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3/


中州火车站同全国各地的火车站一样,是人流最多,秩序最纷乱的地方。

傍晚,郑道站在纷乱的人群中,翘首凝望着出站口,在鱼贯而出的人流中急切地搜寻。今天上午,接到贺志远突然打来的电话,说是去北京参加集训路过中州,部队领导特许中途下车,回家小住一晚。当兵的人令行禁上,身不由己呵。

孩提时代形影不离的伙伴,长大后劳燕分飞,聚少离多。特别是贺志远,自从穿上军装就像是以身许国了,十多年来仅有几次回家探亲,还都是来去匆匆。尤其是近些年,部队搞现代化建设,作为军校毕业的新一代军人,贺志远更是部队重点培养的指挥人才,先后参加了多次的军事演习,回家探亲又是一拖再拖。此番去北京集训,说是领受了更重要的任务,将被派往战乱国家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中国的和平崛起,世界瞩目,国际声望和地位日益提升,在国际事务中愈来愈扮演重要的角色。中国军人参加联合国的维和行动,是中国政府介入国际事务,体现大国形象的新举措,每一个中国人都会为此感到骄傲。贺志远位列其中,是中州人的光荣,也是贺家的光荣。作为有着特殊情谊的异姓兄弟,郑道更是充满了敬佩和艳羡。今天接到电话,欣喜之余便迫不及待地亲自驾车来车站迎接。

出站口人头攒动,拥挤无序。倏然,一个熟悉的绿色身影在人流中醒目出现。

“志远——!”郑道忘情地大声呼叫。

一个威武高大的青年军官闻声昂起头,大步奔来。

“志远!”

“郑道!”

两个年轻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你这家伙,想死我了。”郑道亲昵地擂了贺志远一拳。

贺志远笑着也回敬了一拳:“我也想你呵。”

“口是心非,一晃又是多年不回来,我看你呀谁都不想。”郑道嗔怪。

贺志远争辩:“军人嘛,先有国后有家。”

郑道发现贺志远肩上的军衔变成了双杠双星,欣喜道:“你这家伙,又升官了。”

贺志远淡淡一笑:“刚刚加了一颗星,可能是这次维和任务的需要。”

“你们去哪个国家维和?”郑道关切地问。

贺志远神秘地摇摇头:“对不起,这是军事秘密。”

“你这家伙,对我还保密?”郑道假作不满。

贺志远一脸郑重:“没办法,这是纪律。”

“好了,不让你违反纪律,咱们快回家吧,贺叔和倩姨都望眼欲穿了。”郑道接过贺志远的提箱。

“两位老人还好吧?”贺志远边走边问。

“非常好。”郑道回答,“身体好,精神好,一切都好。”

贺志远有些愧疚:“这些年多亏你照顾呀。”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郑道兴奋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贺叔的案子快要平反了。”

“真的?”贺志远喜出望外,“这可太好了,老爷子一生信念执著,这个案子是他心里最大的阴影呵!”

郑道不屑:“贺叔吃亏就吃亏在这个信念上,这年头,没有人这么傻了。”

“兄弟,你这话不对。”贺志远反驳,“这些年,我愈来愈感觉到,共产党人的信念比金子还要珍贵!”

“刚见面,我不想同你辩论,赶快回家才是硬道理。”郑道回避。

两个人走进停车场,郑道打开“别克”的后备箱,放进皮箱。

贺志远意外欣喜地打量着宽长黑亮的车身:“好家伙,鸟枪换炮了,开上这么好的车!”

郑道颇为自豪:“这算什么,咱们家现在是一人一辆车,你要是回来,给你买辆更好的。”

“我可没有这个福份呵。”贺志远悻悻自嘲。

两个人钻进车内。

郑道刚要启动,一个瘦猴模样的人挡在车前。

郑道按下车窗:“请让开。”

瘦猴嬉笑着:“让开可以呀,请交费。”

郑道不解:“不是在出口交费么?”

瘦猴走到车窗前:“出口收出口的费,我收我的费。”

郑道有些糊涂:“一个停车场,怎么分两次收费?”

