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刀连长尖刀兵 第一卷红牌连长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4/


“好,回答得很好。”赵军立脸上看不出丝毫动容,冲中士说完,不再理中士,把视线转向全连官兵,冷厉的眼神看着全连官兵,赵军立语音里透着威严,音扬顿锉放开声道:

“你们记住,你们的身份是军人,你们不是老百姓,从前二连是什么样我不管,你们做了什么事我也不追究,一切从现在开始,我要求你们把松散拖拉,视军纪如儿戏的那一套作风收起来,我给你们三天适应时间,这三天时间我允许你们犯点小错误,思想开点小差,三天后-------”

赵军立音量再次提高带着穿透力:

“我要你们以全新的面貌崭现在我面前,同时,我也郑重的通知你们一声,身为二连一员,你们做好思想准备,二连享福的日子到头了,如果还有谁想要过享福日子,那好,你赶紧找人拖关系,赶紧调出二连,这个我也给你三天时间,记住,二连没有熊兵,二连不允许有孬种存在,干部班长留下,其他人解散。”

赵军立一番义正辞严,两次紧急集合,立见效果,全连官兵迅速无声散去,行动上有了兵的味道。

下一刻,赵军立居中坐到连队会议室长桌中央,三个排长、九个战斗班班长、炊事班班长、司务长,众人分两侧而坐。

“众位,耽误大家一会儿睡觉时间,我利用这个时间开个短会,也算给大伙通个气。”

赵军立冷眼扫了一圈这帮坐没坐像,站没站像的所谓连队骨干,语速仍然平缓道:

“大家都是连队骨干,二连的顶梁柱,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咱们二连将来的发展之路是往好方面发展还是坏方面发展,这都和在座每一位都惜惜相关,所以,我今天找各位来,就是一个目的。”

赵军立语气里透出威严:

“你们想好好干,能好好干的,你们留在二连,我赵军立绝不会亏待你们,也欢迎你们。”

突然语锋陡转为生硬:

“如果你干不好,也不想好好干的,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能往哪去就往哪去,赶紧调出二连,我赵军立眼里容不得沙子,容不得混日子的思想,更容不得二连有蛀虫存在。”

赵军立眼神中再次闪过一道精光,由众干部班长们身上闪过,接着语音冰冷说道:

“明天晚饭前,你们不想干的,把辞职书给我,想干的,把决心书给我,没有表态的,我也一律做不想干处理,记住,我对你们态度如何,完全取决于你们工作干得如何。”

赵军立声音停顿了一下,再道:

“我赵军立是从二连出来的,对二连是有感情的,我不在二连,二连什么样我不管,但是,今天,我赵军立回来了,你们把话都带到下面,我赵军立的工作作风就是只看工作表现不看人,无论是谁,哪怕犯过错误,只要工作干得好,我照样提拨重用。”

“接任连长之前,我已经向团长立下了军令状,一年之内,我要让二连成为全团标兵连,全团先进连,所以你们不要以为我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三分热血就完事,我告诉你们。”

赵军立猛然声音再次高扬,“啪”一声陡然拍桌站起:

“二连从今天开始,必须给我换个样,你们必须给我动起来。”

赵军立手指众干部班长厉声一字一顿,王者雄霸之气尽显。

会议室里寂静一片,干部班长们随着赵军立的话语坐姿悄悄调整得板正起来。

赵军立声音放平缓又接着说道:“三天时间是给你们缓冲时间、适应时间,也是给你们的表现时间,大家都是明白人,别的我不多说了,陈排长,明天早上六点准时出操,我希望从明天能看到效果。”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赵军立最后向众人扫视了一眼问道。

众人均低头无语。

“这次我原谅你们,记住,上级问话,下级要答是或不是,你们回去都好好背背条令。”

赵军立语音又变冷:

“我还是那句话,上梁不正下梁歪,二连从我做起,也从你们做起,然后才是从下面战士做起,三天后,我首先从你们干部班长身上入手,我的原则是能者上,不能者下,混日子偷懒耍滑都在我这过不了关,后勤的留下,前排的都回去吧。”

