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铁路局规定接收职工子女须出具亲子鉴定

“接收职工子女,要看亲子鉴定。”郑州铁路局桥工段劳动人事科一纸通知,让30多名职工郁闷了半个月。


从9月23日接到通知,到昨天不痛快地交了钱,等着今天跟单位去做鉴定,职工们一直很不理解单位的做法。单位也作了解释,年年有人造假乱安插非直系亲属,出此下策也是被逼的。



[通知]接收职工子女看亲子鉴定


国庆长假期间,郑州市民姜长兴(化名)却没心去度假,特意赶来报社。


姜长兴说,自己的父亲是位“老铁路”,50多岁,自己的弟弟今年20岁,符合进父亲单位的条件,可9月23日,父亲却接到单位人事科通知,“因为我弟是二胎,单位要求做亲子鉴定”。


姜先生拿出一份盖有“郑州铁路局郑州桥工段劳动人事科”公章的通知。


通知共5项,其中第四项明确规定:“职工子女二胎及三胎者,由单位劳动人事科、纪委组织职工、配偶及子女到有鉴定资格的鉴定机构进行亲子关系鉴定,个人私自鉴定者,单位不予承认。鉴定费用约3100元(自理);职工若不参加鉴定,复退子女安置办公室此批将不予接收,要求职工本人写出书面保证,声明‘自愿放弃亲子鉴定,后果自负’。名单必须于10月7日前,传至劳动人事科张艳春邮箱。”


该通知附有《材料审查情况表》,涉及20多个车间科室80多名职工,其中需要做亲子鉴定的有30多名职工。


[解释]年年有人造假给逼的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了位于蜜蜂张和平路上的郑州铁路局桥工段。在六楼劳资科,记者被告知负责接收材料的张艳春请假了。


一位张姓工作人员承认有这回事,“这是按照铁路局劳动人事处安置办的要求做的”。他建议记者去安置办找一位叫朱国平的人,“他负责这个事”。


按照张师傅的指点,记者来到了距桥工段不远的郑州铁路局办事处大楼。在一楼一间办公室,听说记者来意后,朱国平说“这完全是桥工段自己的措施”。在朱国平的办公桌上,放着几张身份证,是工作人员凭借职业经验,在整理档案材料时“搜”出来的假证。


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小苏让记者“审阅”了一份一位铁路职工上报的复退子女证明材料,字迹工整、印章齐全,小苏笑着说,材料上6个公章没一个真的,全是私刻的,人事部门已责令当事人写了检讨。


朱国平说,铁路职工队伍庞大,分布在各个地域,几乎每年都有人钻空子,借口孩子出生证年久丢失,制造假证件、假公章安排非直系亲属。“我们要求下面严格审查,但绝没明确必须做亲子鉴定,更没指定医院。”朱国平再三强调。


[进展]郁闷着还是交了钱


调查中,职工们有人猜测这其中可能有猫儿腻,要不为什么不让职工自己带子女选医院做鉴定;也有人觉得费用太高,“既然单位不信任我们,那么这个费用就应该由单位来出”。而更多的职工觉得《通知》是一种威胁,对自己的人格更是一种侮辱。


郁闷归郁闷,众职工最终选择了妥协。“现在找个工作不容易”。昨天下午,姜先生在电话那头连声叹息说:“已经交罢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