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退出,是“广州起义”,不是“武昌起义”

“1911年(农历辛亥年)10月10日,在孙中山民主革命思想的旗帜下集结起来的湖北革命党人,为天下先,勇敢地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史称武昌起义。辛亥革命的成功,标志着中国延续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统治的终结。2008年(公历奥运年)10月2日,湖北武汉足球俱乐部勇敢的退出中国足协专制的中超联赛,再为天下先,打响了打倒中国足球专制统治的第一枪。我们相信,武汉足球所付出血的代价必将唤醒中国足球,推动深层次足球改革。”


这是一个湖北网民的话。湖北球迷有理由如此骄傲,因为从事情的态势看,武汉足球确实掀起了中国足球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自下而上的革命,尽管有些飞蛾扑火的意味,但凸显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所谓“骄傲地死去”大抵如此。


有些事情说说容易,做起来难。职业联赛至今,嚷嚷要退出的不在少数,1998年的大连万达,2000年的国安,2004年还是国安,最终都被和谐了。而就在武汉退赛之前,北京国安又喊了一把,结果风波之源的两大当事人,喊退为习惯的没退,没喊的一抬腿一跺脚真与中国足协决裂了。


无论目的如何,无论结果会怎样,仅就武汉俱乐部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就让人钦佩。 可以肯定的是,武汉俱乐部走上一条不归路。在这条不归路上,最终要被牺牲的将是武汉俱乐部的球员,武汉的球迷,武汉的足球,所以我个人并不赞成他们的“死士”行为,但正因为他们走上的是一条拒不妥协的不归路,比起之前的若干次罢赛风波,甚至比起中超元年因国安罢赛引发的轰动一时却无疾而终的G7革命,这才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革命。


但这是不是中国足球的武昌起义?或者说他能不能推动中国足球的辛亥革命?我表示担忧。


如果类比辛亥革命,这起足球革命的阶段目的应该是推翻昏庸、专制、无能的中国足协,而终极目的是建立真正民主化、职业化的中国足球体制。


但是武汉退赛呢?一个最可能出现的结果是,武汉队可能被重罚——取消注册资格、罚款30万元。


如果这一结果最终成为现实,那么武汉俱乐部不仅无法参加下赛季的中甲联赛,同时也失去了参加从中国足协举办的,从中乙到中超各级别职业联赛以及足协杯的资格,这可能带来的最坏结果就是武汉足球将在短期内退出中国足球的版图。


如果武汉足球想继续留在中国足球的舞台上,唯一的办法就是,在球队中不再存在任何光谷集团的股份。剑拔弩张下的光谷集团会甘心如此赤条条退出?他们对抗中国足协的其中一条就是不承认俱乐部球员是中国足协的资产而是公司资产,不同意接下来球员的零转会。无论如何,武汉足球想要继续,必须有一个“冤大头”来为这次风波买下沉重的单。


为什么1998年的大连万达,2000年的北京国安一喊退出就迎来了足协的良好勾通,一方面是俱乐部没有“死”的勇气,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当年的万达和国安对中国足球的影响力非今日武汉可比,可以肯定的是,尽管武汉俱乐部宣称用“自杀”来唤醒中国足球,但武汉“死”后,中国足球的整体格局不会改变,中国足协不会倒台,中国足球的新体制更不会确立,至少短期内是这样的。


在武汉退赛风波中,我们听到了太多为武汉俱乐部叫好的声音,称赞他们对抗足协的革命壮举,但是真正加入革命或者追随的呢?仿佛又出现这样的声音——“革命好啊,革这伙妈妈的命,太可恶!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革命党了。”


而武汉俱乐部在愤而退出之前,俱乐部有没有仔细考虑过武汉球员的利益、武汉球迷的利益甚至武汉足球的未来,有没有考虑选择更为合理的对抗方式?


情形有些神似鲁迅先生笔下的辛亥革命同民众的关系——革命不关心民众,民众不能真正理解革命。


这也是武汉退赛作为中国足球的一次革命必然失败的根本原因。


当然,我依然相信,武汉俱乐部的悲壮之举可以给未来中国足球的革命带来积极的推动意义,即使是提供教训、借鉴或者参考。


从这个意义上说,武汉退赛不是“武昌起义”,而是“广州起义”。自1894年11月孙中山在檀香山成立了兴中会,确立了推翻满清、建立共和的民族民主革命目标,到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推翻了满清统治,期间经历了十次革命失败,而第一次就是“广州起义”。


第一次通常都以失败开始,重要的是终于开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