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时间过得真快,我当兵也五年了,按当时的义务兵和志愿兵相结合的政策,我们这批兵要在这第五个年头决定自己的命运了,那时的义务兵是陆军三年,技术兵种可适当延长时间,最长不超过五年,所以,第五年是退役还是转志愿兵就很关键了,不过,我们那时不担心的,因为在我们单位只要你不违纪,只要你愿意留下来工作,那转志愿兵是板上钉丁的事,十拿九稳了,因为全系统的转志愿兵名额就是我们局分配,人们常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嘛,作为我们农村兵来说,当年只图转个志愿兵就好了,就跳出了农门,最差回去也要作为居民来对待了,所以我们同时去的十三人除了两个城市户口的人三年时退役回地方安排工作外,一人因回家结婚退伍其它的十人都能转志愿兵的(看到这里,我们同年代的兵可能很眼红哟,在正规团队,一个团一年才有七个人的名额啊,那一个团里有多少主官啊,一人一个名额就没有了,多少人为了转志愿兵而费尽心机,夜不能眠哟,多少军事骨干泪洒军营啊)

按照处里的惯例,五年兵时由单位分配两老同志来帮一个人,同时入党转志愿兵,一块过,当然,前提是要有专业技术的兵才有条件转的,可我们都是有技术的人啊,汽车兵有技术啊,炊事兵都是送去京西宾馆和王府井饭店或北京饭店学得有二级或一级或特级厨师证的,个个都符合条件的,只等年底体验后填表就OK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天有不测风云。 形势越来越严重,为了保证军事机关的正常办公秩序,我们大院从某部调来一个营的人马守卫大院的安全,主要是大门,因我们大院是面向新街口大街的,旁边有北师大和中国电影学院这两所著名的大学,可想而知当时的压力,我们大院在最危急时的铁大门被人推得快要碎了,可又不能还击,只能护卫大门,可苦了这些兄弟们了,我们单位的人不能出大门,好多事都是靠电话联系了,人员组织学习,外出尽量控制,不到万不得已不出车的,当时我们系统有个首长家的司机因是住在某四合院的,不是住在大院,晚上想去办点事,开着军车出去了,结果在路上被人拦下,砸烂了车,还被点火烧了,这个司机落荒而逃,保住了性命,可回单位后立即被关起来,后来押解回乡了;

好长时间的紧张日子,我们车队没有教导员,只有队长,我看大家都心神不定,无所事事,就写了个报告给处长,建议组织我们车队人员学习专业技术知识,增强技能,又能让大家有事情作,缓解大家的焦急心理;

二天后,队长和我被电话召到处办,处长和协理员(相当于师政委)肯定了我的提议,让队长和我组织实施;

我们把队里的人一一排队,老兵安排学开大客车并学习进口车的相关修理技能,三四年兵练大货车同时学习大货车的修理技术,一二年的新司机主要练城市驾驶技能,地点都在大院里,半天实际操作半天理论,我们从旁边的供应处汽修厂请老师来给我们的司机上课,并有计划的安排人员去厂里实习,(这个修理厂是我们局的,主要修理我们系统的车,有时也对外修理,后来全部转制为北京市户口和市属工厂,厂里的人全部转为了北京人,可把我们给眼红死了)就这样,外面的形势是越来越严重,我们练技术是越来越有劲头,我们开来212车,先一次次的拆开和装上,然后蒙着眼都能组装上,老兵们都通过了运输办的考核拿到了大客准驾证,转业后又多了一个技能,我们还不定时的举行技能大比武,比如驾驶车过单轨,蒙着眼拆解组装CA10B车的化油器等等。

在国家危急关头,两位川籍伟人D和Y表现出了超人的决策力,挽救国家于水火之中,虽然当时对此事争议较大,可是现在大家回过头去看,如果没有当年的果断决策,我们能有现在改革开放的成果吗,我们国家肯定也经四分五裂了,和前苏联一样了,那里还会有今天这样强大和充满活力的中国!

处于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军队也就有了1989的38军和济南军区进京的事,后来有了“共和国卫士”;(众所周知的原因详情恕不细述)

因为突发的事件,打乱了正常的工作安排,所以当年我们单位停止了复员和转志愿兵工作,待1990年开始后再安排;

89年的十月,来我院担任保卫任务的部队奉命回撤,我们给大家赠送了纪念品,举办了送别会,相处几月,大家难舍难分,互道珍重,依依惜别!

1990来到了,当年有只歌很有名叫《恋曲1990》罗大佑的作品,很多人唱的,大家不知还有印象吗?我们哼着这支曲子,迎来了新的挑战:我们余下的十个老乡,二个去总参的士官学校学司务长(食堂系统)我可能是由于1989年的那个建议给领导印象好被送到解放军运输学校学习三年,其它七人全部转志原兵了,二年后有一个提干调总参通信部任分队长去了;

1990的建军节后,一纸命令到手,我整理背包,踏上了学习的火车。

本文内容于 2008-10-7 16:31:33 被小编S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