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爱你 放弃爱,成全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3/


文清在医院附近找了房子住了下来,她要照顾周松,直至他醒来为止。虽然周妈妈不喜欢这个害死自己儿子的女人,还时不时的在病房里冲文清大喊,把文清辛苦熬的汤泼在地上。文清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默默照顾着周松。

严伟经常会来医院,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让文清离开文稀,他已经成功了。下面就只能看他自己怎么把握了,对于文清,严伟几乎是关心辈出。文清对于严伟的关心一直在默默的允许着,她现在只想周松快点醒来,其他事都不重要了。

静静的夜,黄慧坐在阳台的躺椅上,仰望着浩瀚的夜空,手中端起的红酒杯里映射出她颓废的模样。她没想到自己会做出如此不象自己的事,但是其中掺杂了太多利益关系,她无从选择。这算是被利用吗?更或许是爱的方式?她爱文稀,这是不可置否的。但是爱的方式用错了,在美国几年下来,自己交往过的男人自己都数不清,但是这些男人在她心里几乎没留下任何爱的痕迹,也许是太久没经历过爱的感觉了,那是一种不顾一切想去爱的冲动。因为冲动,所以她就受到了惩罚。

严伟找到黄慧,说要与她合作,把各自心爱的人夺回来,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想得到文稀!这是她当时给自己找的理由。最后,她是得到了文稀的人,但是那颗跳动的心却已经不在了。所以,她不甘心,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的不可理喻,难道这就是爱的疯狂?她在烦闷,烦闷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浮躁。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慧慧,怎么还不睡?”黄卫东摸着女儿的头说道,自从黄慧回国后,黄卫东一直在忙着自己酒店的生意,对这个留学回来的女儿是越来越陌生了。

黄慧站了起来,看着自己的父亲,她突然感觉父亲是那么的安全,自己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爸,我爱上他了,怎么办?”她觉得此时此刻,只有父亲才能明白自己,抱着爸爸,自己可以什么都不去想,但是文稀的身影还是浮现在她眼前。她把自己和严伟的事告诉了父亲。黄卫东没见过女儿会因为一个男人如此烦闷过,虽然他很欣赏周文稀,但是绝对不允许他伤害自己的女儿,可是当他听黄慧说自己为了得到文稀,竟然和严伟做出这样不人道的事,他先是气愤,但是他并没责怪自己的女儿,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这样做。

“慧慧,爸爸自己你当时是怎么想的,而懂你现在是怎么想的。其实,爱一个人,有很多种方式,只要你把自己最真诚的一面留给你所爱的人,我想他会看得见的,但是如果你在你所爱的人面前所展示的是你最虚假而且是冲动的一面,那么你觉得他能接受吗?所以爸爸希望慧慧能光明正大的去爱,何况你是需要他幸福的,难道你这样做他就能幸福吗?成全或许是你对他最真诚的爱,慧慧说是不是?”父亲的一席话,把黄慧所有私心都给冲散了,父亲说的,应该是自己所要做的。

文稀关着灯坐在沙发旁,烟一支接一支抽着,昏暗的大厅里,只有烟头细小的火光。什么是爱?文稀现在明白了,当你习惯一个人存在时,突然间她消失了,剩下的就只有可怕的寂寞。自己的错是没有好好把握,有些东西,当你真正发现它对是重要时,你才会明白它存在的意义。从跟文清认识到现在,自己感受到了从来都未曾感受到的幸福。失落的时候,有文清在安慰着,陪伴着。快乐的时候,有文清与自己共享着,还时时激励自己。。。这一切的一切,文清都存在着。文清,你到底在哪。。。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这时文稀的电话响了。文稀马上拿出电话,一时的兴奋看见来电提示又消退了下来,原来是黄慧,黄慧打电话来干吗?文稀现在最恨的就是她,但是自己也是逃脱不了罪名的。文稀还是拿起了电话“喂”,电话那头没声音,“喂”,文稀有点不耐烦了。“文稀吗?我是黄慧,我在哈虎咖啡,你能过来吗?我有事和你说。”

文稀挂完电话后洗了个澡,趁这个机会他要去弄明白这件事情的原委。

进到咖啡厅后,一眼就看见黄慧坐在靠窗的卡坐上,文稀走了过去。一身性感的黑色短裙,把本身就诱惑的身体展现得淋淋尽至。

“找我来干吗?”文稀一坐下来就是一句冷冰冰的话刺进黄慧心里。黄慧已经意料到文稀会怎样对自己了。

“文稀,我知道录像带已经在文清手上了,你怎么想我没关系,但是你放心,我不会让文清离开你的。。。。”黄慧说完停了一下,继而又说道“因为我爱你!”说完就哭着跑了出去。在来的路上,她有好多话要跟文稀说,可是,自己一看见文稀,心里在隐隐作痛。这就是放弃爱的权利?象父亲说的“成全”?

文清在帮周松擦着脸,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自己在照顾周松这段时间,不知道已经流了多少泪。有些时候自己也在想,自己这样做真的值得吗?但是良心让她无法选择值得不值得。

“请问里面有人吗?”黄慧探了个头进来问道。“黄慧?你怎么来了?”文清站了起来,面对着黄慧,她心里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恨.那个让自己恨下心离开文稀的画面有不段的在脑中播放着.

"文清,可以和你谈谈吗?"黄慧看了看病床上的周松.

医院的走廊上,黄慧看着文清浮肿的眼睛,想起了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向文清道歉,“文清,你知道吗?其实你看见的录象带是我和严伟安排的,我跟你说声对不起。”文清只是淡淡的对着黄慧笑了笑,她觉得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而黄慧没看见文清时,自己没有任何的愧疚感。甚至觉得自己只是在争取自己所需要的爱.但是当她听了文清跟自己说她和周松的事后,她改变了,觉得自己站在文清面前是如此的渺小。黄慧继续望着文清,感觉自己象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在妈妈面前认错。文清认真的说道“都过去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提,现在最想做的事是照顾周松,一直到他醒来为止。”文清是如此的肯定自己的选择,文稀,她爱着。但是自己积下的累赘,没理由去抛开。文清说完又继续进到病房帮周松擦身子去了,留下黄慧站在长长的走廊中。黄慧心情复杂极了,她看得出,文清在爱着文稀,而且那种爱,比自己来得真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