九个战斗班班长、三个排长起身,其中只有一班长、四班长、七班长,三个排头班班长向赵军立敬礼然后离去,而其他班长均起身就走,三个排长更不用说,刚才坐时,赵军立已经留意,一班长、四班长、七班长坐得最直,军人的素质也体现得最明显,拉紧急集合时,两次都是这三个班不分前后,抱成团跑出班级集合的,对于这一切,赵军立都尽数扫进眼中。

前排班排长离去,司务长、炊事班长两人留下。

赵军立脸色仍然冰冷:

“两位都是后勤的顶梁柱,后勤的重要性就不用我再费话了,你们比我要清楚得很,我留你们的意思也是一个,把后勤伙食搞上去,晚上我是在连队吃的饭。”

赵军立突然语音提高:

“馒头能砸死人,菜能咸死人,大米粥里带着洗锅水味,那是什么,那是人吃的吗?那就是猪食,我告诉你--------”

赵军立厉声手指炊事班长:

“从明天早餐开始,伙食给我提高一个档次,再出现这种情况,炊事班长你不用当了。”

赵军立又转向司务长:

“后勤伙食明天搞不上去,你就下去当炊事班长,明天把帐目都给我拿过来,以后,连队所有大小开销没有我签字,全都无效,以后你就对我专人负责,你炊事班长也记住-------”

赵军立又把目光转向炊事班长:

“看好炊事班东西,特别米面油,谁要都不准给,以后每月我都要对一次账,如果发现少一点东西,我唯你是问,听到了吗?”

“是”

炊事班长是个中士,松松垮垮的站起、嗫嗫嚅嚅的答道。

赵军立冷眼看着炊事班长,心道就这熊样怎么能当兵,而且还当班长,看来要对二连骨干进行一场大换血了,不过这是以后的事,暂时还得对付着用他,已经决定要换这个班长,赵军立对他也就不再抱有希望,也懒得管他,语气也变得随和了一些:

“你回去吧,还能睡一会儿,早上的饭质量记得给我搞上去,还有从明天开始,每个战士加一个鸡蛋。”

赵军立说完未再理炊事班长,视线转到司务长身上。

“连队现在有没有外债?”

赵军立声音又回复到冷冰。

“有”

“多少?”

“大约三万多吧。”

“什么,具体多少?”赵军立猛然拍桌站起,被司务长报出的数字吓了一大跳。

“三三三万多,多多多少我我我也不清楚。”

司务长是个少尉,一副娃娃脸,看年纪好像才十八九岁的样子,本身在那坐着眼里就闪烁着慌乱之色,被赵军立猛然拍桌一吼,吓得身形一抖,差点没滑坐到地上,嘴里不利索、结结巴巴说完,眼泪竟然在眼圈里打上转了。

奶奶的,真他妈熊兵。

赵军立心里暗骂一句。

“你今年多大了?”赵军立冷声问。

“二十二”司务长嗫嗫嚅嚅回答。

“什么,你二十二了?”赵军立吃了一惊:“二十二,二十二就你这样,给我憋回去。”

赵军立猛然大吼。

“哇”

司务长没憋回去反倒一下哭出声来。

我操,这是什么兵?

赵军立心里暗道,看来二连这块骨头还真不是一般难啃。

司务长在那抽泣,赵军立未再开言,只是冷冷的看着哭得鼻涕拉瞎的司务长,好一会儿,终于司务长停止了抽泣。

“你哭够了?”赵军立突然有种想笑的感觉。

司务长沉默。

“回去吧,把账好好给我理出来,给你一天时间,后天早饭前把帐簿给我,”赵军立淡淡的说完,起身自顾向寝室走去。

娃娃司务长对着赵军立的办公室发了一会愣,起身也向外走去。

二连,又回归到平静。

这夜,是赵军立上任连长的第一夜,二连一场轰轰烈烈的作风纪律大整顿也从此拉开了帷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