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月初的一天,北京奥运三枚金牌得主、四川籍体操运动员邹凯在成都出席四川省为奥运奖牌选手举行的庆功表彰大会。


大会一结束,他就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走出来,手中拿着刚获得的“四川省劳动模范”和“四川省青年五四奖章”证书,突然,他问身边的工作人员:“我的钱呢?”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笑了。


单是这一天,邹凯就入账150万元(人民币,下同,30万新元),对于只有20岁的邹凯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款。谈到如何处理这些钱时,他笑着说:“我肯定要先学点理财才行哦。”


邹凯的经历是目前中国奥运奖牌得主眼下生活的一个缩影。


中国运动员在北京奥运取得了100枚奖牌,创造历史最好成绩。奥运过后,获得奖牌的运动员都回到各自的家乡,忙于参与各种领奖和商业活动。


奥运奖牌得主为所在省市赢得了荣耀,父母官当然要嘉奖。各省市为了奖励自己的奥运选手,都大派奖金,福建、陕西等省市奖励奥运冠军的奖金是100万元;四川、辽宁等省级政府给予冠军的奖金多为50万元。


其中最慷慨的当属四川省泸州市,它为出生在本市的邹凯颁发了300万元奖金。此外,很多选手所在省市的企业也给奥运冠军大派红包,或以豪宅、汽车奖励。例如著名的泸州老窖(名酒)就表示,要给邹凯颁发200万元的奖金。


更多的好处来自拍摄各种商业广告。奥运冠军已经成为厂家追逐拍摄商品广告的对象。以邹凯为例,他现在代言广告的价格为300万元。四川多家企业已经开始接触邹凯,希望他能代言他们的产品。奥运会后由中国举重奥运冠军拍摄的五菱汽车广告,已经出现在中央电视台。


根据中国广告协会进行的调查,奥运冠军中最具广告潜力的男女选手已经脱颖而出。男选手是邹凯,女选手是获得蹦床冠军的美女何雯娜。可以肯定,邹凯、何雯娜不久将在不同的产品广告中与中国老百姓见面,两人的“钱途”无限。

此外,奥运奖牌得主也纷纷受邀出席各种产品的推介会,主办者或送出场费,或赠送房子、汽车,奥运冠军个个成了“吸金大户”。

奥运会上夺得三枚金牌的体操选手邹凯,到目前为止已经获得超过1000万元奖金及奖品,是金牌选手中获得奖金最高的一位。因为中国各级政府给奥运冠军的奖金是根据金牌数量,因此邹凯所有奖金都是拿三份。


奥运冠军们几乎个个都成为百万富翁,那么他们的钱如何花呢?以邹凯为例,他已经宣布向四川地震灾区捐献100万元,同时准备拿出一枚金牌进行拍卖,筹得的善款也全部捐给地震灾区。


当然,他也不会忘记买辆汽车慰劳自己,同时把获得的一套房子送给父母。他已经去车行看车,看上了一部40万元的汽车,很快就会成为有车一族。


在中国,购房是一笔巨大开销。因此许多奥运冠军获得金牌后接受采访时,谈到最想做的事情时,他们几乎都是说要用奖金给父母购买一套房子。


奥运体操冠军陈一冰来自天津市,家庭贫寒,父母下岗在家,妈妈帮着别人卖东西,爸爸在业余轮滑队当教练。奥运会前,他就表示,如果获得金牌,就一定给父母买套房子。


射击冠军邱健,计划利用奖金把余下的房子贷款还清。中国去年一年加息11次,让许多贷款购房者深感压力,中国奥运冠军中也不乏“房奴”。


学者:体育明星品牌缺乏开发和包装


四川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蔡尚伟教授认为,奥运冠军是一种稀缺资源,自然拥有不可估量的商业价值,因为消费者喜欢某一特定的体育明星,自然会对该明星所代言的品牌拥有一定忠诚度,品牌价值也就逐渐形成。但他认为,中国目前体育明星的品牌还是一种家族式的小农生产,远远落后于一些体育经济发达的国家,缺乏一些开发和包装。


不同的奥运冠军价值差异巨大,如刘翔商业价值达到了4亿6100万元(人民币,下同,约9200万新元),而大部分奥运冠军不及他的一个零头。刘翔的个人品牌价值通过市场化运作已经形成了品牌效应,这是充分开发其商业价值的结果。而价值10亿元的“菲尔普斯(美国金牌泳手)成功模式”,也很难在中国复制,因为中国运动员资源并不能市场化,来与广告资源合理配置。此外,体育行业规模和资产结构都比较小,具有商业价值的运动员也较少。

蔡尚伟指出,目前中国的运动营销还很落后,尤其运动项目关注少的金牌冠军很难发挥其自身价值,除了自身因素外,更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些金牌策划团队或者说经纪人的开发力度不够,经纪人制度不完善,运作不规范,没有将这些冠军的商业价值最大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