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第36章追捕(3)

虽然不到四十岁。赵得彪确打了大半辈子仗了。先是小小年纪被粤军陈炯明部抓丁,做了陈炯明部一个团长的小勤务兵。后来身为粤军总司令的陈炯明叛变革命后,1925年蒋介石第二次东征平叛,战果卓著。作为新兵蛋子的赵得彪在战斗中被俘了,稀里糊涂变成了北伐军。又随部队与吴佩浮打,与唐生智打,与奉系张作霖打,后来中原大战与冯玉祥和晋系阎锡山打,甚至于在湖南差一点儿与李宗仁和白崇喜的部队干起来。紧接着又随部队被调到江西与越打越多的共产党红军打。而且还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不过赵得彪是作为蒋介石嫡系部队一员追杀红军。


作为蒋介石最精锐的嫡系部队一员,赵得彪看到过无数的上司和战友死了,残了,叛变了、也有无数的人飞黄腾达了,这其中有英雄也有狗熊。但这些所有的人都与他无关了。赵得彪自己到目前为此象河临野大尉评价一样;只是一个见钱眼开的老兵油子,连一个中国人起码的国家和民族的概念都没有,有奶便是娘,只知当兵吃粮,业余爱好是哼几句中国京剧。同时他也是惜命的主,当年国军上海大撤退被日军在半道上围住,随大流又一次做了俘虏。


按赵得彪后来自己讲;祖上积德,自己命还算不错,在俘虏营没吃几天苦,很快被一个投敌的原国军上司满人营长傅兵(后任伪军大队长)从俘虏营中挑选出来,稀里糊涂加入了伪军,跟了日本人。


1942年大扫荡时傅兵要被八路军伏兵击毙,傅兵的伪军大队被八路军差不多全歼,赵得彪等少数几个见机早,逃得快的残兵和督战的一个日本鬼子小队被八路军死死困在一个小村子里,八路军志在全歼这股残暴的日伪。而自知作恶多端的小鬼子仗着不错地形拼命抵抗,战斗异常惨烈。当时赵得彪等伪军望着前仆后继一拨又一拨冲上来的八路军吓坏了心里想;完了!完了!若不是身后的日本人看得紧他们早降了。战斗持续了整整八个小时,缺少重武器的八路军最后还是没能全歼这股残兵。见大批日军援兵已到主动撤出了战斗。


被增援的河临野大尉部救出的十几个日伪残兵一下子成了“英雄”, 赵得彪等死里逃生的伪军也成了士气低落的伪军中满州国“勇士”。 他也顺理成章做了伪军中队长。只是他没有做官的命,疏于管理,也不会管理的他,很快让八路军独立团特工部钻了空子,不久他的一个把兄弟带一个小队集体“反水”。若不是满州国“勇士”这块金字招牌挡了一下赵得彪本该枪毙,最后喜欢中国京剧的河临野大尉看在戏友的情份上,降他为班长了事。


赵得彪除了哼几句中国京剧,别的基本上都不会,不过当兵久了,人也聪明,加上子弹打多了,枪打得特好,这也是河临野大尉留他一命的真正原因,只是赵得彪自己蒙在鼓里罢了。


赵得彪什么枪都会玩,其中步枪和手枪法最好。他可在战场上从不摸机枪,玩机枪的命都不会太长。步枪和手枪法好则不同。在部队里要表现出来,这是经验,你枪法好,在哪支部队都吃香的喝辣的,平时没人会欺你,打仗了还把你放在后面,因为你是宝贝,更不会被人驱赶为冲锋的炮灰。赵得彪知道,但谁也没告诉过。这是实战和鲜血得出的教训和经验。所以赵得彪活得比别人长。


当兵久了赵得彪成了成精的老兵油子,刚才在山顶他也看出;左边那个孤身逃命的,撤退时从容不迫基本上不留痕迹,枪法精准更是世间罕见,一向在步枪枪法自认老子天下第一的赵得彪,此次一比也知天外有天。对手是个一等一的杀星,是个极不好惹的主,惜命的赵得彪正盘算如何避开。河临野大尉确非常照顾地安排了一个美差。右边两个逃命的明显是俩普通飞行员。在陆地上逃命,步履沉重踪迹明显,是俩个完完全全的生手,枪法也肯定好不到那去。所以他欣然领命。他从心里感激河临野大尉对自己的照顾和知遇之恩,一路上开始盘算着升官发财后,如何回报戏友河临野大尉……


姜春山和季风从山顶与何峰分手后,专挑偏僻的小山路向何峰指示的八路军根据地方向逃命。他俩命还算不错,一路上虽然不时碰到零星逃难的手无寸铁的百姓。都被他俩身上汉奸皮唬过去(百姓或许认为是八路军便衣在执行秘密任务),不过现在困扰他们的最大敌人是体能,崎岖小道亡命不到三个小时,俩人已筋疲力尽。而且越走越不行……


首先是体能最差的姜春山又扛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一颗大树下。气喘嘘嘘摇摇欲坠的季风此时也撑不住了,无奈地摇了摇头,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过了好一会。稍为返过劲来的季风对姜春山道;“不知何大哥摆脱敌人没有?”