瘦猴不紧不慢:“出口收的是停车费,老子收的是保护费。”

郑道明白了,这家伙是吃地皮的混混儿。这年头,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丑恶现象都会出人意料地出现在面前。早就听说有吃地皮的混混儿,没想到今天真遇到了。

郑道不愿与之纠缠,大度地一笑:“收多少钱?”

瘦猴脱口而出:“十元。”

郑道一惊:“人家停车才收二元,你怎么收十元。”

瘦猴不耐烦了:“少废话,交钱!”

“我要是不交呢?”郑道来了气。

“不交?”瘦猴嘿嘿一笑,“不交钱就别想走。”

说完,瘦猴又走到车前,斜身靠在车头上,慢悠悠地点上一支烟。

“算了,甭跟这种人志气。”贺志远劝郑道,然后推门下车。

“这位兄弟,我们交钱。”贺志远息事宁人。

瘦猴转回身:“还是当兵的懂事,掏钱吧,二十元。”

“怎么又变成二十元了?”贺志远莫明其妙。

瘦猴理直气壮:“你们耽误老子时间了,时间就是金钱,再不交,还要三十元呢!”

贺志远也有些恼火:“你太霸道了吧?”

瘦猴又是嘿嘿一笑:“你说对了,老子就是霸道,你能怎样?”

贺志远火了:“你欺人太甚,今天这个钱,老子一分也不交!”

瘦猴不急不恼:“爱交不交,看咱们谁耗得过谁?”

贺志远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是无可奈何。

这时,从停车场外闻声走来几个黑衣大汉,为首的脸上有一块月牙形的刀疤。

“谁在这里吵吵嚷嚷呀?”刀疤脸凶声凶气。

瘦猴慌忙迎上前:“大哥,这个当兵的不肯交钱。”

刀疤脸凶巴巴地走过来,看了看贺志远肩上的肩章,一脸轻蔑:“还是个中校?告诉你中校先生,在这个地面上,老子是将军,叫你交钱就得交钱,要服从命令听指挥嘛。”

一群混混儿发出哄笑。

贺志远气得脸色铁青。

郑道认出了刀疤脸,推门下车,大模大样地走过来:“我看看,从什么地方冒出个将军?”

刀疤脸看见郑道,又是如见鬼魅一般顿时吓得浑身颤抖,慌忙连连作揖:“不知是大公子,兄弟得罪,兄弟得罪。”

“还不快把路让开!”郑道厉声喝斥。

刀疤脸如获赦令,冲着手下急急挥手,又狠狠地踢了瘦猴一脚:“真他妈的不长眼睛!”

一群混混儿如鸟兽一般四下散开。

郑道招呼贺志远上车,然后一声轰鸣,“别克”扬起烟尘驶出停车场。

贺志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兄弟,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威风?”

郑道不好意思:“惭愧呀,那个刀疤脸是郑天虎的手下。”

贺志远恍然明白,同时还有不解:“你这个叔叔做着那么大的生意,怎么还干这种鸡鸣狗盗的勾当?”

郑道恨恨道:“他横行中州,大小通吃。”

贺志远无言沉默。

郑道驾车一路疾驶,急急赶回家中。

“贺叔、倩姨,志远哥回来了!”郑道推开家门,大声呼叫。

贺铮和欧阳倩闻声双双从厨房奔了出来。

贺志远挺胸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爸、妈,儿子贺志远向二老报到。”

“儿呵——!”欧阳倩激动地发出一声热呼,情不自禁地扑上前,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贺志远高大魁梧的身躯,忍不住喜极而泣。

贺铮笑着嗔怪:“你这个老婆子,儿子回来应该高兴,你怎么哭了?”

欧阳倩慌忙擦试眼泪,连声说:“是高兴,是高兴呀。”

贺志远热切问候:“爸、妈,您二老身体好吧?”

“好,好着呢,家里一切都好。”贺铮的眼里也闪动着泪光。

欧阳倩紧紧拉着贺志远的手:“儿呵,你好么?妈可想死你了!”

