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争论中国伴飞小卫星所谓军事用途

多家中国媒体10月6日报道了神舟七号飞船伴飞小卫星顺利完成前期空间观测任务,下传1000多幅飞船多角度图像的消息。然而,据美国合众社报道,一些美国专家似乎对这颗由中国飞船释放的伴飞卫星“背后隐藏的某种军事意图”一直疑虑重重。中国航天专家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伴飞卫星没有用于军事用途,美俄都曾发射伴飞卫星,也从没说过有什么军事用途。


美专家担心中国太空战实力


美国《空间日报》网站3日转载了合众社一篇题为“分析人士:中国空间发射引发担忧”的文章。文章称,中国神舟七号飞船成功释放伴飞小卫星,令美国的政策专家们争论不休。该文称,“释放这颗约88磅重的小卫星标志着中国迈出了一大步,彰显出中国持续增长的空间军事能力”。文章援引华盛顿智库“全球安全”负责人、亚太安全专家派克的话说:“它(‘神七’成功释放小卫星)是美中军事平衡中一个重要的新因素,过去,美国人想当然地把太空当成自己的庇护所。”“忧思科学家联盟”资深分析家库莱基说,中国从一颗卫星上发射另一颗卫星并成功实施机动,有着潜在军事含义,但他也承认这颗卫星本身并不构成安全威胁。


2007年1月,中国成功进行反卫星试验,引发美国各界对所谓“中国太空军事化”的一轮轮炒作。合众社此文也将此事与“神七”释放伴飞卫星联系在一起,称后者是中国在过去两年中太空计划取得的第二项重大进展。文章称,虽然中国的反卫星试验激怒了美国,但华盛顿智库CNA的亚洲问题专家迪恩却认为,考虑到当前美中关系的稳定性及两国经济的相互依赖性,中美太空战“相当不可能发生”。但也有专家认为,南中国海纠纷及“台湾独立”依然是美中潜在冲突点,一旦冲突爆发,中国将使美国卫星瘫痪,延缓美国海军的救援行动。美国军方和民间都相当依赖卫星,中国利用这一点“也许是相当聪明的”。


美官方慎言太空军事化


该报道称,美国国防部长盖茨上月29日在美国国防大学发表讲话时,提到中国在太空战、反卫星战等方面的投入,但他强调中国只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而非敌人”。报道说,美国宇航局、国防部或其他政府部门也没有针对“中国太空军事计划”的特别方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日前拒绝就美中发生太空战的可能发表评论。相反,该发言人透露,“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与和平开发太空的目的”,美国在“神七”发射过程中向中方提供了帮助。


文章称,从太空实力来看,中国也不应成为美国担忧的对象。中国对外太空的投资比美国少得多,技术上仍落后美国近40年。虽然中国已是全方位的太空大国,但一些专家仍不愿轻易断言中国会将这些技术用于军事用途。华盛顿军事研究组织“国防情报中心”主任海琴斯说:“我毫不怀疑中国正在研究击落卫星的办法,但我们也在做相同的事情。”她警告不要急于得出“中国致力于反卫星太空战”的结论。“现在大家不过是在一边打口水仗,一边做大量研究,并没有直接的太空军备竞赛。这种局面有点儿像冷战时期的边缘政策———大家都在朝悬崖边挪动,但没有谁敢跳下去。”


美俄都曾放伴飞卫星


针对“神七”释放伴飞小卫星是否有潜在军事意图的提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应用系统总设计师顾逸东院士日前表示,上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曾与德国合作,释放伴飞卫星,对空间站进行检查,并进行绕飞实验。美国的航天飞机航天员也曾用手释放过微小卫星。去年,日本的月球探测卫星释放了两个伴飞卫星。顾逸东说,“我看不出他们有没有什么军事目的,我相信他们完全是和平科学研究的目的,我们也是同样的。”


6日,中国航天专家庞之浩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我们的伴飞卫星主要有两个用途:一是为以后的空间对接做准备;二是为空间站进行服务,比如小卫星可以在空间站周围飞行,对空间站进行检测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