“凭何大哥那身超人的本事,世上有什么人能捉住他。”姜春山头也不抬地答道。


“你们的何大哥纵有天大本领也难逃河临野大尉布下的天罗地网,你俩也别瞎操心了,先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突然,林中有人开口插话了。


姜春山和季风大吃一惊,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四周全是伪军。十来支黑洞洞的枪口全指着二人脑门。一个看上去是为首的伪军,边说边赤手空拳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全不把二人放在眼里。


“都是自己人,开什么玩笑,老子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季风一边假装发彪,一边伸手去掏枪。但这些小把戏在老兵油子赵得彪眼里简直是班门弄斧。姜春山和季风还没摸到枪柄,身上的枪早就神不知鬼不觉到了赵得彪手中,俩人马上被四周蜂拥而上的伪军擒住。


赵得彪伸手打开从季风身上缴获的包囊,见里面竟然是金条和大把军票,一向见钱眼开的他双眼冒出贪婪的绿光。这一幕被地上被擒的姜春山看在眼里,以为有门了,马上对赵得彪道;“朋友!都是自己人,金条和军票归你和你的弟兄,你们放了我俩怎么样?。”


十来个伪军一听一个个双眼冒出贪婪的绿光,尔后所有目光齐刷刷地看着赵得彪,赵得彪见手下弟兄们有点动心了,没有理睬。他拿起一大把军票反问姜春山道;“自己人,会俩个人带着大把金条和军票到八路军游击区来吗?”


“这……???”


见一时语塞的姜春山被自己问住了,赵得彪得意洋洋地笑问道;“你俩就是价值二十万现大洋的飞行员吧!”


姜春山和季风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加上刚才一番挣扎俩人早已筋疲力尽,索性不理不睬。也算是默认了。


二十万现大洋!那可是一座大银山,换成金子也是一座小金山,除了早有心理准备的赵得彪,其余的伪军全都愣住了,高兴傻了,也放松了应有的警惕……


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得彪和十来个伪军正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时,突然,林中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同时有人大声喝道;“认相的都给老子放下武器!”。


赵得彪大吃一惊,什么人能在他赵得彪毫无觉查的情况下围上来,对方指挥员也算是一个山地战高手,赵得彪还感觉到这个山地战高手就在自己防守最弱的背部。赵得彪冷静地估计了一下当前形势,感觉对手不论从兵力地形都处在绝对优势。但他没有惊慌,他在觅找机会,反击的机会,但他失望了,对手的网布得天衣无缝。他沒有反抗,第一个扔下了手中枪,其余十来个伪军见势不妙也纷纷效仿。虽然放下了武器,没有对方命令他们都不敢乱动,只能睁圆了眼睛望着前边的人影。一阵悉悉嗦嗦之后,百十八路军从林中四周钻出来。他们举着枪,枪口瞄准着赵得彪和十来个伪军。


背后一个看起来有点狡诈的中年汉子提着一支张机头的匣子枪,分开众人,扯着嗓子问了句:“是赵得彪,赵中队长吗?”


赵得彪听到一个非常熟习又最不愿听到的声音。一个他恨之入骨的人。此人名字叫汪改正,是他曾经的手下小队长,是当年国军上海大撤退时被日军围住一起做了俘虏、一同做了伪军的把兄弟,也是当年傅兵伪军大队幸存者之一。后来被八路军独立团特工部策反,率一个伪军小队集体“反水”投了八路军。


赵得彪转过身去,汪改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一边将手中匣子枪收起来。


“都把枪放下!妈的!见到了赵大哥还咋咋呼呼的,太不给老子面子了。”随着汪改正嬉皮笑脸的喊声,八路军战士一个个都放下了手中的枪。毕竟他们中大部份曾是赵得彪,赵中队长的手下。


汪改正见赵得彪阴着脸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呵呵一笑:“赵大哥我们兄弟好久不见,想死兄弟我了,走!到了兄弟地头,我们兄弟先喝俩杯,先消消气,算是小弟给您赔不是了。”


非常熟习汪改正——平日里嬉皮笑脸很有人缘,但遇事又有点狡诈。赵得彪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心机也斗不过他。只好带着十来个伪军无奈地随这支前身也是伪军的八路军独立团三连走进了大山深处。


后来赵得彪年儿孙满堂时常对儿孙讲;汪改正——是他赵得彪生命中的“克星”。也是他赵得彪一生中改变他命运的福星,让赵得彪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枪法精准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大放异彩这是后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