贺志远笑着回答:“妈,我一切都好,您老放心吧。”

“哪放得下心哟,天冷了,想着你冻没冻着?下雨了,想你淋没淋着?逢年过节,想你想得心里一阵阵的揪疼呵。”欧阳倩又淌出了眼泪。

“你这个老婆子,唠叨个没完,儿子坐了一路火车,快让儿子坐下歇歇。”贺铮又是嗔怪。

“对、对,快坐下歇歇。”欧阳倩不松手地把贺志远拉坐在沙发上,上上下下不停地端详。

“妈,儿子也想您呵。”贺志远笑着宽慰。

“你跟你爸一个样,就是嘴甜。”欧阳倩嗔怨,“妈天天上网等你,好不容易抓住你了,只要三句不对口,你连招呼都不打,立刻下线跑了。还说想妈,你就想你那些兵娃娃。”

贺志远笑了:“妈,您儿子是带兵的人,怎能不想着兵呢?”

贺铮也替儿子辩解:“你这个老婆子,你没看见儿子都是中校了么?那在部队是带领千百号人冲锋陷阵的首长,哪能有那么多的儿女情长?”

欧阳倩不服气:“中校怎么了?他就是当上了将军,在妈的眼里也是放心不下的孩子!”

郑道在一旁插话:“志远哥一身戎装,肩扛中校军衔,真神气。”

贺志远回敬:“你这个北大的高材生,更是天之骄子呵。”

欧阳倩笑得脸上绽开了花:“你们两个孩子一文一武,都有出息,都有大出息呵。”

“老伴,你别光顾着高兴呀,厨房里还炖着鸡呢。”贺铮及时提醒。

欧阳倩恍然,慌忙站起身,故作神秘地对贺志远说:“儿子,妈给你准备了一大桌好吃的,都是你爱吃的。”

贺志远露出一脸的垂涎:“我做梦都想吃妈做的饭菜呵。”

“今天让你吃个够。”欧阳倩乐颠颠地奔去厨房。

贺铮对贺志远说:“你一路风尘,快去洗洗。”

贺志远站起身,脱去军上衣,走去卫生间。

贺铮招呼郑道:“咱俩到厨房帮忙去。”

郑道随贺铮走进厨房。

等贺志远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的时候,一大桌丰盛的菜肴已经摆好,一家人欢笑着围坐在餐桌前。

贺铮亲自给贺志远斟上满满一杯酒,欧阳倩却是不停地往儿子的盘中夹菜,须臾堆起了一座小山。

“倩姨偏心了。”郑道故作娇嗔。

欧阳倩责怪:“你天天在家吃,还争嘴?”

“哈哈哈……”

一家人同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贺志远站起身:“按照我们中州人的规矩,我先敬上三杯酒。”

郑道响应:“好,今天要喝个痛快。”

贺志远端起第一杯酒,面色深沉:“爸、妈,儿子不孝,给二老赔罪了。”

说罢,贺志远把酒杯高高举过头顶,然后一饮而尽。

“你功在国家,何罪之有?”贺铮情绪激动,“自古道:忠孝不能两全。你为国尽忠,是大孝!”

欧阳倩满脸骄傲:“对,你爸说得好,我儿保国安民,是大孝!”

贺铮招呼欧阳倩:“来,老伴,为我们有这样的好儿子,干一杯!”

老两口充满自豪地举杯相碰,双双一饮而尽。

贺志远举起第二杯酒,对郑道说:“兄弟,你这些年照顾二老,大恩不言谢,哥哥敬你一杯。”

郑道举杯相迎:“你尽忠,我尽孝,都是为子之道,不敢言谢。”

两只酒杯相碰,兄弟二人相对一饮而尽。

贺志远又举起第三杯酒,眼里淌出热泪:“这第三杯酒,我代表共和国的军人们,祝天下父母身体健康,一生平安!”

全家人不约而同地都站起身,高举酒杯,同时一饮而尽。

窗外,夜幕低垂,闪烁着万家灯火。屋内,一家人难得团聚,欢笑声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