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逐强梁 第六章 鱼龙混杂 055 初次交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53/


宋一牙知道顾卫平的意思是想杀了史大来灭口,有些迟疑地道,“据俺所知,这史大来并没有什么罪大恶极之名,只是他爹的中药铺子常卖些假药骗老百姓的钱,咱们杀了他恐怕不妥。”

顾卫平左右没有办法,只好试探着问道,“那咱们能不能死不认帐呢?”

宋一牙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万适之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他抬起头,道,“俺看,只能坚决不认帐了,现在重点是要弥补一下咱们过去一些容易露马脚的地方。”

宋一牙点了点头,道,“看来还真得这么办了,万师兄,俺看这事你得亲自跑一趟了,回一趟羊皮坦村,嘱咐一下俺爹,这事不能从他那露出来。”

万适之应道,“是!明天俺就动身。”

宋一牙略一迟疑,便道,“不,过一会儿再走,咱们商量好了,你就走!”

万适之奔赴羊皮坦村后,顾卫平就接替了万适之的活儿,在菜刀帮分舵门口当值,日头刚升起来,就远远地看到一副滑杆直奔分舵而来,顾卫平凝神一看,来人并不认识,稍一迟疑,滑杆便到了近前,早有一人走上前来,递上一付拜贴,道,“这位爷,请您通报菜刀帮少帮主,咱家日福堂掌柜史大来特来感谢宋少帮主志贺敝店开业之情!”

宋一牙早就预料到史大来会来回访,已经教了顾卫平说辞,只听得顾卫平道,“请这位爷回史老板,敝帮少帮主身有微恙,不便见贵客,他日身子好了,自当到史老板府上拜谢!”

哪知那替史大来递拜贴的好似早就知道了顾卫平的推辞之语,接口道,“咱们史老板知道少帮主贵身有恙,特地请了日福堂坐堂大郎中来替少帮主把脉,还带来了相应药材,还请这位小哥代为通传。”

顾卫平看无法挡驾,也只好道,“那就多谢史老板费心了,还请贵客稍候,等小的禀报少帮主,待少帮主做些调整,自当亲自迎接贵客。”说罢,向那递拜贴的人一抱拳,又遥遥地向史大来一抱拳,便飞身向分舵内跑去。

过了片刻,宋一牙在顾卫平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看到史大来,忙抱拳道,“史老板贵店开张大喜,却要劳烦尊驾到小帮来,实在是小弟的身子不争气!”

史大来见宋一牙出来,也忙迎了上来,道,“少帮主哪里的话,昨日小店开张,虽听闻少帮主染有微恙,但却因俗务缠身,无法抽身前来探望,还请少帮主见谅!今日特把小店里坐堂的大郎中请了来替少帮主把把脉,随身带了几样药材,但愿能解了少帮主之恙,那就是城内百姓之福,更是小弟的一大功劳啊!”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宋一牙也只好陪着笑,一边笑一边谦恭地说“哪里敢劳史老板大驾”之类的话,当下,便陪了史大来进了分舵,那坐堂的大郎中替宋一牙把了脉,想那宋一牙哪里有什么病,但那大郎中也胡诌了一些“内有虚火”之类的推辞,替宋一牙开了一副调理的方子,史大来又吩咐手下人去日福堂抓药,这边,宋一牙也令顾卫平包了红包,赏了大郎中,又嘱咐顾卫平跟了去抓药,一定不能短了药钱,期间免不了与那史大来相互推辞,倒也是额头见汗,宋一牙轻轻一抹额头的汗,道,“这出了些汗,倒觉得轻松多了!”

史大来耳薰目染,倒也懂得一些医理,又说了些“切勿见风”之类的话,此时堂中却只剩下宋一牙与史大来二人,史大来目中精光一闪,盯着宋一牙道,“俺看少帮主气宇不凡,不知故乡何处?”

“小弟是土城子人士,家叔父江湖上行走多年,晚年成立了菜刀帮,小弟受家叔父之命,历练江湖,来到榔桥县城,却见这里闹中取静,是个好去处,才请示了家叔父,在此地开了分舵,多仰仗地方父老及县政府马县长大人扶植,就替榔桥县多出些力吧!”宋一牙看似平淡的回答,却是昨日与顾卫平、万适之商量好的,及时搬出马志国,也好堵一下史大来的嘴。

“原来是这样的,小弟还以为他乡遇故知了呢?”史大来面露些许遗憾之色。

“噢?史兄如何说出此等话来?不知史兄仙乡何处?”宋一牙明知故问。

“哪里,哪里,兄弟是太平县城羊皮坦村人士,父亲大人在太平县城开了一家中药铺子,此次却是投奔姑父魏平而来,小弟以后在这榔桥县城里,还望宋少帮主多多照顾啊!对了,小弟在家乡羊皮坦村时,曾有一位老乡宋老根,他的儿子也叫宋一牙,昨日我见宋兄拜贴,还以为他乡遇故知了呢!”史大来权当不认识宋一牙而侃侃而谈,语锋地是咄咄逼人。

宋一牙早有准备,轻轻一笑,脸上的两道伤疤轻轻抖着,道,“噢?”便不再言语,只是笑着看着史大来,即不否认也不承认,如此态度倒令史大来有些不安,忙道,“现在看,宋兄可与小弟那位乡邻之子相去甚远,就说这份江湖的霸气,又哪是他人可以比的,不经过多年江湖历练是万万不能得来的。”说着干笑两声,接着问道,“不知宋兄弟经营哪些产业,小弟的药材运输,少帮主可否帮忙护送。”

宋一牙笑着道,“史老板宝号,兄弟自当效命,自当效命!”

说话间,顾卫平早已抓了药回来,向宋一牙报告了,便又回到分舵外,突然发现一行人向分舵走来,忙定睛一看,原来是马志国与魏平与保安团长张进举带了几个马弁而来,忙跑进院子向宋一牙通报。

宋一牙与史大来闻听马志国来了,也忙迎了出来,远远地,宋一牙便快步迎了上去,一抱拳,道,“马县长、魏科长、张团长,今个儿一大早便听到喜鹊叫,是哪股风把您老几位给吹来了?”

马志国哈哈大笑,道,“我说什么来着,老魏,我就说吗,练武之人哪有那么娇贵,瞧,宋兄弟不是生龙活虎的吗!哈哈,史贤侄也在这里啊,你们青年才俊,日后要多亲近,我榔桥县城就要靠你们这些年青人了!”

魏平赔了笑,道,“宋兄弟身无大恙,那就好了!”

张进举也笑着道,“宋兄弟,你的面子可够大的了,马县长,魏科长一听你有病了,便着急火燎的跑了来。”

宋一牙忙告罪道,“哪里当得起,劳动几位大驾了,是史老板之功,大早晨便带了日福堂的坐堂大郎中来给小弟把了脉,又抓了药回来,眼下好得多了!”

史大来此时也笑着道,“哪里,还是少帮主身子强健!”

几个人在分舵门前说说笑笑,街道另一边是一个卖馄饨的小摊子,那正在往客人碗里盛馄饨的贩子听着几个人的说笑,不禁重重地把舀子摔在锅里,溅起了热汤,一下子全浇在一位吃馄饨的客人的衣襟上,不由得神色大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