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人好面子,基本上是不愿意承认失败的,即使是真的失败了,也总要等到下次有点成绩的时候再以总结教训的方式点到为止。然而,中国足球大概是要打破这以惯例了,因为实在看不出什么时候才能够等到有点可以拿出手的成绩的时候。中国足协最后的遮羞布反正也早就多次被扒掉过了,也不会在乎武汉光谷的退出,所谓死谏又从何说起?


对于这件事,我觉得队员在场上发生肢体冲突,哪怕是斗殴,或者是裁判误判、漏判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什么了不起,交有关专门委员会按规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个事件的关键点是在国安以退出联赛相要挟的时候,中国足协没有立即按规定给予处罚。没有研究过足协和中超的章程和规章,但以我的经验来看,几乎百分百肯定,中国足协或中超联赛的规程中一定会有处罚俱乐部官员胡说八道(以退出联赛要挟)这么一个条款的。中国足协为什么不立刻按律处罚国安?有什么理由不立刻按律处罚国安?是没有想到?是本来就想帮国安?还是真不敢?在这里我们必须强调立刻两字,你为什么可以立刻处理李伟峰的事而不能处理国安俱乐部呢?估计武汉的事一定下来后,足协将来可能会被迫做出处罚国安的决定,然后回过来说一套本来就是要处罚国安,只是领导不在,需要时间讨论怎么处罚之类的话。


足协怕国安欺光谷的本质错误实际上已经被坐实,说什么处罚李伟峰决没有受到国安的压力,那只能是骗骗小孩子的玩意。


再说说武汉光谷的退出,那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首先我得表示对于武汉俱乐部的同情之情,那种被欺负,被作弄的感觉没有实际经历过的人确实是无法想象的。设身处地想想,杀人的念头都会有的。可是,你不能真的去杀人啊,你必须做深呼吸,控制住自己啊,因为这不仅仅是你一个企业,一个足球项目的事,它的社会影响太大,有时候真的会大到你无法承受的程度。再说了,你搞死谏有用吗?最后你死是肯定的,谏的效果则未必,基本可以说死了也白死。另外,你光谷退出的时间也不对,正处在足协没领导的时间段。除了让体育总局早点承认足球改革失败外(不承认也得承认),还给总局找谢亚龙接班人增加更大的难度。中超更不会因为你武汉的退出而改变什么,马上又会有新人近来。借用一位体育官员私底下的话“赞助商就像这世上死不完的傻子,走了一个,另一个马上就来。”你光谷除了在历史上留下个退出联赛这个“第一”之外,能改变什么?能说明什么?我不以为什么轰轰烈烈地死去一说,能感动除武汉之外的什么人,时间一长其他地区的人肯定会说,保不了级了,没钱玩了,找个借口下台而已,多难听啊。


我还是那句话,出来混,就得忍,尽管我也是个忍不住的人,可不忍吃亏的还是自己。中国的文化就是这样的一种“酱缸文化”,灰色的,模糊的,模棱两可的空间太多。足球是这样,篮球不也有“凤铝”事件吗?所以,要想改变现状只有留在体制内,运用法律的武器,而且还要有充分的耐心,因为法律也处在“酱缸文化”中。这不,有个小法院居然会采信周正龙一个老农民能掌握高超的电脑制画技术。


足球啊足球,您是承认改革失败,走回举国体制呢(举国体制已经将您视为例外)还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