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回忆之一

1979年2月16日,我连在靠近公路的山上,进行战术训练时,突然看见好几百辆军车向我驻地开来.我们感觉到,该上战场了.


我们接到营通讯员的通知火速回营接受作战任务,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军营,连长随即下达全连开进的命令,而后军车立即分配到各分队,各排班整理武器装备装车.


晚饭前,连长下达:据敌情通报越军在我境内烧我民房杀我边境军民,为保卫我边境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打击越军的嚣张气焰,我军对越进行自卫还击.我团奉上级的命令准备向云南方向开进执行对越作战的任务.我连在营的编程内执行作战任务,为营的主攻连.一排为连的主攻排,二排为助攻排,我三排为连的预备队;连队开进序列的命令.


回到班里,各自给家里写了遗书,这信我们知道上了战场才能发出去.


熄灯号响后,我们几乎都和衣而睡,整个夜晚仿佛都凝固了,军营里是那么出奇的静.


二月十七凌晨4点起床号响起,大家匆忙吃完早饭上车出发.这时军营的家属及留守人员,都站在军营的大门口夹道欢送,看到家属流着眼泪向我们挥手送别.我的眼睛也模糊了。


汽车刚驶出军营没多远,就看见公路两边的人们敲锣打鼓为我们送行.这时排里的8班长起歌:“说打就打,说干就干.....”、“炮火连天......”等军歌,所有的军车上都响亮地唱起了军歌,此起彼伏.自发送行的队伍一直延伸有十公里左右.广播里也播放着我国政府告全国人民书。中央军委宣布:对越自卫还击战开始了!一路上,我们畅通无阻,在最短时间内抵达火车站。参战部队换成了“闷罐车”,向云南方向急速驶去。


奔赴前线的行程中,以前的欢歌笑语都不见了,一下变的那么的沉寂。一路上所到兵站,吃喝拉撒都是以最快速度完成。20多个小时后,我们抵达了昆明站,而后换成军车,前往云南河口方向。途径开远市时,我们又进行了再次换装,换成了背囊,军用毛毯和军用塑料袋(塑料袋有2米多长,在战场上,抬烈士时我才知道它的多种用途)。


2月20日中午,我们抵达了中越边境:河口。


部队集结完毕以后,指战员再次进行了战前动员:“同志们,祖国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共产党员们,共青团员们,全体军人们,为国家的领土完整,为民族的尊严,我们要打出国威,军威!”连长再次宣布战场纪律,各排的任务。副连长随主攻排1排,连指随主攻排后跟进等...战前动员后,我们换上了实弹.手榴弹.炸药包等实战装备。配属我连的重火器也到位,当时每个连队都配属了一名越南华侨随队开进。


这时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既不是电影,也不是书上所写的战争场面,而是我们实实在在置身其中,你死我活的战斗从这一刻起,拉开了。


地面到处都是弹坑,民房和防御阵地上到处都被炮弹和子弹打得千疮百孔,所有的参战人员全都进入了实战状态,空气里完全弥漫着战火的硝烟。河对岸也能清晰的看见被我军摧毁的防御工事和阵地。


我们快速通过舟桥部队搭设的浮桥,跨入越南境内。此时我看到的是,越军阵地上没来得及拖走的越军尸体。这是我平身第一次见到尸体,死相较为恐怖,部分尸体已经发乌发臭了。由于作战任务紧迫,我们也没有来的及过多的考虑,快速通过边境后,向越南纵深前进。


大约前进到十公里的时候,部队就地组织午饭,这时候,一个意外现象让我们所有人都惊呆了,一群越南老百姓挑着热腾腾的大米饭和菜还有茶水,向我部走来,黄翻译告诉我们后,才知道这些老百姓是来慰问我们的,顺便送吃的。大家既感动,又不能理解,待老百姓走后,我们便把送来的东西全部掩埋,因为战场上的东西,谁也说不清楚,况且是在敌方的土地上,万一有毒怎么办?在吃午饭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具越军女兵尸体,俯卧在公路边,尽管很倒胃口,但是都还是很快把饭吃完了。谁都不知道吃了这顿还有没有机会吃下顿。我们自备的干粮袋,全部装满了压缩饼干及干粮,在部队开进时,连领导就讲过,不要乱喝水,要经过卫生员检验后才能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