互爱的好邻居";中国人应以"宽阔的胸襟去友善地对待邻居"。除了传统的友谊和互惠的利益外,笔者更着眼于韩国"不会参加任何对抗中国这个传统上对其有着巨大影响力的邻居"。


朝鲜半岛,对中国有着特殊的意义。


近日,韩国延世大学特邀教授皮特

贝克《周刊朝鲜》撰文说,最近盛传的关于朝鲜国家领导人金正日健康恶化的相关报道,让我们不得不对"后金正日时代"的朝鲜将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再三深思。皮特贝克说,如果金正日无法健康生活10年,"金氏王朝"将会落下帷幕。因为没有一丝迹象表明金正日正准备将权力转交给三个儿子。就金正日本人而言,早在他30多岁时就已"命名"为未来的国家领导人,也长达20年间对自己父亲逝世后的局势做了紧密的准备。


而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曾在2001年试图进入日本而被媒体发现之前,一直是在澳门享受生活;金正日的次子金正哲于10年前在瑞士滑雪场被媒体捕捉后,最后出现在公开场合就是世界著名格说埃里克

克莱普顿的欧洲巡回演奏会;至于最小的儿子,外界更是知之甚少。具有实现可能性的方案便是,像古巴前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那样"旁系继承"。金正日的同父异母弟弟金平日早在20年前流亡欧洲,曾任过大使一职。其妹妹金京姬在劳动党内部任职,也曾在最高人民委员会工作。然而,在过去的10年间,她只亮相公开场合三次。


此外,虽然曾有传言说,金正日与担任20年其个人秘书的金玉结婚。不过,除了2000年赵明禄访美会见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时同行以外,外界对金玉几乎没有任何相关报道。这些亲人中,没有一个人具备毛泽东死后的四人帮成员之一、毛泽东的夫人江青那样的实力。


金正日的亲戚中,最可能成功登上权力继承构图的人是金正日的妹夫张成泽。他一直是劳动党内冉冉升起的明星,曾留学莫斯科。最重要的是,他一直因"专家政治家"的光芒而声名显赫,是一位能力非凡的人物。现在,张成泽负责朝鲜国内的治安。不过,他最大的弱点是在军部没有显赫的背景,但是他的大哥却是人民军的将领。


皮特

贝克仔细分析金正日的核心集团后,也很难确定他将选择谁。出席今年9月9日举行的建国60周年庆典的权力排名前20名的人物,年龄几乎都是80岁左右。国家的实际管理者金永南(80岁)是这一集团的象征,可是,"金永南虽然权力很大,但年龄太大";一旦金正日倒下,金永南和他的亲信仅能充当临时执政人的角色。朝鲜的权力体系是为了防止竞争者上台而设计的,因此这一体系本身,从根本上就很难产生领导权力的继承者。


虽然很难断定哪个人或集团将继续领导"后金正日政府",但是,制造拥有绝对权力的国君的"国君制造者"和反对集团的存在是显而易见的。像朝鲜这样在专制主义政权统治下的国家,只能由军队和保安机构挥舞其支配权。金正日虽然身兼数职,但首先是国防委员长,他的权力正是通过这一职位来体现。在朝鲜,与金正日这样的国防委员会核心成员之间的关系远近成为权力的标尺,这也正是即便不存在承继机制以及哪怕新一轮饥饿袭来,朝鲜体制都将坚不可摧的背景所在。朝鲜的领导层内部不存在明确的分派,领导层内部并不凸显出某个特定个人或建立在特定地域及理念基础上的某个集团,对领导层内部的不忠者,可采取杀人灭口或强制劳改,即使军队元老也难逃这一命运,故在朝鲜不太可能出现军阀现象。


然而,无法完全排除在军队内部出现强势的权力者的可能性。因为,韩国历届总统朴正熙和全斗焕都是在40多岁时成为军队掌权者,而在他们发动军事政变年之前,外界谁也不知晓他们的存在。除80多岁的元老之外,我们几乎对朝鲜军部一无所知。虽然可能性很小,但"看不见的手掌控的铁腕统治"可能是朝鲜最好的选择。


朝鲜军部高层似乎也在一定程度上知道什么叫经济改革。但即使如此,朝鲜也不会走韩国或中国之路,而很可能走上缅甸之路。朝鲜实行军部集体领导体制的可能性更大。可以说,朝鲜军部已经掌控了局势。尚无确定的只是他们是否会把金正日一家人当作为一种权力的装饰品。


各种迹象表明,朝鲜内部已经开始对外关闭:六方会谈一直被延迟;不顾韩国总统李明博的不断努力,南北关系一直陷入僵局。令人悲哀的是,最受痛苦的人只能是朝鲜人民。


皮特

贝克,历任华盛顿韩美经济研究所室长、国际危机监察机构汉城办公室主任、美国朝鲜人权委员会秘书长。他对朝鲜的判断和解读,应有一定的权威性。


朝鲜是中国必要的战略缓冲,朝鲜历来与中国有千丝万缕的历史联系。唐朝白村江之战、明朝万历三次援朝抗倭、清朝中日甲午战争、新中国抗美援朝,都是朝鲜半岛出现外敌入侵后中国毅然出兵。特别是抗美援朝,中国为维持朝鲜政权付出了惨重代价;中国绝不能坐视放弃传统势力范围和战略缓冲;一旦被他人染指或挤压势力范围,我们只得出手。


正如在二战后,美国让葡萄牙和西班牙的法西斯政权以及这两国独裁者都掌权至自然死亡,并让两国加入北约,成为西方阵营的一员一样,为了战略利益,中国也应将"亲华"作为朝鲜政权的第一要务;这是中国的底线。"稳定或和平过渡",则是次要的。此外,中国还必须实现朝鲜"去核化";必须将朝鲜置于中国核保护伞下,防止其失控。


在此过程中,我们不能有大国沙文主义,还充分和韩国合作,毕竟他们是同一民族。在朝韩统一的过渡期,中国必须培养对华友好的北方政治家,削弱反华的南方政治家,为中国的东北边境稳定,建立稳固基础。


总的来说,后金正日时代中国必须发挥主导作用,着眼国家利益,必须抢在美国的前面,积极主动地干预朝鲜政局;务必保证朝鲜政权始终亲华,务必实现朝鲜"去核"。


至于朝鲜是不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铁腕统治着,是不是将成为另一个缅甸,笔者对此真的无所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